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是谁,要毁她的姻缘(1/2)

加入书签

  “啪”

  的一声响。

  祝佩佩手中刚刚拿起来的茶盅应声碎裂鼷。

  水花四溅逆。

  满地的瓷器残渣。

  惊得杨媒婆一脸错愕。

  “什么?太子殿下”祝佩佩倏地站起身,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见的,一脸危险的逼视着杨媒婆,好像只要她再敢说一句,就会把她掐死一般。

  惊得杨媒婆本能的躲开了她几步远。

  她哪里会想到祝佩佩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

  小声的,弱弱的回了一句,“是的,是太子殿下让我来提亲的。”

  其实她也是很奇怪,这才退婚多久的事情,为何如今又要上门提亲。

  当初皇上的赐婚难道还比不上媒婆的说和吗?

  她真是不懂,只是觉得皇亲贵胄真是会玩。

  祝佩佩的身体颤了颤几颤。

  整个人猛然的跌落在椅子中。

  怎么会是这样的。

  太子居然向那小贱人提亲。

  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刚刚退了婚,如今又三更提亲,这是要玩哪样。

  一旁站着的石妈妈也是一脸惊惶之色,看着祝佩佩也是说不出话来。

  整个厅堂内,死一般的寂静。

  杨媒婆只恨自己不该接这个差事,但却被上门而来的人给说服了,那人是太子府的管家,带着太子的信物,更是说上次退婚是两人闹别扭,所以她才接下来这差事。

  如今看来,似乎另有隐情呢。

  眸光忽地转到了祝佩佩身上。

  难道那传说太子与相府大小姐早已暗生情愫是真的?

  可如果是真的话,为何太子会向二小姐提亲呢?

  她真是糊涂了,一点都不了解这些城会玩的人。

  祝佩佩听完杨媒婆的话,随即起身离开。

  留下杨媒婆一个人立在了厅内。

  错愕的看着祝佩佩留下来的背影,一点一点的渐行渐远。

  她还是第一次遇上如此无礼的人。

  这样的一家主母,真是难得啊。

  这以后,谁还愿意把自家闺女嫁进来给她做儿媳妇。

  杨媒婆也不由冷哼了一声,以她在京城的名声,还没有哪家主母敢这样对待她的。

  所以,这亲事,她还得找相国府的老夫人。

  这样想着,就找到了外面的管事妈妈。

  那管事妈妈见着祝佩佩气呼呼地离开,对杨媒婆也是一脸的不待见。

  能把她家主母都气跑的人,她自然不能给什么好脸色。

  “哟,你要见老夫人啊,可是老夫人一向不管事,只怕见了也没啥子用,您还是打哪来回哪去吧,相国府,可是不欢迎你的。”

  杨媒婆吃了一肚子的气,如今连个下人也敢这样待她,真是绝无仅有的事情,也忍不住怒火上心,冷哼了一声,“你们就等着太子殿下的责问吧。”

  说完,衣袖一甩,转身便走。

  祝佩佩去了楚雪儿的院子。

  坐在了榻前,看着无精打采还闭目躺在床榻上的楚雪儿,不由轻叹了一声,“雪儿,你这是怎么了,都快子时了,你怎么还睡觉呢,等会你父亲下朝回来,见着你这副样子,岂不要生气,平白的惹得他生气,对你可没好处。”

  楚雪儿依旧一副恹恹的模样,就连眼皮子都没睁开。

  祝佩佩叹息了一声,“你这丫头,昨儿从庄王府回来就这样子,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昨天被吓着了。”

  楚雪儿听到祝佩佩提及庄王府,双眸霍地睁开,盯着祝佩佩,声音冷冷,“以后不准再提庄王府几个字。”

  “好好好,不提,以后都不提了。”祝佩佩见她说话,也就急忙依着她了,“傻孩子,你可告诉母亲,到底遇着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

  “你别问了行不行。”楚雪儿没好气的再次顶撞了回去,厌恶之情溢于言表。

  祝佩佩寻了个没趣,缓了缓身,轻叹了一声,“傻孩子,你可知太子找人来提亲了。”

  楚雪儿一听,双眸瞬间发出闪闪精光,一瞬不瞬地盯着祝佩佩。

  祝佩佩却摇了摇头,“傻孩子,我说了立刻别难过,太子提亲的对象是那小贱人。”

  祝佩佩说到最后几个字恨得咬牙切齿。

  楚雪儿一听,双手猛地抓紧了被子,骨节深深泛起,清晰可见。

  眼中更是迸射出一股狠毒的戾气。

  祝佩佩见着楚雪儿一脸不甘心的模样,不由宽慰了起来,“你也别担心,兴许是太子觉着她有用处,不然当初也不可能会心心念念想要退婚娶你不是。”

  楚雪儿摇了摇头,贝齿紧咬着唇,血迹透出,竟也没感觉到半分的疼。

  “现在不一样了,那贱人被封为国医圣手,还有专门的府邸,这是皇上对她的宠爱呢,母亲见过哪个未出阁的女子能有自己的府邸,

  这份殊荣,堪比公主吧。”

  虽然楚雪儿心里嫉恨楚云浓,但不得不承认皇上对她的这份宠爱,那可是真真的。

  祝佩佩冷哼了一声,“那又如何,她终究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她的后半辈子还捏在我的手里边呢,雪儿不要担心了,我会处理好的,决计不能让她好过了去。”

  楚雪儿点了点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