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皇上来了,王爷也来了(1/2)

加入书签

  楚云浓却是下了马车,缓步走向了老夫人的马车。

  刚刚走到马车旁,笑对着站在马车下侍候的丫环,“银杏姐姐,我可否上去与祖母说几句话。”

  银杏是老夫人身边最得力的大丫鬟,对楚云浓那也是熟悉的,转头朝着马车内说道,“老夫人,二小姐来”

  “让她上来吧”马车内传出来一声漫不经心的声音搀。

  楚云浓撩开帘子,钻了进去,笑对上老夫人说道,“祖母,您看孙女给您带什么来了。”

  正闭目养神的老夫人慢慢悠悠的睁开了眸子,就瞧见楚云浓手上拿着几个药包一样的东西。

  老眼不由微微蹙了蹙。

  楚云浓笑着说道,“祖母,这是能缓解疲劳,给人提精神的,更能止晕吐,所谓出门坐车的良药,孙女昨晚特意给祖

  母备下的。”

  老夫人一听这个,两眼顿时发亮,眼角不由弯起,“还是二丫头最贴心,那祖母就不客气了。”

  “祖母,你老人家可是我的祖母,还用对孙女客气,看您老说的见外了不是。”楚云浓自然捡着好听的说。

  早就打听清楚了,老夫人最怕坐马车。

  所以,她很少出门。

  几乎都不外出的,有时外出也只是坐坐轿子,但也晕吐的厉害。

  楚云浓拿了五六个出来,给了老夫人两个,也给了她身边几个侍候的丫鬟和妈妈一人一个。

  惊得丫鬟和妈妈感恩戴德的感谢着楚云浓。

  就差点给她跪了。

  老夫人也不由一阵感叹,还是这个丫头最懂她,最贴心。

  楚云浓回到自己的马车上时,队伍缓缓前行了。

  楚云浓只带了紫藤和惜月两个丫环,皇上给派的一个都没用,全部还回去了,后来自己在人牙子手上买了二三十个

  人。

  不管什么人,还是能捏在自己手中的人更靠谱些。

  而她神医府只她一个主子,自然不用那么多下人。

  二三十个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但今日她也没敢把那些新买来的人带出来。

  毕竟不是很了解,所以也不是很放心的用。

  马车出了京城,徐徐朝着离京城二十多里地的承天寺而去。

  一路,晕车的人不少,不时能听见吐得稀里哗啦的声音。

  就连祝佩佩也忍不住好几次叫停了马车。

  她今日很是奇怪的看向了老夫人的马车。

  眸色微微眯了眯。

  心下奇怪老夫人今日怎么能忍得住马车的颠簸,居然一次都没有停下来。

  祝佩佩着人打听,才知道是楚云浓给了她什么药包。

  祝佩佩气愤的瞪了楚云浓的马车一眼。

  随后就听见楚湘儿的声音传了过来,“那小贱人就是自私自利,有这么好的东西也不拿出来孝敬母亲,我看那就是一只白眼狼。”

  楚云浓坐在马车内。

  眼底闪过一道犀利的神情。

  惜月已经坐不住了,一把掀开了帘子,对着祝佩佩的马车就是一阵冷嘲热讽,“我家小姐是因为老夫人疼爱她,所以

  才有心孝敬老夫人的,四小姐凭什么让我家小姐孝敬夫人,还骂小姐是白眼狼,难道夫人很疼爱小姐吗?还是夫人觉得小姐的东西就必须孝敬给您呢?”

  祝佩佩一听,这是在拐着弯儿的说她对二小姐不好呢,更是说她仗着一家主母的位置,想要逼迫楚云浓,祝佩佩气得瞪了楚湘儿一眼。

  随即大声说道,“湘儿,你住嘴,母亲可不稀罕那东西。”

  远处忽地传来几声咯咯的笑声。

  “相国夫人苛待楚姐姐的名声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相国夫人你说这事若是传出去,只怕你家里那些个姑娘们都不好找婆家吧。”

  楚云浓一听声音,心下甚喜,忙掀开帘子,笑看着那骑在马背的女子,“知萱,你怎么在这里?”

  此女一身淡绿色衣裙,衬得她那娇俏的脸蛋更加美上了几分。

  “楚姐姐真的是你呀。”楼知萱轻盈的跃下马背,朝着楚云浓的马车而来。

  我老远就见着你们的马车了,这一打听,才知道是你们相国府去承天寺祈福,所以,借了哥哥的马就赶来了,没想到会听到狗叫声呢。”

  说完,不由朝着祝佩佩的马车望了几眼。

  就见着祝佩佩让马车队伍继续前行。

  楚云浓拉着楼知萱的手,就让她上了马车,“知萱,你还会骑马呀,真是没看出来,你这是准备去哪呢。”

  楼知萱那萌萌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笑眼弯弯,“还真是巧呢,我们也去承天寺祈福呢,这下子,我们可以同路了,还能在一起好些天。”

  楼知萱说着,脸上就露出高兴的神采来。

  “楚姐姐,这段时间可好,我昨天跟着母亲去了你们相国府,可惜没见着

  你,倒是见到晋王爷了,哎”

  楼知萱说到这里,轻轻叹息了一声。

  随后一脸认真的看着楚云浓,“楚姐姐,你真的决定要嫁给他呀?”

  楚云浓听她提起月修离,不由想起昨日在马车上的事情。

  脸颊蓦地一红,急忙撇开脸,硬生生的说了句,“不知道”

  确实,她真的不知道。

  她对月修离确实比对别的男子要有好感一些,但那只是好感,不是喜欢,更不是爱。

  这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定呢。

  或许两人都会变的。

  “晋王爷可是我们京城很多女子都想要嫁的对象,可惜他伤着那样的地方了”

  楼知萱说到最后,声音小得几乎只有她自己能听见。

  楚云浓若不是看到她脸上那不自然的红,也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呢。

  只是这样,她一猜就知道楼知萱定是说月修离那毁了命根的事情。

  她在替她担心呢。

  楚云浓笑着安慰道,“那又有什么关系,我是神医呢,还是皇上亲自封的国医圣手,说不定哪天就把他给治好了。”

  正一脸担忧的楼知萱忽地张大嘴巴望着楚云浓,随即高兴的笑出声来,“是啊,我怎么没想到,你是神医一定有办法治好他的,呵呵呵呵”

  刚刚还一脸担忧的楼知萱瞬间就开朗的大笑了起来。

  那笑声传入了跟上来的楼家人耳朵里。

  楼夫人不由叹息了一声,“这丫头,屡教不改,一个姑娘家家的,岂能这般无所顾忌的大笑出声,哪里见过这样的大家闺秀,以前教她的诗书礼乐是全废了。”

  一旁侍候的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