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自己想要找死,又怪得了谁(1/2)

加入书签

  月修离忽地顿住了话,眸色深深,唇角浅笑忽地勾起,接着说道,“那给太子报信的是本王的人。”

  呵逆。

  楚云浓轻笑出声。

  她就知道没这么简单。

  不然,那两人为何会自相矛盾茶。

  或许还有别的她不为所知的事情。

  这厮做起事情来,总是让人出乎意料。

  不过这些太子,皇子,王爷什么的,想必都各自在他人的府中安排了自己的亲信。

  想到此,楚云浓心下了然了。

  只是她还是不明白楚雪儿明明有过欢愉之情后才会有的状态,可听月修离这么说,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呢。

  两人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戏台。

  戏台上正是德胜班的台柱梅仙海正唱着王母娘娘蟠桃会,声音很有磁性,人看上去也是轮廓分明,虽然画了妆,但不难看出应该也是个帅哥,难怪下面看戏的一众女子都被吸引了去,整个场地都鸦雀无声,静得只剩下梅仙海的声音了。

  楚云浓不懂戏,所以也没听进去什么。

  一出戏下来,她也没懂几句,只是听说今日德胜班会在相国府呆一整天,梅仙海下午还有一出戏,晚上也有一出,所以都会在相国府呆着。

  楚云浓推着月修离朝着无人的小径而去。

  步子轻盈,翩然似蝶。

  就像穿梭在百花丛中的一只蝶儿。

  跨过穿堂,过后明朗的庭院风光映日眼帘。

  楼台亭阁,假山流水,构造出一副让人留恋的风景画来。

  楚云浓推着他朝着不远处的亭台而去。

  月修离抬手,握住了她的柔夷,有着茧子的指腹轻轻的摩挲着她的手背。

  转过头,半张帅气的脸在阳光的映衬下泛着健康的光泽,一双深眸紧紧地地凝视着楚云浓,“阿浓,过了十六嫁给我可好。”

  楚云浓本想抽出被月修离抓着的手,但几次使力都没能抽出来。

  如今月修离的话刚刚落下,她整个人都顿住了。

  手任由月修离握着。

  一双清澈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月修离。

  天阙国的女子要是没什么特别的原因,都是十六出嫁的。

  但月修离的话,让她觉得很突然,在她看来,她从未想过嫁人之事。

  而十六岁对她来说,还是个孩子。

  看着一脸期待的月修离,他是在向她求婚吗?

  有那么一刻,她真的不忍心拒绝。

  心下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有抵触,有害怕。

  嫁人本就未想过,更何况嫁给古代人,她从未想过的事情。

  以后三妻四妾的,要她怎么接受。

  不是她不想接受,而是她真的没办法做到与她人分享一个男人。

  她情愿不嫁。

  一个人过着或许还能开心点。

  此刻的她心里很乱。

  乱的几乎分不清楚自己的想法。

  月修离一直静静地看着她。

  看着她内心挣扎的想法与过程。

  但最后他还是从她那双意味不明地眸子中猜到了一些她的想法。

  她在害怕。

  眸色微转,低低一笑,笑声打断了楚云浓的思绪。

  月修离柔声一叹,“阿浓,我知道你现在还接受不了我,但我会一直等,等到你愿意接受我为止。”

  他一脸认真的看着楚云浓,每一个眼神都注满了对楚云浓的宠爱。

  楚云浓撇开了脸,看向了湖泊中那戏水的一对鸳鸯,不时的你亲亲我,我亲亲你。

  好不恩爱。

  “贱人,真是不要脸,光天化日之下,竟躲着行苟且之事。”

  静默中的两人乍然听到一道女声,不由都朝着那声音之处望去。

  就见着一身橘黄色衣裙的楚湘儿快步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身后跟着两位丫环。

  楚云浓微微眯起了眸子,一脸平静地看着那盛气凌人的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