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该死的人居然没死(1/2)

加入书签

  楚书瑜看着一脸淡定自若的楚云浓,脸上神情微微诧异了一下,“二姐要去恭喜她吗,那太子曾经”

  她一脸担忧的看着楚云浓,接下来的话,她知道她不说她的二姐也明白是什么意思。

  楚云浓依旧盯着那躲着的人儿,只见他一直未动悦。

  笑看着楚书瑜说道,“谢谢三妹妹的担忧,过去的事情早已过去,再说,我从小长在道观,与太子并无半分情意,而我现在已经是晋王的未婚妻子了,所以,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

  楚书瑜应着点了点头搀。

  但她总是觉得她这个二姐与众不同。

  若是她人被退婚了,早就哭的死去活来,只怕上吊都得用上呢。

  而她的二姐,压根就像没事人毫不在意。

  也不知道她是看得开还是藏在心里不愿意提呢。

  “三妹妹,不妨我们一同去道贺,可好。”楚云浓一脸笑意的看着楚书瑜。

  就见着楚书瑜脸上的神情微微僵了僵,完全不自然的朝着楚云浓点点头,“好吧。”

  虽然是答应了一同去,但这两个字却说得勉勉强强,毫无诚意,仿佛是楚云浓逼着她去的一般。

  楚云浓走在前,楚书瑜落后她一步,两人朝着楚雪儿的院落而去。

  楚云浓却故意朝着那躲藏之人而去。

  兴许是那人也发现了她们朝着他走去,慌慌张张的站直身体,正要迈开步子逃窜而去。

  却不知怎么回事,脚下一软,一个跟斗过后,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咦,这里怎么有个人?”

  惜月诧异的问了一声,急忙上前,想要查看那人的是谁。

  谁知那人嗖的一下爬了起来,猛地推开了惜月。

  使得惜月一个趔趄,后退了好几步才稍稍站稳脚。

  抬眼看向那人,却见着那人再一次倒地不起。

  挣扎着,挣扎着,好几次爬了起来,又摔倒在地。

  一脸沮丧,最后颓败的坐在了地上。

  楚云浓勾勾唇,看着那最后因为站不起来而垂头丧气的身影,笑了笑,“刘妈妈,你这是从哪里回来的,当初不是夫人吩咐人乱棍打死的么,怎么你这是死而复活?”

  一旁的楚书瑜也是一愣,没想到此人会是刘妈妈。

  当初虽然她因为落水,而一直养病在床榻,但从丫环的口中多少也听说了一些事情,所以,她也是知道刘妈妈母女当初是夫人下令乱棍打死的。

  没想到这居然也只是个障眼法,刘妈妈压根没事。

  楚云浓缓步走了过去,众人都跟在了她的身后。

  一步一步走向了倒地不起的刘妈妈。

  红红绿绿,姹紫嫣红一片片,在这秋日里还真是一处亮丽的风景。

  楚云浓笑着蹲在了刘妈妈的跟前。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不知刘妈妈偷偷摸摸的在这里做什么呢?可是还没见过相国夫人?”楚云浓说着,眉梢一挑,打量了她几眼,“看刘妈妈这样子,只怕在庄子上过得不怎么如意吧。”

  刘妈妈诧异的转头看向楚云浓,“你怎么知道我在庄子上?”

  楚云浓哈哈一笑,“我不但知道你在庄子上,也知道灵秀跟你在一起,而且还听说灵秀病了,是也不是?”

  刘妈妈一惊,惊讶又害怕地盯着楚云浓,“是夫人乃是老爷告诉你的。”

  说完,她的脸上尽是害怕之色。

  呵。

  害怕?

  楚云浓笑笑,“我是怎么知道的,就劳你挂心了,让我猜猜,你这次是为什么回来的,是不是因为庄子上太苦了,熬不住了,所以回来求相国夫人接你回身边继续侍候的?”

  刘妈妈很快掩藏了眼底那害怕的神情,冷哼一声,“楚云浓,当初要不是你,我又怎么会被打发到庄子上去,我的灵秀也跟着受苦,那可怜的孩子,如今都熬出病来了”

  刘妈妈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