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心理医生(1/2)

加入书签

  (19-)

  难得雾霾消散、碧空如洗的日子,国航的客机完美地划过长空,缓缓着6于跑道。

  都机场T3航站楼,秦逸辰穿了一身黑色破洞牛仔裤、浅蓝色T恤,外搭黑色帽衫外套,带着棒球帽和口罩,活脱脱一运动少年的行头,在小助理揽着肩膀的护送下,快步走出机舱,穿过廊桥的VIp出口。

  咔咔咔地相机快门连闪,人山人海的粉丝潮涌般一拥而上,瞬间围了个水泄不通,挤在外围的姑娘们奔跑着,不时摔倒,手里却依旧不断挥舞着写着秦逸辰名字的手幅,呼喊尖叫。

  “辰少!!!”

  “小辰,录节目累不累?回去好好休息!”

  “你们退后点!别挤着他!”

  ……

  秦逸辰将棒球帽的帽檐向下拉了些,低着头,于摩肩接踵的人群中艰难穿行。身为娱乐圈一线当红小鲜肉,这样的场面十年如一日,对他而言早已见怪不怪了。只是,他比苏俊枫还要高冷,粉丝眼中总裁范儿的他,一向都是来去匆匆,不苟言笑。当然,这并非什么过错,性格使然,甚至在粉丝们眼中,隐忍绅士的言行,配上脸部的硬朗线条,这样才符合她们辰少霸道总裁的人设属性。

  在小助理的护送下,好不容易从VIp出口走出航站楼,来到自家那辆黑色奔驰商务车前,秦逸辰转身,向着无数狂奔至近前的粉丝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开门上车。

  于他而言,车内好比一个与世隔绝的空间,他不用再去管粉丝们是如何把车围了个水泄不通,也不用操心小助理如何费尽心思请她们让出一条路来,此时的他,摘了口罩,把外套一脱,靠在舒适的真皮座椅上,双手抱臂,两眼放空地静默着。

  不过在下一秒,他便扭头看到了车内除了司机和助理外,坐在自己身边的另一个男人。男人三十岁出头的样貌,穿着休闲西装,此刻正单手托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细细打量他。

  他叫了声:“小齐哥。”

  “又被粉丝围了个水泄不通?”姓齐的男子玩味般地询问。

  “老样子。”秦逸辰轻轻叹了口气,没有什么表情。

  男子大笑:“还好齐爷我英明,没进机场里面接你,要不然立马就上了微博头条,‘当红小生秦逸辰机场与神秘男子约会’,然后我齐云翔立马被挂在网上,连小学谈了几个女友都被暴得体无完肤。”

  秦逸辰一脸黑线,揉着眉心,表示他想静静。不过在下一刻,依然转头:“直接去我那吧?”

  “不去你那去谁那啊,昨天我在医院里忙了一天没过去,你们家也没人来电话,不知道情况怎么样,犯没犯病。”齐云翔懒懒地倚着车窗,一脸愁云。

  秦逸辰也蹙眉,沉默了好一会,才问:“小齐哥,你说,他这样是不是自己也会不舒服?能不能完全恢复倒不是最重要,我主要是怕他难受。”

  齐云翔将头靠着车窗,眉头紧锁,“肯定的啊,抑郁症严重了本来就会引起身体上各种不适,更何况他不是单纯的抑郁症,他现在思维和记忆都是错乱的。”

  “有时候我想,他如果完全不记得从前的事了,也挺好的。现在他多数时候和正常人一样,可犯病的时候又谁都没法靠近……”秦逸辰叹息。

  齐云翔扶额凝思,“这种现象在心理学上也并不少见,只是他的情况有点特殊。之前你给的资料我都看完了,他成长过程中的心理状态,还是有一些硬伤,所以在经过演唱会那件事之后,就会有点棘手,看来,还得多备几套治疗方案……哇啊!嘶……”

  话音未落,疾驰在五环上的商务车突然紧急变道,秦逸辰一个没坐稳,砰地一声,和齐云翔的头撞在了一处。

  “系好安全带啊,躲一下粉丝的车。”司机头也不回地吩咐。

  “什么?有粉丝跟咱们的车?秦逸辰你的粉丝也真是神通广大!”齐云翔揉着撞疼的脑袋,回头透过后面的车窗,去看车道上那几辆紧追不舍的各色商务车。

  “一直这样……”秦逸辰无奈地撑着额头,半晌低叹,“不过她们这样真的蛮危险……”

  被粉丝在机场拥堵,在高路上追逐,对他而言,早已经司空见惯了,只不过他还记得,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奔波与周旋,从前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孤单面对,从什么时候起,就变成这样了呢?每念及此,他都觉得疲惫,像是一个委屈的孩子,再多的努力换不回他想要的从前。

  任思绪万千地驶回住所,这是一座位于帝都东五环附近的高档住宅区,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