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一切都是他做的(1/2)

加入书签

  只怕引起她更多的反感和抵触。

  只能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来。

  她轻抚着她的手背,就一刚刚接近,那姑娘就瑟缩的把手藏了起来鼷。

  楚云浓见此,也就不在动了,只是温温细语的说道,“刚才听庄王爷说你是王妃收养的义女,让我来瞧瞧姑娘逆”

  那姑娘眼睛微微动了一下。

  细微,不易察觉。

  但楚云浓还是发现了她稍许的变化。

  她说庄王爷,庄王妃无非是想让她记得两人是她的养父母。

  而另一层意思是想要告诉她,庄王爷和王妃都非常关心她,可不要辜负了他们的一番好意。

  “庄王爷和庄王妃都很疼你,我可是非常羡慕,自打我记事起,就从未体会到父母的疼爱,你说你是不是幸运的。”

  那姑娘没有动,只是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楚云浓。

  楚云浓弯唇一笑,“也不怕你笑话,我五岁就被自己的亲生父亲追杀,逼落万丈悬崖,差点死于非命,虽然捡回来一条命,但却在床榻上整整躺了三年,身体才见好,你说,你是不是比我幸运多了,所以要懂得珍惜疼爱自己的人。”

  那姑娘依旧是木偶般的盯着楚云浓。

  楚云浓不由继续说道,“人要学会为自己而活的,别人的眼光,别的的说三道四,不能让它成为伤害自己的,伤害亲人的利箭,你要快些振作起来,不然只会让亲之痛仇者快,可懂?”

  姑娘咬着唇,眼泪泛滥地流了下来。

  楚云浓见她听见去了自己的话,这才站起身,“我看看的你伤势,我是大夫。”

  楚云浓说完,坚定地对着她点点头。

  姑娘整个人轻颤了一下,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床榻里面缩去。

  楚云浓微微叹息了一声。

  可见这样的伤害,对她产生了多大的影响。

  “没关系的,我不会弄疼你,若是可以,我能帮你修补好证明女人清白的那道东西,懂吗?”

  那姑娘错愕了一下,一双眼睛迷蒙地看着楚云浓,似乎没听明白她的话。

  楚云浓对着她笑了笑,“好你必须先让我我看看伤势。”

  这一次,姑娘不再拒绝了。

  只是害羞的不敢看楚云浓一眼。

  楚云浓检查完,最后留了一些药给她,告诉她,若是真想修补那道东西,随时可以去相国府找她。

  看着那姑娘心情渐渐好一些,她心里的大石也缓缓落下。

  出了欢心阁,就见月修离等在那里。

  轮椅上的他脊背挺直,墨眸幽深,薄唇轻抿,勾勒出冷冽坚毅的轮廓来。

  楚云浓缓步走向,弯唇笑了笑,“你一直等在这里?”

  月修离看着她那巴掌大的脸孔,淡雅似莲,点了点头,“走吧,那大姐找到了。”

  楚云浓眉梢一挑。

  这么快就找到了。

  “在哪里找到的。”

  “庄王府的马厩里,听说”月修离说到这里忽然闭了嘴。转眸看着楚云浓,话音忽地一转,“那北燕人也抓住了确实是奸细,京兆府尹已经把人带回衙门了。”

  啊。

  这么快就抓到了。

  才多大会功夫,想来这京兆府尹办起案来定是雷厉风行。

  想起那时荆亦的忽然不见,难道是荆亦一早就抓住了那北燕的人,所以当时月修离才会提议庄王爷派家丁去搜查的。

  眸色深深的望了一眼月修离,“是你帮的忙?”

  月修离沉默了一下,随即轻嗯了一声。

  三人朝着宴客厅而去。

  远远的就听见宴客厅里传来一阵阵的哭声。

  楚云浓微微皱眉。

  因为那声音她太熟悉了。

  祝佩佩的呢。

  她在人家府上哭什么?

  难道楚雪儿出了什么事不成。

  转眸看了一眼月修离,刚才他的话锋忽转,想来是知道事情始末的。

  只是有些不好开口对她说。

  月修离倏地顿住,转眸看向她,“你要进去看看吗?”

  自然。

  她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

  那个意图毁掉她清白的大姐,她只想知道她现在的情况。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对着月修离点了点头。

  这才缓步踏进了宴客厅。

  宴客厅里还有不少的女眷,都冷冷地盯着祝佩佩和楚雪儿。

  楚云浓进去的时候,楚雪儿是躺在一旁的,身上的衣裳整整齐齐,看上去不像被人轻薄的样子。

  倒像是昏迷了过去。

  祝佩佩嚎哭什么呢?

  楚云浓不由皱了皱眉。

  走到楚雪儿身旁,探上了她的脉搏。

  脉象正常,呼吸平稳。

  抬眼看着祝

  佩佩说道,“相国夫人,大姐没事。”

  哭声不断的祝佩佩猛然抬眸看着楚云浓,“你说什么,雪儿没事?”

  似乎不怎么相信楚云浓,所以问了一遍。

  “没事”楚云浓再次确定的说了一遍。

  说完,深眸再次看向了楚雪儿,唇角勾起一丝浅浅的弧度。

  祝佩佩满眼惊讶,随后一点一点的摇晃着楚雪儿,“雪儿,你快醒醒,没事呢,快醒醒。”

  众人见楚雪儿没什么事,也就各自回府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