第八十章 神秘行踪(1/2)

加入书签

  (21-)

  此为防盗章

  她原以为,  苏俊枫外出,  那肯定是行踪诡秘不好找,  倘若遇不到,那就权当做是自己周末出来散散心了,早在许多年前就有小伙伴对她说过:一切以偶遇为目的的偶遇,  多半都不会偶遇。

  然而事实证明,  完全用不着偶遇了,  因为一进公园大门,  便看到成群结队的粉丝扛着相机全往同一个方向跑。谭小然默默跟在后面,她想,她再也不用费尽心思地偶遇苏俊枫了,只因苏俊枫出现的地方,  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好在,粉丝们还有着底线,只是远远地跟着拍照,  并不上前打扰。谭小然所幸占了个地势略高的土坡,  在绿茵茵的草地上坐下来,  也不去近前,只是开着那长焦单反相机,透过取景框,远远地望着镜头中那个人。

  今日的苏俊枫,穿了一身白色长袖T恤和浅蓝色牛仔裤,  跟着身边穿着惹眼橙色T恤的6金虎打闹了一会,  此刻静下来蹲在湖边,  举起手机拍着湖里的天鹅。他拍得很认真,换了好几个角度,调了好几次焦距,安然如他,静默在清幽湖水碧波涟漪旁,凝望眼中美景。

  殊不知,谭小然在他身后,他已然入了她的景。

  在大多数粉丝看来,他没有什么不正常的,那些时而活泼,时而清冽,时而酷帅,时而呆萌的神情,都可爱得像是多年前的那个少年。就如同此刻,他走在湖边的青草地旁,手里拿着一根不知从哪捡来的长树枝,不疾不徐地走着,分分钟有粉丝把照片到了微博上,还配了相应文字:“我们的小枫太可爱了,又帅又萌!”

  然而,金牌助理6金虎清楚,他的许多思维模式,都是不正常的,就如同自己想了五六种办法,都没能让他把那根看上去极容易戳到自己,又十分孩子气的长树枝放下。实际上,从他多多少少出现一些心理上的问题开始,把任何东西从他手里拿走就都是一件很难的事了。早在几年前,就有粉丝博了连续多次的机场图,以证明他手里从来都是拿着东西的,因为没有安全感。

  不过现下他手里拎了根树枝,倒是有安全感了,可把6大助理愁坏了,明明一个成年人即使拿着根长树枝也算不得什么,但只有6金虎清楚,此时的苏俊枫,依旧和一个正常人不一样。

  比如他只是望着前面的风景和脚下的路,像是丝毫不知道自己手里拿了东西似得,那树枝将手指刮了几道斑驳伤痕也浑然不觉,反倒是望着远处水中央的画舫出神,不知想起了什么。

  他走得很快,时而一路小跑,还不时回头和身边的齐云翔聊着天,两人就像是出来游山玩水的好伙伴,十分默契和谐。6金虎跟在后面一路小跑,不时悄悄将他手里的长树枝分别从前后折断一截,怕被觉,还不敢折断太长,就那么一小段一小段地掰断,好在当事人没有觉。

  这景象,自是被粉丝们全程录了下来,纷纷感叹她们虎哥的良苦用心,只是苏俊枫依旧头也不回地跟齐云翔谈天说地,丝毫不觉手里原本一米多长的树枝只剩下二十公分有什么不对。有趣的是,粉丝们竟也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正常,还认为他这样子萌得一塌糊涂。

  苏俊枫骨子里原本是好动的性子,这些年来逐渐变得沉静,一是为了满足公司赋予的人设需要,二是处处躲避粉丝使得他不得不安静下来。如今抛却了一层又一层的面具,仿佛又回到当初那个毫无偶像包袱的少年,拉着6金虎和齐云翔在公园里一路奔跑玩闹,连身后跟着的粉丝们都不得不感叹她们枫爷很多年没有这么自由如风过了。

  谭小然没有跟得太近,毕竟先前工作中,与6金虎是打过不下一回照面的,这要是在如今这个不恰当的时间和地点,以这种不恰当的方式被认出来,那就尴尬了。她想了想,回望四周,看到中央广场附近的山坡上那一座九层宝塔,上面空间不大,也没什么人,她想了想,登了上去。

  这是一座有些年头的古塔了,斑驳的塔身,倾斜的塔顶,踩上去咯吱咯吱响的木楼梯,还有檐角悬挂着的、迎风轻响的铜铃……无一不彰显了久远的年代感,无怪乎即使这里视野开阔也没什么人愿意上来。

  她倒是得了清闲自在,站在最高层的塔顶,几乎能将整个公园的景象一览无余,当然,也包括就在塔下水边晃悠的苏俊枫。

  而就在那一刻,苏俊枫回头了。

  仿佛空气在刹那间静止,太远的缘故,她不确定苏俊枫有没有看到自己,只是看到那一抹天蓝浅白的身影定定地伫立塔下,微微仰头,良久不曾移动半步。

  有风轻轻吹过,塔上的铜铃一起出声响,叮叮咚咚地很好听,于是,苏俊枫仰起头,出神了。仅仅是一瞬间的景象,仿佛有什么难以磨灭的记忆一点一点觉醒。

  仿佛早在许久许久以前,又仿佛没有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