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你太美了,我爱死你了(1/2)

加入书签

  楚云浓微微叹息了一声,“能是能,但也非常难治,这毒很是奇怪,估计也要费些时日。”

  她才不会笨到说很容易治,怎么也要在皇帝那儿讨些好处才是逆。

  若是她帮着他治好了天阙国两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什么都没捞到,那才叫不值呢。

  张公公笑眯眯地看着楚云浓,“这个自然这个自然,要是很简单很容易,也不会找楚姑娘不是。”

  楚云浓瞥了他一眼,真是活成人精鼷。

  接连半个多月,楚云浓只是来回在晋王府和太子府之间走动。

  相国府的人待她忽然间像是变了个态度,一个个讨好着她。

  月修离听说她在帮太子治病,墨黑深眸微微闪了下,“阿浓喜欢就好。”

  两个月过去。

  月修离已经能下地走动了,而且也没落下任何残疾。

  皇上见了高兴得直夸楚云浓医术了得,得了天机道长真传。

  只是月修离依旧带着面具,坐着轮椅,京城里的王孙贵胄一个个疏远于他。

  他们犹记得,太医曾经说过,此王已废,更不可能有子嗣,那这样的王爷,已经没有交好的必要了。

  残废一个。

  皇帝也不可能重用他。

  那些本来打算把女儿嫁给他的人。

  一个个吓得不敢再提。

  谁都不愿意把女儿嫁给这种人,活守寡。

  而楚云浓却成了京城的风云人物,爬龙床,逛青楼,让她一时名声大噪。

  众人时不时的就拿她身说事,更是看不起她这位在道观长大的女子。

  说白了,活脱脱就是一个乡野匹夫。

  那些所谓高高在上的,养尊处优的女人们,都对她嗤之以鼻。

  御书房内。

  太子生龙活虎的站在了帝王跟前,“父皇,儿臣已经没事了。”

  月璞激动的一张国字脸微微涨红,“好,好,甚好,看来这云浓真是朕的福星啊。”

  正躺在碧落院梨花树下躺椅上的楚云浓猛地打看几个喷嚏。

  月璞高兴的哈哈大笑,眼中是说不出来欢喜。

  惜月急忙拿了一件披风出来,走到楚云浓身边,“小姐,这都入秋了,天气有些凉,您还是进屋吧。”

  楚云浓拢了一下那有些单薄的衣裳,皱着眉点了点头。

  起身往屋里去了。

  院门口倏地传来一声银铃的叫声,“二妹妹”

  楚云浓一听是楚雪儿的声音,眉心几不可察的皱了皱,转过身冷冷的看着。

  “什么事?”

  楚雪儿跨进了碧落院,笑着从一旁丫环捧着的托盘中拿出一件淡蓝色水波纹的衣裳来,走上前,站在楚云浓跟前,“二妹妹,这是我给送给你的礼物,谢谢你给我无痕膏,疤痕真的淡了一些呢。”

  楚云浓扫了一眼那衣裳。

  做工和花纹倒是很别致。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别的更别致一点点东西在里面呢。

  她看一眼其实是喜欢的,但也没有到那种必须占有不可的地步。

  “你已经付过银子了,心意我领了,但这衣裳就留给姐姐自己穿吧,这么好的料子,可别被我糟蹋了,岂不可惜。。”

  楚雪儿勾出一笑,“二妹妹有所不知,母亲明日要带我们去庄王爷府上赏菊呢,我见妹妹也没一件像样的衣服,所以就让人赶了出来这么一件,妹妹快试试,若是不行,修改还来得及的。”

  楚云浓眉心微皱。

  庄王府。

  皇上唯一还留在京城的胞弟。

  听说庄王爷酷爱花草,整个庄王府都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还有从他国运回来的。

  随即,楚雪儿推搡着她进了屋。

  非闭着楚云浓试了才满意离开。

  临走时还不忘交代了一句,“二妹妹,记得明明天早上到二门处等,早些来哦,就穿这件衣裳,知道吗。”

  楚云浓眸色一转。

  记得楚雪儿最后一句的交代。

  立刻叫了绿翘出来,对着她耳语了两句。

  就见着绿翘笑眯眯的出门去了。

  随后,祝佩佩院子里的管事嬷嬷来叮嘱了她一句,让她明日辰时就在二门处等着大家,一起去庄王府。

  楚云浓很是不解。

  她回京都快半年了。

  这祝佩佩可从未叫她参与什么圈子内的聚会,每次都是带着楚雪儿和楚湘儿出门。

  而她。

  只怕早已经没有人记得了她了。

  所以,事出反常必有妖。

  她不得不小心些。

  可就在此时,吴管家匆匆而来,笑脸相迎,“二小姐,快去前厅接旨。”

  又接旨?

  不会又是哪个皇子生病了吧。

  眉心轻轻皱了皱。

  吴管家见她眉心拢紧,不由说

  道,“二小姐,听张公公说,是皇上的赏赐下来了。”

  哦。

  楚云浓微微展颜,难道是因为她救了两位皇子,事情都过了这么长时日了,她还以为不会有什么赏赐之类的,呵呵。

  还不错。

  来到前厅,就见着相国府的人都已经到齐,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楚云浓隐约中还听到有人说是皇上给她行册封来了。

  楚云浓勾唇冷笑了一声,朝着声音望去,就见着楚雪儿正与人聊着她呢,不时传出一些不堪入耳的词来。

  没想到太子病重,她却一点都不担心,真是不知道她到底是没心还是真如此无情。

  张公公一脸笑意的看着她,“云浓姑娘,你的福气不小,日后可要好好为皇上办事才是,好处自然少不得你的。”

  张公公说完,就清了清嗓子,抖开圣旨。

  屋内众人齐刷刷的跪了下去,聆听圣意。

  楚云浓也不由跟着跪了下去,耳边就传来了张公公的那尖细的嗓音。

  一段长长的夸奖后,楚云浓只听到一句话。

  因为张公公不由自主的扫了她一眼。

  尖细的嗓音犹如天籁,“封楚云浓为国医圣手,赏黄金百两,纹银千两,良田千顷,仆人一百,赐神医府府邸一座。”

  随着张公公话音落地,府内的人哗然而动,一个个齐刷刷的看向她。

  有点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有的用嫉妒的眼神盯着她。

  恨不得如此殊荣都是他们自己的。

  张公公念完,笑看着楚云浓,“云浓姑娘,接旨吧。”

  楚云浓还在一度怔愣当中,这样明目张胆的成为了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