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我早就看过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1/2)

加入书签

  楚云浓一愣,想起琳琅馆时,月枫澜说过,荆亦也跟在后面的。

  抬眼朝着荆亦望去,却见他冷着一张脸,只是静静地盯着她。

  心里微微一暖,没想到月修离居然会猜到自己被相国府的人为难,还特意派了荆亦过来为她解围逆。

  想来荆亦当时定是发现了跟踪她们的人,想必就是楚相国派来的人了。

  楚云浓上前几步,接过簪子,道了谢鼷。

  荆亦撇撇嘴,对楚云浓没有什么好印象,一个云英未嫁的女子,居然出入青楼,真是荒唐至极。

  亏得他家爷还处处为她着想。

  这样的女子,若是换做他,是坚决看不上的。

  楚云浓不知道荆亦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感觉到他那越来越冷的眸光。

  只见荆亦转头看向楚曦远,“相国大人,我家王爷有话给相国”

  楚曦远心里别提多不爽了,刚才叫来楚雪儿作证,岂料她会怕了楚云浓,不敢说出事实,不然,他定依家法处置了她。

  眼神阴鸷的扫了楚云浓一眼,这才看着荆亦说道,“不知晋王有何指教?”

  荆亦看着楚曦远那一副不在乎的神情,眼底添了一丝阴冷,“相国大人最近可是派人去过西北边境?”

  楚曦远神色微微慌张了一下,眼底划过一道胆颤心惊的神情,满眼惊讶地看着荆亦,“不知晋王为何会有这样的看法,那道在西北边境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

  荆亦勾起唇角,“这就不劳相爷操心了,王爷的话我已经带到,告辞。”

  荆亦是片刻都不想呆在相国府,说不出来的恶心。

  楚云浓看着荆亦渐渐消失在视线里,这才缓缓转过身,对上了楚曦远的眸子,清澈如水的眸中闪过一道冷厉,“相国大人,我可以走了吗?”

  此时此刻,楚曦远再也没有办法挡住楚云浓的路,刚才荆亦的出现,他就猜到了晋王定是来帮她的。

  楚云浓扬起唇角,朝着楚曦远睇了一眼,随后离开了府门口。

  楚曦远闭了闭眼,他感觉自己是越来越把握不住这个女儿。

  七王爷对她爱护有加,晋王爷更是对她视若珍宝一般,还不知道高位上的那位对她是个什么意思

  看着楚云浓离开的背影,幽幽的眼神一直阴鸷般的跟随着她。

  相安无事的两日后,皇宫传出来消息,晋王爷身残面毁,更于子嗣上无望了。

  消息一出,天阙国哗然而热闹。

  盼着他出事的人,拍手称快,心疼他的人抹泪叹息。

  更有不相信此事的人,一个个跑去询问太医。

  可知道真相的太医也就只有两位,如今已经告老还乡了。

  说是皇上的意思,给了他们无数的金钱养老。

  可在外人看来,那两位太医是皇帝的出气筒,因为当时留下来照顾月修离的就只有他们两位了,而晋王爷的伤,是不肯能好起来的,皇上只能找他们粗气了。

  楚云浓坐在院子里的梨花树下,风吹枝叶一阵摇晃,阳光洒在枝桠上,倒映出斑驳的光影。

  她捻起一枚桂花糕放入嘴中,细细的嚼着。

  绿翘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不等喘口气,就急忙说道,“小姐,刚才奴婢听夫人说,太子病了,让大小姐去探望去了。”

  呃。

  楚云浓嚼着桂花糕的动作微微一窒。

  凝着绿翘,“当真”

  “应该不会错,大小姐已经坐着马车去了。”绿翘一脸认真的说道。

  楚云浓眉梢轻轻挑动了一下,“还真是会挑时候,晋王爷刚刚传出来身残面毁,他就生病了,呵呵,还真是重情重义。”

  说着,缓缓从躺椅内坐了起来,“绿翘,你去打听一下,看看他到底得的什么病,严不严重。”

  绿翘答应了一声,就急忙往外而去。

  楚云浓起身,叫上紫藤,“紫藤,我们去一趟晋王府。”

  楚云浓知道今日是月修离从宫里回到晋王府的日子,她必须去看看他的伤了。

  晋王府。

  楚云浓没有通传,那守门的士兵直接放她进去了。

  她错愕的多看了几眼立在府门外的士兵。

  一进去晋王府,就有管事的中年大叔上前来带她去月修离所住的院子。

  大叔看起来有些严肃,脸上毫无半分笑意。

  “大叔,我该怎么称呼您?”楚云浓笑着问道。

  大叔脚步一顿,朝着她看了一眼,“庄严”

  不苟言笑的大叔,说话也是惜字如金。

  楚云浓脑中只有这么一个想法,而这名字恰如其人。

  楚云浓笑了笑,“那我以后称呼您庄叔吧,庄叔在王府很多年了吧。”

  庄严看了她一眼,“楚姑娘,到了”

  说完,就见着前面一处写着锦云轩的院子。

  楚云浓走到院门口,荆亦就站在院里面的廊下。

  见到楚云浓时,淡淡的瞥了一眼,随即说道,“楚姑娘来了”

  楚云浓轻嗯了一声,“月修离在里面”

  荆亦没有说话。

  只是指了下院子里的的正门。

  楚云浓缓步走了进去。

  就见着月修离坐在了一旁的榻上,正闭目养神,眉心微微皱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似乎听到楚云浓的脚步声,这才缓缓睁开了眸中。

  “阿浓来了。”

  楚云浓笑着点了点头,走到他的身旁,“你看起来精神不错了。”

  “这都是阿浓的功劳。”月修离一点都不吝啬他的赞许之声。

  楚云浓笑着哼了一声,“学会甜言蜜语了,怕我不给你治?”

  “自然”

  楚云浓没有在与他说话,而是缓缓打开了膝盖处缠着绷带,“我现在帮你换药。”

  说完,迅速的把两条腿缠着绷带都一一解开了。

  看着伤口笑了笑,“愈合的不错。”

  随后把随身带来的药给月修离换上了,重新包扎好。

  转眸看向月修离的某一处。

  就听楚云浓说道,“你躺下”

  月修离蓦地闪过一道尴尬之色,“那里我自己来吧。”

  楚云浓勾唇,“怎么,还不好意了,我早已看过了,还有什么害羞的。”

  月修离瞥了她一眼,只觉眼前的女子真是太大胆了一些,这样的话也可以随时说出口。

  想起他那日帮他动手术,虽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