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上赶着卖自己呢(1/2)

加入书签

  老鸨见楚云浓直接点上自己的名,一甩绣帕,笑吟吟地上前来,眼神不时的在月枫澜身上飘动,“不知两位来是找姑娘呢,还是”

  老鸨一时还真摸不准两人的心思,亏得她算是见过世面的人,这来琳琅馆的女子大多都是寻夫君来的,一时间她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逆。

  楚云浓捂唇一笑,“自然是找姑娘来的,给我们一间上房,把你们楼里的花魁都叫过来本姑娘要玩尽兴”

  楚云浓说完,立刻给了老鸨一锭金子。

  喜得老鸨眉开眼笑,直接吩咐人带他们去了上房。

  两人来到了琳琅馆最好的的上房内,房间宽大,里面床榻桌椅俱全鼷。

  月枫澜见四下无人,不由叹息了一声,“浓儿,要是四哥真的知道你在琳琅馆,只怕荆亦回去也不好交代了。”

  楚云浓倒了杯水递到月枫澜手边,笑了笑,“七王爷为何这么说?我的自由可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的。”

  月枫澜笑了笑,没有作声。

  或许这样才是真正的浓儿。

  两人等了许久,才见着老鸨匆匆而来,脸上堆着职业性的微笑,一开门,外面跟随着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们。

  花红柳绿,姹紫嫣红,楚云浓都有些看得花眼了。

  老鸨一脸笑意的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两位久等了,今天真是不凑巧,伊伊姑娘被一位大人物给包了,这几位也是我们琳琅馆的当家花旦,今日就让她们侍候两位客官。”

  楚云浓眉梢跳跳,对着老鸨摆了摆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几位姑娘笑脸盈盈扭腰摆臂的走向月枫澜。

  月枫澜只是看了楚云浓一眼,却见她正端着茶盅,笑眼玩玩的盯着他瞧。

  就在几位姑娘的玉璧抱住月枫澜的瞬间,楚云浓手臂一挥,盈盈粉末瞬间洒向了几位姑娘,就见着几位姑娘软软的倒了下去。

  月枫澜见她挥出手时,就急忙闭了气。

  楚云浓呵呵一笑,她这迷药也不是第一用了,每次都能第一时间的药倒人。

  迅速的走到其中一位姑娘身边,脱下了她的衣裳,往自己身上套了上去。

  穿好衣裳之后,却见着月枫澜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直愣愣地盯着她瞧。

  楚云浓穿衣的动作倏地顿住,“怎么了,你还不快些换上衣裳?”

  月枫澜低头看了看那些倒在地上的女子,眉心紧紧皱起,一只手不经意的拨了拨鼻梁,“我要穿她们的衣服?”

  月枫澜一脸不确定地问着楚云浓。

  “当然,不然我们没办法摆脱那些跟踪的人。”楚云浓有些不懂他。

  月枫澜揪紧了眉心,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子一次一次的挑战他的极限,带她一个出生名门的女子来逛妓院,就已经是有违纲常了,如今还让他穿那些青楼女子的衣裳,她真不知道这小女子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每次做出来的事情总是这么离经叛道。

  这若是只是换件衣裳,去成衣店岂不更是方便些,“浓儿,要不,要不你,你在这里换,我找一家成衣店换身男子的衣裳可行?”

  呵呵。

  楚云浓终于知道他为何迟迟不动手了。

  原来是在意自己穿女子的衣服了。

  “七王爷,你现在只要走出琳琅馆,只怕立刻就有人会跟上你了,再说,去成衣店,那些跟踪的人立刻就知道我们想要金蝉脱壳了,你说对不对?”

  楚云浓一脸认真的看着月枫澜。

  知道他堂堂天阙国七王爷,让他做这样的事情,为难他了。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只要他们装扮成青楼女子出去,才不会被那几人怀疑,“七王爷,只有你装扮成女子才能让那几个跟踪的人发现不了,你也不想我外祖父来京的消息递出去吧,毕竟他老人家当年可是被贬官的,这私自进京,可是犯下了欺君之罪,你不会想要我一家还没团圆就被诛九族吧。”

  此时的楚云浓已是满脸委屈,楚楚可怜的模样。

  看得月枫澜心口猛的一揪,急忙收起折扇,也不在乎什么青楼女子不青楼女子的,翘起指头,指尖轻轻碰触其中一位看起来稍稍高大一些的女子衣裳,扒了下来。

  随后看着楚云浓说道,“浓儿,你转过去”

  楚云浓笑笑,看着月枫澜那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忍不住勾起唇角。

  待她转过身来时,就见着月枫澜哭笑不得的整理着那别扭的女子衣裳,小的紧紧贴在他身上,男性特有的身材展露无疑。

  袖子也短了,裤腿也只到他膝盖下一点点。

  楚云浓看着这不伦不类的装束,也忍不住扑哧一笑。

  月枫澜被她的笑声惹得尴尬不已,一本正经的说道,“浓儿,不准笑”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这身装束有多别扭了。

  楚云浓捧着腹部,直起弯着的腰,“不笑,

  不笑,可是我就是忍不住”

  月枫澜看她笑的前仰后合,只好叹息了一声,等到她笑够了,停住了笑声,这才说道,“浓儿,你看我这样子出去,他们发下不了么?”

  楚云浓摆了摆手,“当然能认出来。”

  说完,走到一旁的桌子旁,拿起两个不大不小的苹果,递给了月枫澜,“这个给你”

  说完,还不忘朝着他那有些胸肌的胸口望去。

  月枫澜突然想要扇自己一嘴巴,刚才多什么嘴了。

  不情不愿的把两苹果塞进了胸口,丰满撑爆的胸口看起来有女人为一些了。

  随后楚云浓帮着他把发饰重新梳理了一遍,整了个简单的堕马髻。

  简单的在两人脸上画了画。

  随后,两人从琳琅馆的后门溜了出去。

  月枫澜一直苦哈着一张脸,而脸孔已经被楚云浓涂得就像猴子屁股一般。

  经过他们身边的人,一个个忍不住捂唇偷笑,要不就是惊得半天合不拢嘴。

  可想,月枫澜这身装扮得出色了。

  月枫澜只觉得自己的形象再也没了。

  这一辈子他敢保证,也就这一次了。

  他再也不会陪着这个丫头做这么疯狂的事情了。

  心里别提多憋屈了。

  还不带坐马车。

  光天化日的走在大街上,这简直是把他架在火上烤。

  他真恨不得长一双翅膀,飞到目的地去。

  终于,两人来到了一处一处别院门口。

  月枫澜敲了敲门,“福伯,是我”

  里面的人听到月枫澜的声音,急忙打开了门,开门的是位五十左右的老者。

  他见着月枫澜的瞬间,惊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认出他来,“七王爷你这是”

  月枫澜不想多做解释,急忙进了院子,他可不想再继续这副模样见人了。

  随后对着福伯说道,“福伯,这位是楚家二小姐,你带她去见晏老吧。”

  说完,也不在理会楚云浓,径自朝着屋内走去,步履匆匆。

  好似背后有人在追着他一般。

  福伯一愣一愣的看着背后着火似的七王爷,半天没回过神来。

  楚云浓却在听见外祖父的瞬间,整个人顿住,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定定地盯着从屋内走到院子里的那位老者。

  高大的身影

  老者眼眶瞬间染红,大步上前,走到了楚云浓身前,“你是阿浓”

  楚云浓慎重的点了点头,“外祖父”

  眼中不知不觉的泛起一层层水雾,迷迷蒙蒙的,这种感觉是与生俱来的。

  身影一扑,倒在了老者的怀里,“外祖父可好”

  老者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两只有力的臂膀一直颤抖的抓着楚云浓的手,“孩子,这些年让你受苦了,只怪我这外祖父无能啊”

  晏老说完,忍不住一阵心酸,想起楚云浓小小年纪就吃了那么多的苦,心里一阵懊恼。

  当初若是坚持再找一找,也许这孩子就不会一个人孤零零的送往紫云观。

  五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的年纪,却要承受那么多的波折坎坷,说来还是他这个做外祖父的无能。

  晏老想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