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闲逛秦楼楚馆(1/2)

加入书签

  祝佩佩神情微闪,眼中有着惊慌之色一闪而过。

  “要是淑妃娘娘能招出个幕后之人来,或许就没什么事了,夫人是淑妃娘娘的大嫂,可要想想办法啊,或许找出一个什么人承担一些罪名,这也是可以的,不然我们整个相国府可要遭殃了。”

  楚云浓说完,就见着祝佩佩一愣一愣的。

  “母亲,别听二妹胡说”一道银铃女声倏地传来进来,就见着楚雪儿身穿鹅黄烟沙裙,迈着轻缓的步子走了进来鼷。

  凝脂般的肤色吹弹即破,鹅蛋似的脸颊似乎比三月前见到的她还要美上几分。

  只见她缓步走到楚云浓身前,施施然一笑,“二妹妹做什么这样吓母亲,这宫里的事情,也不是母亲能左右的,再说姑姑都已经关禁闭了,母亲也见不着她,皇上一向宠着姑姑,定然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楚云浓看着楚雪儿,只觉得这三个多月,她变了不少。

  “二妹还有什么事吗,若是没有,就先回去吧,你自己的事情也不少了呢,不知道皇上准备什么时候接你入宫,可是要挑个黄道吉日,我和母亲也好帮你准备准备。”楚雪儿一脸热情的看着楚云浓。

  呵呵。

  她突然发现她的嘴巴比起以前似乎更毒了一些。

  楚云浓眉梢挑了挑,“大姐这话从何说起,皇上为何要接我入宫?为何我自己不知道?还请大姐指教一二。”

  楚云浓现在很确定,这流言定是楚雪儿传出去的。

  一旁的祝佩佩却是冷哼了一声,“不知廉耻,自己做得事情自己知道。”

  楚雪儿一愣,她只想恶心她,没想到还被她反将一军,她这要是真的说出来,就真是着了她的道了,转头看着祝佩佩说道,“母亲,别这么说二妹妹,不管怎么样,她都是相国府的嫡女,若是传出不好的名声,这以后,我和其她的姐妹名声也该受到损毁了。”

  随即转头看向楚云浓,“二妹妹难道自己不清楚么,我以为是二妹妹自己说出来的,没想到不是。”

  楚云浓发觉这楚雪儿是越来越聪明了,好似一朵白莲花,随即眉眼一弯,“大姐上次可是伤得不轻啊,不知道”

  “闭嘴”一声怒喝猛地冲楚雪儿嘴中发了出来,只见她刚刚才挂着笑的脸上瞬间变得冰冷,一双眸子冷冷地盯着她。

  楚云浓扬了下唇角,踩到她的痛处了。

  一旁的祝佩佩也是猛然从贵妃榻上站起来,眼眸冰冷地盯着楚云浓。

  楚云浓弯唇,看着两人戒备的神情,不由弯唇一笑,这段时间,她也没少听一些闲言碎语,什么大小姐爬上自己嫡亲哥哥床榻的事情,更为人津津乐道。

  这事可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大家亲眼所见,虽然说是送解药,外人可不这么想。

  好好的白天不送解药,半夜三更的送什么解药。

  可楚雪儿却是不敢解释,下毒毒害自己的嫡亲哥哥,哪一个罪名她都担待不起,所以她聪明的不解释,不辩解,这样说着的人反而不以为忤了。

  楚云浓一脸无辜的看着楚雪儿,“大姐,我只是好心问你要不要治伤痕的药膏,无痕祛疤哦,如今看来大姐是不需要的。”楚云浓说完,转身就要出去。

  楚雪儿气得攥紧双拳,却又经不住楚云浓祛疤膏的诱惑,强行压下愤怒,忍了又忍,这才没有再次发作起来。

  “二妹妹真有这样的药膏,涂抹之后可以把疤痕消除干净,无任何痕迹?”声音虽然缓和了些许,但却硬邦邦毫无感情可言。

  一只脚正跨出门的楚云浓轻笑了一下,她猜到她是不可能禁得住这样的诱惑的,她很早很早就打听清楚了楚雪儿是非常非常爱美的,更是在意自己身上留有疤痕瑕疵之类的。

  楚云浓把跨出去的脚再次退了回来,“我认识这样一位隐士高人,祖母最近就有用这位隐士高人的一些东西,难到大姐没觉得祖母最近变得年轻许多了,这位隐士高人最拿手的就是美容养颜,无痕祛疤之类的,你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去找他,如何?”楚云浓引例为证,这样的话,楚雪儿就会更加的相信她能找到这样的药膏了。

  楚雪儿一愣,似乎在想老夫人的样子,随后点了点头,她昨日去松瑞院请安,却是发觉祖母有些不一样了,不但脸上显得年轻,而是整个人的心态似乎不一样了。

  “你真的有?”楚雪儿还是有些不信。

  祝佩佩想要阻止楚雪儿,“雪儿不可信她,你若是想要祛疤的药膏,尽可问你姑姑讨要,宫里什么东西没有。”

  楚雪儿听完祝佩佩的话,眼神中有些松动。

  要说最好的东西肯定都是送进宫里了,觉得自己的母亲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看着楚云浓的眼神不由冷了一些。

  楚云浓扫了祝佩佩一眼,随即轻轻一笑,“夫人似乎忘记了,祖母可是淑妃娘娘的亲娘,她有什么好东西不会先紧着自己的亲娘,不然老夫人手背上

  的疤痕只怕早已消除不见了,大姐觉得我说的可有道理?“楚云浓一脸乐于助人的表情,着实让楚雪儿心动了。

  楚雪儿有些摇摆不定,看了祝佩佩一眼,随后像是打定主意一般,“你愿意帮我?真的会给我?

  她真的很在意肚子上留下的疤痕,其丑无比,像她这样的美人,就应该是毫无瑕疵的,再说,她也怕太子日后见了嫌弃自己,所以她很需要这样的无痕膏。

  楚云浓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楚雪儿看着她满脸诚挚的神情,有片刻的动容,随后却不知想到了什么,神情微微冷淡了一些,“好吧,我看你在相府也过得挺拮据的,你若是真能弄来这样的无痕膏,还有效果的话,我会付给你银子的,不过你可不能食言。”

  拮据?

  她吗?

  楚云浓不由在心里反问了一下自己。

  真是不知道楚雪儿哪只眼睛看到她过得拮据的。

  既然她要付银子,那再好不过的了,如此这般,两人也就各不相欠。

  祝佩佩见楚云浓离开,走到楚雪儿身边,“雪儿,你怎么可以相信那个贱人,她是不会这么好心的。”

  楚雪儿勾唇一笑,“母亲,你放心,我会派人盯着她的。”

  出了荷花院,惜月一脸不解的说道,“小姐,为何要帮大小姐找那什么无痕膏?”

  楚云浓弯了弯唇,“你觉得你家小姐真就会这么好心?”

  惜月摇了摇头,这段时间的认识,她猜测小姐是不可能会对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好的,所以她摇了摇头。

  楚云浓睇了她一眼,“那你还担心什么呢?你家小姐可不是圣母。”

  啊。

  “圣母是谁?”惜月一脸狐疑的看着楚云浓。

  “圣母呀”

  呵呵,楚云浓笑看着惜月,“当然是隐士高人了。”

  惜月一愣,仰慕地看着楚云浓,她家小姐真是厉害,不知认识多少隐士高人。

  但她还是猜不透她家小姐无缘无故送无痕膏给大小姐做什么。

  两人回到碧落院,就见着绿翘迎了上来,笑脸盈盈,“小姐,七王爷来了,就在前厅呢,相爷刚刚派人来请小姐过去。”

  嗯哼。

  怎么回事。

  难道月修离伤口有反复?

  可看着绿翘那笑出花的脸,她肯定她的猜测是错误的,这丫头在乎她家王爷可是比她要上心的多,若是有事,脸上岂能笑的这般轻松,应该不是月修离有事了。

  来到前厅,就见着一身月牙白的七王爷正坐在厅堂的上首,手中的折扇轻轻扇动着。

  脸上依旧挂着温柔的笑意。

  楚曦远坐在下首左边的位置,手中端起茶盅轻轻抿了一口,“七王爷是与晋王一起回京的吗?”

  月枫澜温和笑意的眼眸微微转深,“相爷这话问得就有些意思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