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突袭(1/2)

加入书签

  (19-)

  雨更大了,  谭小然拉着江铃躲在树下,  远远地看到前面那辆黑色的兰博基尼的驾驶位上,  下来一个年轻男子,他身材高挑,甚至比苏俊枫还要高一些,  穿了黑色的西装,  撑着伞的缘故,看不清容颜,  男子走到白色劳斯莱斯车前,  车门开处,  一个身穿紫色套裙、烫着浅棕色大波浪长的姑娘钻入伞下,  是金萱。

  而就在他们共撑一把伞走上单元的台阶时,  撑伞的男子略略回了下头,碧树枝条掩映下的谭小然一下子看清了他的脸,  他是秦逸辰。

  秦逸辰与金萱,  这样奇怪的组合,  在这样一个大雨的傍晚,  同时来到凌轩家,  谭小然觉得,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不过,  比起看不相关的人的八卦,  她还是想回家,  想念自己十几平米出租屋的温暖大床,  以及床上的苏俊枫抱枕。

  凌轩是在开了门后才看到秦逸辰身后的金萱的,他知道秦逸辰要来,很多事情他不曾也不认为能够瞒得了秦逸辰,他只是没有料到,金萱会与秦逸辰一道,他至今仍旧记得在临渊会所那个觥筹交错的夜晚,金萱背叛了赵宇瀚,背叛了秦逸辰,并且还带着手下一众黑道的兄弟,将秦逸辰揍得不轻,因而此刻看见他们两个并肩走进自己这不大的两居室时,他的心就一点点沉了下去。

  “萱……萱姐,你怎么来了啊?”他还是强扯出一个笑容,无论怎样,戏总是要演下去的,演员,是他的职业。

  “怎么,不请萱姐我进去坐坐?”金萱笑语嫣然的目光中,有一丝刀锋般的冰冷,她喜欢凌轩,不过,那是曾经。

  “萱姐、小辰,你们……”凌轩一步步从玄关退到客厅,正想着措辞,身后主卧原本关着的房门一下子开了,穿着白色睡裙的年轻女孩站在门口,头散乱,有几根垂在面前。

  秦逸辰与金萱的目光中同时闪过一抹浅笑,只不过,一个是嘲笑,一个是冷笑。

  衣冠不整神态慵懒的女孩缓缓开口,声音却清晰冰冷得一如她颓废气质掩盖着的清醒目光:“你们迟早会来找我的,无论我躲到哪里都没用。”

  “菲菲,你先回房,这里交给我处理。”凌轩回头说了一句,声音里还带着几分颤抖。

  金萱笑了,向着名叫菲菲的女孩:“冯小姐未免太高估自己了,只要你从我们眼前消失,躲到哪里都可以,却唯独不该躲到这里。”

  “我冯芸菲住在自己男朋友的家里,有什么不对吗?”女孩的声音依旧如同打在窗上的冷雨。

  “男朋友?呵……”金萱轻笑:“作为半年前与苏俊枫拍了床照的女主角,现在你说你是凌轩的女友,这合适么?”

  “金萱!那天是你亲手给我灌了迷药!我跟小枫之间什么都没生!”冯芸菲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还带着一丝苦笑,“我一直都是凌轩的女友,而你不是,所以你嫉妒我。”

  “你一直都是凌轩的女友?”秦逸辰一直未曾开口,此刻双手抱臂,缓缓踱步上前,“那么请问冯小姐,当年小枫又是因为谁,被公司送去苏黎世雪藏了一年?”

  无论苏俊枫三个字,还是小枫两个字,都像是一记重锤,让这个小名菲菲的女孩冰冷的伪装一点一点地瓦解,她有些哽咽,也有些声嘶力竭,“我从来都没有对不起小枫!是他先抛弃了我!他不要我了的!”

  秦逸辰点头,举手抬足间带着秦家小少爷的一丝玩世不恭,“是啊,如果跟公司高层酒店开房也不算的话,你的确没有对不起他。就好比后来你勾引我父亲,也算不得对不起凌轩,我说的没错吧?”

  “秦逸辰,我早跟你说过秦伯伯的事,是天岚上海分部的李承李总下的圈套,那时候菲菲还是他的艺人,她没办法不听命的,而且她和李总,和秦伯伯都是逢场作戏而已,没有什么出格的事!”提起陈年旧事,凌轩再也无法淡定。

  只是,秦逸辰却依然平静,“是啊,当初小枫正当红,是一线流量担当,不能被粉丝抓住一点把柄,李总若不出此下策,怎么能让他放下那一点连自己都不懂的少年情愫,安心事业?那个时候,李总要保的是小枫,而后来,李总要对付的,是作为股东的我爸爸,自始至终,她冯芸菲都是个棋子罢了……”

  “可你们竟然不同情她,还处处为难她?!”凌轩打断他的话。

  金萱在沙上坐了下来,端庄优雅像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我们可没那闲工夫去为难一个十八线小艺人,萱姐只是代表公司来提醒你,当初你可是亲口答应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