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妹妹,你可不要成了相国府的笑话(1/2)

加入书签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了,若不是看在镇国将军的面子上,她才懒得管呢。

  此刻的祝佩佩只觉得很是没脸。

  不由转头朝着一旁的楼夫人望去,却见着楼夫人此刻正与尚书夫人不知在说些什么,就连一个眼神都吝啬与给她逆。

  眼风扫过之处,一双双好奇又透着玩味的眼神静静地盯着她,没有人愿意帮她解围鼷。

  祝佩佩心里不由暗恨这些所谓的名门夫人小姐起来。

  楚云浓倒是一直勾着唇,站在楼知萱的身后,而祝佩佩所有神态都尽数落入她的眼。

  看着祝佩佩那恨恨的眼神,楚云浓不由莞尔,她这明明就是自己生病了,却怪外面的天气太阴沉。

  真是可笑。

  楼知萱一双灵动的眸子紧紧地盯着祝佩佩,“相国夫人,你倒是说话呀,难道真是一不小心被我说中了,所以无言以对是么?”

  祝佩佩心里别提多窝火了。

  对上楼知萱那双萌萌哒,无辜的眼。

  一时,脸上青红交错,“小侄女,你怎么可以这样对长辈说话的,你母亲总不至于这个也没教过你吧。”

  楼知萱那双萌萌的眼扑闪了几下,微微一笑,“相国夫人,你是这么说话的呢,你是说我没家教,还是说我母亲不尽责,当不得一个母亲?”

  楼知萱说完,调皮的眨动了一下眸子,朝着自己母亲望去。

  就见着楼夫人板着脸看着她。

  吓得她再次吐了吐舌头。

  她只是不想与这相国夫人纠缠了,也不喜欢这相国府人对楚姐姐的态度。

  所以祸水东引。

  让自己的母亲出来对阵,毕竟自己是晚辈,顶撞了确实不好。

  呵呵。

  楚云浓自然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不由轻叹了一声。

  这丫头摆明了不像表面表现出来的那么无辜好欺负。

  人精了。

  楼夫人听完女儿的话,心里叹息了一声。

  她这丫头心里想什么,她自然很清楚。

  知女莫若母。

  不由缓步走到了楼知萱的身侧,瞪了她一眼,这才看向祝佩佩。

  “楚夫人,你说这话,难道不觉得不妥吗?”

  祝佩佩只觉得头上不停的冒出冷汗来。

  今日恐怕是弄巧成拙了。

  既然他们从心里开始抵触她,那就她就没必要在处处忍让了。

  不就是镇国将军府吗。

  她相国府还真不怕他们,只是想着能交好那就是锦上添花的事情。

  若是他们非要紧紧相逼,她也不是吃素的。

  这样想着,言语间就忍不住带了一丝怨怼。

  “楼夫人,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我明明是想着帮楼小姐的,可她不但不领情,还反驳我的话,什么家教之类的我就不说了,至少她这态度就是错的。”

  楼夫人也不怒。

  只是笑了笑。

  抬眼轻轻扫了楚云浓一眼之后,看向了祝佩佩,“楚夫人说帮着我家知萱,想要云浓姑娘道歉的事,我楼家可不敢领情,更是领不起这份情。”

  祝佩佩一脸早就知道你会不领情的表情看着楼夫人。

  “楼夫人真是大人有大量,放任一个小辈顶撞于我,这就是楼家为数百年来的礼数,还真是领教了。”

  楼夫人忽地气极反笑了起来。

  没想到祝佩佩这女人居然敢针对她楼家的礼教,那可是楼家在整个天阙国立足的根本,岂容人质疑的。

  更何况还是祝佩佩这个小妾上位的相国夫人。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正要发作的瞬间。

  楚云浓急忙上前来,拉了拉楼夫人,“楼夫人,其实说来说去都是云浓的不对,云浓在此向您陪个不是了,您也就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云浓就真的罪该万死了。”

  其实楚云浓想说的是,跟这种人真的犯不着生气。

  楼夫人拍了拍楚云浓的手背,“你是好孩子,这事本就与你无关的,你也听见了,是相国夫人侮辱我楼家的,这可关系到我楼家数百年来的声誉,就连皇上对我楼家的礼教都是赞不绝口的,没想到到了相国夫人这里,就被嗤之以鼻了。”

  祝佩佩的怒气在楚云浓开口的一瞬间,被彻底点怒了,“楚云浓,都是因为你你个天煞孤星”

  楚云浓听到祝佩佩的话,双眸忽地一冷,如寒窖一般的眼神剜向祝佩佩,惊得祝佩佩脚步一退。

  天煞孤星。

  当年她就是因为这四个字被送往紫云观的。

  当时,楚家的主母,也就是楚曦远的原配,晏玲珑临盆,难产置死。

  门口忽然就出现了一名道士。

  道士见到楚云浓的瞬间。

  指着她眼角的泪痣。

  直呼天煞孤星。

  楚家主母晏

  玲珑就是被楚云浓克死的。

  还一尸两命。

  所以,她就被楚家的人一脚踹出了相国府。

  天煞孤星吗?

  为何没有把整个相国府的人都克死呢。

  这不过是有心人想要她离开相国府的一个计谋而已。

  先是害死晏玲珑,就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没有放过。

  最后对付的是她楚云浓。

  在半路截杀,推下万丈悬崖。

  还好,她命大。

  没有死。

  所以,现在听到天煞孤星几个字,楚云浓就感觉一股怒火汹涌而至。

  因为当时,晏玲珑死后不到三个月,祝佩佩就被扶正。

  她是利益最大的得主。

  这事,若真不是她干的,她也是帮凶无疑。

  在场的夫人一个个惊讶地盯着祝佩佩和楚云浓。

  巴不得看她们之间的笑话来着。

  楼夫人却是冷冷一笑,“相国夫人,这就是你一个继母对待前夫人留下来的嫡女该有的态度,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当初为何会把一个五岁的孩子送往紫云观了。”

  一旁看热闹的夫人小姐们,听到此话,都忍不住唏嘘了起来。

  其实当年的事情,大家多多少少听到了一些。

  但却不是很清楚。

  如今看到祝佩佩对待楚云浓的态度。

  终于让他们明白了当初相国府把一个五岁的嫡女送往紫云观了。

  还死在了路上。

  顿时,一个个都对着祝佩佩露出鄙夷的目光来。

  而远处被众位小姐围着说话的楚雪儿终于看到了这边的情况。

  急忙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