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找到罪魁祸首了(1/2)

加入书签

  翌日一大早,街头巷尾的人三五成群的议论着昨晚发生的怪事。

  着火的府邸只有昨日上相国府提亲的人家里。

  各府都人心惶惶的。

  不知道惹到了什么煞星茶。

  就连镇国将军府都未能幸免,所幸发现的早,没什么损失。

  而有的府中几乎损失大半。

  但着火的地方各府都发现几乎完全一致,都是昨儿上相国府提亲的少爷屋内先起火的。

  这更让各府的人胆颤心惊。

  因为他们同时想到了那个传说。

  那就是相国府二小姐被道士断言天煞孤星的命理,让他们全部却步,再也不想去相国府提亲了。

  更有甚者再次派出了昨日的媒婆,一个个取消提亲之事,就当从未说过此事。

  祝佩佩喜闻乐见。

  高兴的合不拢嘴。

  昨儿个还在绞尽脑汁的想着,要是媒婆再上门该怎么打发大家呢。

  没想到,天都帮她。

  天煞孤星。

  祝佩佩勾起唇角,阴测测的笑着。

  但此事可把碧落院的几位丫环急的心肝儿疼,来回的在院子里走动。

  绿翘气得更是开口大骂。

  “天杀的,不知是谁要这样毁我家小姐,要是让本姑娘知道了,定”

  “我知道是谁,因为那人已经在来相国府的路上了。”阿若的声音忽地在碧落院响起。

  说完,一脸神秘的笑看着绿翘。

  绿翘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阿若姑娘,你平白的出现做什么,你不都是晚上来的,今日怎么有空大白天的来了,我还以为见鬼了呢。”

  阿若冷冷哼了一声,“你这小女子真是不懂风情,小心以后没人要,嫁不出去了。”

  “我才不要嫁呢,我一辈子侍候小姐。”绿翘说完,一脸你把我怎么样的神情。

  楚云浓听到阿若的声音从屋内走了出来,“阿若,你来就是为了跟绿翘斗嘴的了。”

  嘿嘿。

  阿若干笑了一声,走向楚云浓,“小姐,你可做好心理准备了,有人来提亲了。”

  楚云浓看着她一脸幸灾乐祸的神情,不由白瞎了自己一眼,她怎么就培养个这么吃里扒外的东西来了。

  看她那什么表情。

  好像昨晚的事情,对她来说是好事,“阿若的意思是知道昨晚那些着火的府邸是谁烧的了。”

  阿若点了点头,“小姐,烧就烧吧,我觉得烧的非常好呢。”

  楚云浓只觉唇角抽了抽。

  一旁的绿翘早已忍不住了,双手叉腰的盯着阿若,“你这什么人呀,有你这么幸灾乐祸的吗,你还是不是小姐的下属了,我看你八成是昏魔了,你走走走,别再让本姑娘见到你,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阿若轻哼了一声,一脸蔑视的盯着绿翘,缓缓吐出几个字,“就凭你打败我手下败将呵呵你就做梦吧,只怕是做梦也不是我的对手吧。”

  楚云浓不想两人针锋相对,急忙问道,“阿若,昨儿个放火的人到底是谁?”

  阿若一脸神秘的看着楚云浓,“小姐,这要多亏我们无瑕山庄的兄弟了,是他们发现的蛛丝马迹,小姐若是真心想要知道是谁放的火,是谁搅得京城都天翻地覆的,何不现在就去前院看看,我猜那人现在应该到了相国府的。”

  楚云浓一听,脑中闪过一道身影。

  绿翘和惜月已经忍不住想要知道那毁掉她家小家姻缘的人到底是谁。

  忍不住催促着楚云浓去前厅看看。

  相国府大门口。

  已经被人围得水泄不通。

  还有那长长的挂着红筹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底。

  而队伍最前面是一辆轮椅,软椅上坐着的不是天阙国那位龙章凤姿的晋王爷又是谁?

  只见他清风卓越,唇角勾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双手一用力,轮椅腾身跃上了相国府的台阶。

  吴管家见着月修离后面跟着的那长长的不见底的队伍,惊慌的点头哈腰。

  楚曦远今日难得的没去上朝,本来想好好休息一下,没想到一大早就遇上了月修离前来的事情。

  逼得他不得不出来迎接。

  祝佩佩和楚雪儿也跟着出来了。

  两人一见那长长的队伍,大概就猜到了怎么回事。

  提亲来的。

  楚雪儿的脸上立刻愁云满布,因为她知道月修离是不可能来给她提亲的,唯一的就是楚云浓那小贱人。

  她恨得牙痒痒。

  祝佩佩心里别提那个气呀,晋王爷呢,她可是一点都不愿意把楚云浓嫁给他。

  就算是个残废王爷也不行。

  想起昨儿个与老爷商量的那条计策来。

  看来必须早些进行才是,免得夜长梦多。

  心里这样想着,也就有了千百条怎么拒绝晋王爷的计策来。

  想到此,唇角不由勾起。

  看着一旁沉下脸的楚雪儿,伸手拉过她,小声说道,“不用生气,母亲是不会同意那小贱人嫁给晋王爷的,你放心好,我怎么可能让那小贱人越过雪儿呢。”

  楚雪儿这才心情稍稍平稳了一些。

  月修离见楚曦远前来,随后眸光朝里面探了探,没有发现楚云浓的身影,不由说道,“相国大人,二小姐呢?”

  楚曦远没好脸色地盯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