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综艺节目(1/2)

加入书签

  (19-)

  杭州的繁华与喧嚣,一点也不亚于帝都,这一次不但请足了假期,令谭小然更为庆幸的是,第二日棚拍的录制,她早早地和江玲一块儿弄到了观众票。各自忙碌工作的缘故,很久没有和江玲一起追星了,她认识江铃五年,而江铃,粉了凌轩将近十年。

  此时此刻,她们就并肩坐在录制棚内第三排的观众席上,一边与其他粉丝一样说笑,同时目不转睛地盯着已然6续各就各位的工作人员,和场边补妆的艺人们。凌轩说说笑笑,不时与宋瑞航打闹着,秦逸辰双手抱臂倚墙而立,由着工作人员为其整理衣服,另外两个她不太熟悉的艺人一边聊着天,一边有工作人员为其补妆。苏俊枫也站在角落,有造型师一手遮住他的双眼,另一手拿着不知什么定型的瓶装喷雾,在他额前的刘海上轻轻喷了些,同时将一枚无线领结话筒夹在他白色衬衫的衣领上。

  “这是什么?”他低头看了看那比纽扣略大一圈的麦,总觉得在哪见过。

  造型师刚要开口,忽而抬头瞥了一眼远处翘着二郎腿而坐的经济总监韩盛泽,然后把刚到嘴边的一句话收了回去,改了口,“这个啊,就是个装饰,像纽扣一样,你不用管它就好了。”

  没办法,准确的说,苏俊枫其实并没有到一个能够开始工作的状态,所以,依照韩大经济的意思,让他以为这是出来玩就好了。

  于是他丝毫没有辜负韩大经济的良苦用心,并且还玩得颇为投入,尤其是今儿第二天录制,基本已经进入状态,放得开了。

  这是由六个嘉宾共同参与的“一二三木头人”游戏环节,由分别为一米和半米高的两根横杆,和一个三十公分高的独木桥组成,嘉宾被要从先从半米高的横杆底下钻过,再从一米高的横杆上方越过,最后走过独木桥,期间主持人喊完木头人后需保持不动,否则便要重新来过。起初热身了几次,艺人们热情上来了,观众们也看得颇为开心。

  “天哪,这么矮的横杆我要怎么过去?爬过去嘛?”凌轩一边碎碎念着,一边试探着钻过横杆,刚好在主持人喊完木头人后,保持了一个艰难而奇特的造型。无论在什么地方,凌轩都作为队伍内的搞笑卖萌担当,专业演员出身的他,综艺感爆棚。

  于是,在半米高的横杆下,凌轩是钻过去的,秦逸辰是侧身躺倒滚过去的,宋瑞航是爬过去的,另外两位艺人是匍匐前进过去的,而苏俊枫,是直接躺倒在地仰面朝天借着惯性瞬间滑过去的。

  粉丝们激动得捶桌子,大笑:

  “小枫你也太拼了吧!”

  “枫爷你今天是给剧组擦地板来的么?”

  ……

  其实谁都知道,苏俊枫本来就是一个即使玩,也玩得十分敬业的人,即便是如今这般一线的咖位,往常拍摄从来都是危险镜头说上就上,水泥地板说躺就躺,一丝也不含糊。

  甚至此刻连别人应着主持人喊的“木头人”节奏、小心翼翼跨过的一米高横杆,他一个助跑就直接飞了过去,完美落地。

  至于后面独木桥上嘉宾被允许互相干扰的环节,那更是出乎意料的精彩,这其中包括了许子漠与凌轩互相抱住打成一团,包括了宋瑞航小师弟刚刚站上独木桥,便被秦逸辰一个绊子踹了下来,也包括了苏俊枫因为冲得太快而站不稳自己掉了下来,还包括了凌轩生平自带平地摔技能,跌得七荤八素,被秦逸辰嘲笑得直不起腰来。

  总之,嘉宾玩得开心,粉丝们也看得开心。甚至观众席上的谭小然觉得,这是近一两年来看到的最满足的一场综艺了,她还记得早在许多年前,一次花絮节目的录制中,当年还只有十五六岁的凌轩,被问及在录制综艺会不会放不开时,笑得明媚的少年开玩笑称:没什么放不开的,我们的工作就是糟践自己来换取别人的快乐嘛!

  如今,凌轩将这一点诠释得很到位。

  谭小然看一会凌轩,又看一会苏俊枫,她不是很确定这两天录制节目,他们团队的私人医生是不是给苏俊枫用了药,只因她十分清楚苏俊枫平日里的状态,像如今这般在节目中做游戏简直像是吃了兴奋剂。

  看着他说笑,看着他打闹,看着他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