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本王的病只有王妃能治,想多试验几次(1/2)

加入书签

  站稳身子,与月修离拉开了一段距离。

  脸上潮红未退,绯红色的皮肤看上去更加诱人。

  月修离勾唇,邪肆一笑,若有所指的看向了自己的双腿,“自然,双腿残疾,命根已毁,面容不堪入目,你觉得我没病,外人才会觉得奇怪呢,所以,本王是真的有病。”

  说完,低低一笑,邪恶的笑容在脸上一一尽显,“不过,本王的病只有本王的阿浓才能治好,所以本王想多试验几次。茶”

  说完,眼中的神情再一次暧昧起来。

  楚云浓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明明他双腿没问题,那里也没问题,他却偏偏拿这个说事,他就是故意的。

  “你就是个混蛋月修离。”

  说完,咬牙切齿的,满脸怒火的,一脸愤怒的绞着月修离。

  月修离见着她那绯红的脸颊,似笑非笑的说道,“其实刚才我只是见阿浓看他人看得上瘾,所以我以为阿浓想要多多学习一下,不过,阿浓的味道倒是不错,可以再接再厉,而且我的病也稍微的好了一些,阿浓若是为了为夫好,以后可一定要多尝试才对。”

  楚云浓翻了个白眼,无苍天,“我都懒得理你。”

  说完,眼眸朝着祝佩佩刚才待过的地方望去,哪里还有人影。

  只有风声拂动树叶的声音。

  想来月修离敢这么大声说话,定是发现他们早已走了的。

  双眸四下搜索了一番,不见任何人的踪影。

  这才转头看向月修离,心里的怒火却还是未消。

  清风一般扫了他一眼,“你自己呆着吧,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迈开步子。

  也不去管身后的月修离时候同意。

  径直离开。

  刚才发生的事情,她还要派人去查呢。

  月修离一直淡淡勾着唇角,看着她的背影说道,“阿浓,你太狠心了,居然把为夫一个人丢在这里。”

  “哼,你自找的。”

  楚云浓头也未回,冷声留下几个字给月修离。

  月修离不由苦涩一笑。

  他哪有自找,刚才也是情不自禁而已。

  不多时,楚云浓就出了月亮拱门。

  迈着轻盈的步子,找到了与她一同前来的绿翘和惜月。

  两人一个满脸怒容,一个慌慌张张的样子,不由让楚云浓微微皱皱眉,“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惜月脸色一红,怒上心头,咬着唇瓣,却不知该怎么说。

  这是,还真是不好说出口。

  绿翘冷哼了一声,看着楚云浓说道,“小姐有所不知,我们刚才遇上了那分管杂事的朱妈妈的儿子朱儒,一腿残疾的

  都要拖着走路,居然见了惜月姐姐,上来就要抱住惜月,惜月没有防备,被他欺辱了。”

  绿翘说着,双眸有些晦暗的看了楚云浓一眼,“不过,我......我顺手给了他一巴掌,然后带着惜月姐姐就跑了,然后我听到声音和一声惨叫,应该是摔得不轻。”

  绿翘一边说着,脸上闪过快意,又有些害怕的看了看楚云浓,“小姐,会不会给你惹来麻烦。”

  楚云浓摸了摸绿翘的头,安抚着她,虽然绿翘与她差不多一般高,但总感觉她们都比她小,“打了就打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们背后不还有个晋王在么,难道一个晋王还会怕了一个小小的奴婢不成。”

  谁叫那厮今日吃她豆腐。

  哼,敢吃她豆腐,自然就要承担一定的代价。

  想起刚才那个吻,脸颊有些微发热。

  那可是她从从上一世一直保留到现在的初吻呢,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给出去了。

  想想这心里就憋屈。

  给的莫名其妙,还是被强吻的。

  月修离,你等着。,

  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

  楚云浓暗自思量着,却没发现两位丫环一直盯着她的眼神。

  绿翘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小姐,小姐......”

  楚云浓这才从神游中拉回神情,看了看两位丫头,随即忙转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