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甲板(1/2)

加入书签

  (19-)

  此为防盗章  电视里播放的是一部历史题材的电视剧,  6金虎和齐云翔爱看,  苏俊枫瞄了几眼,  没从头跟着看,  也看不太懂,便索性在沙靠窗的这一端躺下来睡觉。6金虎见过来将厚重窗帘下开着的窗子关严,知他素来不用枕头,  也便只拿了条毛毯盖在他身上,然后调小了电视音量。

  苏俊枫又扫了几眼电视剧,  瞄了一会秦逸辰打游戏,  而后闭上眼。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家里有熟悉的人,且人们都在按部就班地做着各自的事,  这种状态让他心里很踏实。因而即便他是个睡觉极轻的人,  在这噪杂的环境下也不知不觉睡着了,  并且还睡得十分不错。

  再次醒来,  已是一个半小时后了,客厅的景象似乎没太大变化,  只是电视里播放的不再是古装剧,而是一个不知道什么综艺,声音依然不大,  甚至听不清主持人在说些什么,  身边的这几个人也都还在这里,  只不过秦逸辰与齐云翔的位置微调了下,  秦逸辰早已放下笔记本电脑,  坐到6金虎身边看电视去了,还看得颇为投入,不时锤着膝盖大笑,还特意克制地不笑出声来。也就只有这个时候的秦逸辰,才算是短暂脱下高冷面具了吧,苏俊枫睡得迷迷糊糊,连自己都奇怪竟然还想到了这个。而齐云翔呢,咦?当他仰头看到坐在一个半小时前秦逸辰位置上的齐云翔时,现竟然和他对视了!没错,他看到这家伙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嘴角还扯出一抹玩味般的笑。睡觉有什么好看的,苏俊枫也是不懂,懒得理他,揉了揉被粉丝称为自带美瞳的大眼睛,随手拿了个沙靠垫抱在怀里,蹭得刘海微微凌乱,闭上眼又睡了。

  看着面前这位爷睡得如此从容,哪像一个严重抑郁症患者?齐云翔错愕了,像是现新大6般转身扯了扯秦逸辰的胳膊,压低声音道:“他竟然不怕我看他。”

  “噗……”秦逸辰回过头来,哑然失笑,“那有什么好怕,以前在现场被多少粉丝看,早习惯了。”其实他想说,想当初我们拍戏的时候,上千粉丝围观的镜头底下,还不是一人一把躺椅说睡就睡!条件艰苦的时候甚至直接躺地上睡,好吧,他承认他们那只是累得啥也顾不上了。

  齐云翔正色道:“我是说,他如果不怕被人盯着看的话,你们去录那个综艺就好办了,到时候我用点药让他晚上睡得好一点,白天就会精神不错。”

  “唉……”提到录综艺,秦逸辰又犯难了,想了一会,转向6金虎:“虎哥,机票早点订,订头等舱八个座位的机型,多订几张,让咱们的人尽量都坐头等舱,粉丝进来的越少越好。另外我让韩哥跟合作方谈过了,赞助咱们走VIp。”

  “好。”6金虎答应了。

  节目原本录制三天就可以结束,多请了几位嘉宾的缘故,硬是将档期拉成了五天,录制地点在杭州及其周边的水乡古镇。

  谭小然提前请了假,幸好五天当中借着了一个周末,否则她觉得,何义何大当家,不,上头还有人的何二当家,会分分钟手撕了她,且由于太熟了而不带一丝怜香惜玉之情。她约了江铃,定了飞往杭州的机票,以及节目组和艺人住的同款酒店。只不过,她是和江铃分开出罢了,毕竟江铃跟的是凌轩的航班。

  原本,谭小然是准备抢一张苏俊枫航班的头等舱的,然而当她算好了他工作室艺人出的日子,早早地下了血本,倾尽银行卡,在他们订票之前,把飞往杭州的航班头等舱订了七八张后,等到粉丝群里爆出苏俊枫的航班时,她依旧现自己的计划落空了。

  粉丝们个个都在哀嚎抱怨,听说只有两个经常跟机的大大赌到了这一班的头等舱,分别是一位辰家粉丝,一位枫家粉丝。那就说明,工作室的人定了头等舱六个位置,谭小然看了看那个航班,是晚上的,苍天啊她偏偏就没有买晚上的这班。只因她自认为太了解苏俊枫,以往苏俊枫出行,从来都是早班机,下午的情况都少,而这一回,却偏偏赶在了晚上。

  一场团队与粉丝之间的心理博弈,她每次都输个彻底,不得不感叹如今我们一身正气和蔼可亲的6金虎大哥也早已学会了满满的套路,不用说,机票一定是他订的。

  一张一张退票的时候,她默默反省了一下自己,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一个字穷。

  倘若她有更多的钱,一定会把这一天从早到晚所有飞往杭州的头等舱全买一遍,而不会只凭猜测挑选其中的一部分。听说那两位抢到了头等舱的大大,人家把前后三天的所有头等舱全买了一遍,果然付出和收获是成正比的。想到那位几乎次次跟机从无失手的枫家粉丝大大,她就觉得心里堵得慌,她认识那个姑娘,说不上熟悉,以前追行程的时候遇到过,聊过几句话,姑娘漂亮、努力、有钱。并且,还有一个更让她颇为心塞的是,苏俊枫也认识那个姑娘。

  试想一个几乎二十四小时从无间断跟在他身边跑的姑娘,以苏俊枫那么精准的认人本事,怎么可能不认识!甚至就在去年,那姑娘还在微博上晒出了每年管苏俊枫要的一张To签。整整十年,苏俊枫给了她十张To签,这是让所有枫家粉丝嫉妒得要晕过去的吧!

  要知苏俊枫的签名是何等难得!更何况是To签,机场啊录制节目啊这种公众场合,公司是不

  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