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积攒了二十五年,等你再大些给(1/2)

加入书签

  一旁宣旨的公公催促了楚云浓一声,“晋王妃,接旨了。”

  跪在当场的人一个个恍然醒了过来,更是被那一声晋王妃雷德的外焦里嫩。

  第一个不满意的就是楚雪儿,那指甲深深的掐进肉里,也没感觉到疼痛逆。

  祝佩佩此刻才知道有些事情是她不能一手掌握的茶。

  那就是圣旨这东西。

  已经超出了她所掌控的范围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月修离会直接求了圣旨赐婚。

  在所有人都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一个招呼也不打,直接就把楚云浓晋级成晋王妃了。

  这让她这个做主母的人怎么接受。

  突突的冷笑了两人,看着月修离说道,“晋王爷,你这也太不尊重人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二丫头的长辈,你一声招呼也不打,就直接求了皇上的圣旨赐婚,这是不是晋王爷根本就没把相国府放在眼里。”

  月修离到此刻至始至终都没看祝佩佩一眼,墨色深眸一直盯着呆在当场的楚云浓,担忧的神情挂满了半边脸孔,“阿浓......你还好吧。”

  见她一直没有接旨,他心里也有些突突的,难道真的把她吓坏了。

  双手推着轮椅走了过去,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低眸看着跪在地上的楚云浓,“阿浓......”

  他真的她的性子,若是真不满意这桩婚事,她定会当场拒婚的。

  可不会管对方是谁。

  也许是他太急躁了些。

  更是没来得及与她商量,就直接让她嫁给他,确是有些太主见了。

  但昨儿个听闻就连太子都再次向她提亲了,他再也坐不住,一大早直接请了圣旨就带着昨晚准备了一晚上的聘礼前来了相国府。

  可能真的是吓着她了。

  楚云浓转眸,对上了他那双黑如曜石般的眸子,微微一笑,“月修离,我是不是从现在起就真的是晋王妃了。”

  月修离的眼底退去了一丝担忧之色,随之而来的是温暖和煦的柔情,“阿浓,这辈子,下辈子你都是本王的王妃,唯一的王妃,没有人能改变。”

  月修离急忙宣告了他的主权。

  楚云浓笑着接过了圣旨,这时,大家才站起身来。

  楚雪儿贝齿紧咬,双拳紧握,怨恨地盯着楚云浓,只想把她直接剜出来一个血窟窿方才解气。

  祝佩佩想着刚才月修离直接忽略她的话,心里的气正愁没处撒呢,怨恨的全部堵在心口。

  看着楚云浓那笑容,尖酸的话语想也不想就吐出来,“楚云浓,别忘了分寸,你还是大家闺秀,我相国府的嫡女,可还没出嫁,你就好意思说自己是晋王妃,你这脸还要是不要,你不要脸可我相国府......”

  啪

  一身脆响响彻在前厅。

  就见着祝佩佩一手捂住脸孔,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绿翘,“你竟敢以下犯上......打我?”

  绿翘吹了吹自己有些泛疼的巴掌,“打的就是你这张臭嘴,我觉得一巴掌还是轻的,你竟敢侮辱我家王妃。”

  楚云浓没想到绿翘变化也这么快,直接就称呼上了。

  她是赞成绿翘的,这祝佩佩今日罗氏不教训,她这未来晋王妃的脸岂不是丢大发了,以后想捡都捡不起来。

  祝佩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恼羞成怒的她连着脸上的疼痛都忽略了,只觉得自己被一个奴婢打,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今日她若是不教训了她。

  这日后,她还怎么有脸在京城贵胄中路脸。

  猛的一声大喝,“来人,把这个以下犯上的贱婢拉出去乱棍打死。”

  在场的家丁们听到祝佩佩的话,一个个转头朝着吴管家望去,吴管家也觉得头大。

  这绿翘是晋王府的奴婢,并不是相国府的,不然要打要杀还不都随了一家主母。

  可如今若是不听当家主母的话,日后在相国府行走,只怕暗中使绊子不会少的。

  他很是为难。

  抬眼看向了楚曦远。

  只求能在他那里寻求到帮助。

  可楚曦远却是看向了月修离。

  月修离并不给他半个眼色,深深墨眸半眯着,抓着楚云浓手臂的手一直不舍得放开。

  难得她没有反抗。

  任由他抓着。

  没人敢动绿翘。

  祝佩佩见在场的人一个个都不敢动,气得呼哧呼哧的直喘气。

  一旁的石妈妈急忙上前,想要帮她顺气,却被一把推开,“石妈妈,你立刻去把那贱婢拉出去,乱棍打死,不然,你也别来我荷花院了。”

  气怒攻心的祝佩佩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只想惩处了绿翘。

  石妈妈抬眼看了一眼绿翘,又看向月修离。

  却忽地对上了月修离那如寒潭一般的墨眸。惊得她连连后退了几步,随即对着祝佩佩摇了摇头。

  这差事倒是可以丢,但命

  丢了,连哭的地都找不着。

  楚雪儿忍了忍又忍,最后还是忍不住,冲到了绿翘跟前,抬起手朝着她的脸上就是一巴掌扇了下去。

  楚云浓眼疾手快,手中的银针对着楚雪儿的手腕已经飞射而去。

  月修离只是冷冷地盯着楚雪儿。

  他晋王府的人,是谁给了她权利可以乱动?

  很好。

  楚雪儿却是忽然惨叫了一声,随即朝着地上倒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