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大姐貌美如花,可能被劫走了(1/2)

加入书签

  楚云浓看了月修离一眼,两人也不约而同的朝着那边去了。

  与此同时,赏花的人也无心再赏花了,有的驻足,有的也忍不住好奇朝着竹林方向而去。

  惨叫声更是让庄王府上的人心惊肉跳。

  楚云浓与月修离一起来到竹林深处时,就见着一位身穿蓝色衣裳的女子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鼷。

  脸上的泪就像断线的珠子,一大颗一大颗的往下落。

  衣襟半敞着,任由那女子想要遮掩也是无济于事。

  因为那衣裳衣襟被撕裂成几瓣,裙子下摆处,却是狼藉一片,偶见几处嫣红点点。

  只是楚云浓看向那人的脸时,眉心微微皱了皱。

  这衣裳是她给楚雪儿的不错,但在这人却不是楚雪儿。

  庄王爷赶到到时候,竹林内已经围了人。

  都对着躺地上哭泣的女孩一阵议论。

  见着庄王爷,这才一个个住了嘴。

  因为那躺地上的女子是庄王府的丫环。

  堂堂庄王府,青天白日里,府内的丫环居然被人

  庄王爷气得眯了眼,看着地上的丫环,立刻叫了一旁的丫环把那哭泣的女子带走。

  是谁。

  到底是谁,居然敢如此对待庄王府的丫环,如此无礼是渺视王法,还是不把他庄王府放在眼里。

  此事既然已经引得京城里的众位王孙贵胄知晓,那他就报官了。

  转眸对上一旁匆匆而来还擦着额上汗珠管家,“管家,立刻,迅速去衙门报案,请京兆府尹来一趟庄王府。”

  众人皆知庄王爷这是要彻查此事的节奏。

  也是,不管是谁府上,发生这样惨无人道的事情,岂能坐视不理。

  楚云浓与月修离对望了一眼。

  楚云浓眼底闪过一道狐疑。

  那衣裳虽然不是楚雪儿送给她的那件,但同样是蓝色衣裳。

  楚云浓忽然感觉这定是楚雪儿所为。

  这行为难道不是楚雪儿一早就计划好的吗?

  只是不知道楚雪儿去了何处,当时她明明是朝着竹林深处而来的。

  一旁的太子直愣愣地盯着那道女子离开的身影,眉心轻蹙。

  楚云浓看着他的神情,心里不由猜测,难道他也与这件事情有关不成?

  也许是他感觉到了楚云浓的眸光,朝着她看了过来。

  阴鸷般的眼神如深深寒潭,叫人有些毛骨悚然。

  只听他缓缓开口问道,“不知四弟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再场的人听到他的话,纷纷转头看向了月修离。

  月修离勾唇,逸出一丝冷笑,“难道太子殿下没有闻到这空气中有股媚药的味道?”

  众人一听月修离这么一说,都不由认真的闻了闻。

  似乎都想知道月修离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太子的双眸倏地一冷,带着阴狠无比的狠戾剜着月修离,暗咬了咬牙。

  月修离轻嗤笑了一声,“太子殿下,难道没有发现,这媚药可不是一般的药,好像也是北燕国传过来的稀有媚药,真是不知道我们天阙国是不是混进了北燕的奸细,太子殿下可要好好彻查一下。”

  楚云浓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看了月修离一眼。

  当时她查看楚雪儿送给她的那件衣裳时,并没有觉得衣裳上的药是什么北燕国的,只是觉得是媚药而已,并没多放在心上。

  只是,她刚才在衣裳上下了一种更加厉害的催情药,催发衣裳上被掩盖的媚药散发出更加强烈的药性来。

  说到北燕。

  楚云浓不由想起刚才在观星亭猜到的事情。

  难道这媚药也是太子的?

  不然刚才他看她的那一眼,带着狐疑的一眼,想必是早就知道楚雪儿想要对她下药?

  又或者,那北燕的药就是他给楚雪儿的。

  如今,楚雪儿去了何处。

  她是否又受到那药的侵蚀?

  楚云浓勾起唇角,既然太子与楚雪儿狼狈为奸的想要害她。

  那她就不妨把楚雪儿穿着的那件衣裳透露给太子殿下。

  随即弯唇一笑,迎上太子的眸光,“太子殿下,你可有见到我大姐,刚才她身子有些不舒服,我就把她昨日送给我的衣裳借给她穿了,不知道大姐现在何处?”

  楚云浓说完,一脸担忧的四下看了看。

  “哦,她刚刚也是到这边来了,说是想要休息休息。”

  “什么?”太子错愕地看了一眼楚云浓,随即眸子一眯,阴森森地盯着楚云浓,“你把你的衣裳给她穿了?”

  太子一脸镇定地看着楚云浓,眼底莫名的有些气急败坏。

  虽然他强行压住心里的想法,但楚云浓还是扑捉到了痕迹。

  那就是楚雪儿在衣裳上做手脚这件事情,太子是至始至终都知道的。

  也许

  他们就是一起合谋的,想要置她于死地,还不忘先毁她清白。

  而随即太子转眸盯着月修离,双眸深深。

  仿佛这件事情就是月修离告诉楚云浓的一般。

  楚云浓看他有些要绷不住的脸,不由弯唇一笑,看来他是怀疑月修离把那媚药的事情告诉她的。

  刚才月修离一直静静地站在这边,想来他是知道太子与楚雪儿计划的。

  怕她出事吗?

  眼眸不由看向了月修离,只见他轻凝着她,眸光淡淡。

  对着她点了点头。

  庄王爷在听到空气中有着北燕的药味时,心里也是惊恐了一下。

  若是他的府上被发现有北燕的人,那岂不是他这个王爷也脱不了关系。

  随即心情有些低落地让大家解散,继续赏花去。

  众人散去,都各自围聚在一起,三五成群。

  似乎是害怕那北燕的人再来。

  特别是女眷这边,一个个紧紧地跟随着自家的闺女,生怕遇到那北燕的狂魔,害了自家的孩子。

  也有人迅速的想要告辞离开。

  却被庄王爷婉拒,“现在凶手还没有抓到,各位夫人小姐公子们,还是忍忍,你们也不想背负着不清不白的罪名对不对,毕竟,现在在场的任何人都有嫌疑。”

  此话一出,喧哗不断。

  已是有夫人不满庄王爷的话,“庄王爷,我们都是女眷,万一那贼人还没有离开,我们之中有人受害你可担负得起这个责任。”

  那夫人说完,一脸的怒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