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伤了根本,日后子嗣上无望了(1/2)

加入书签

  看那缠着的绷带,很显然这是刚刚那两位太医处理的。

  张公公对着两位太医说了一些什么,就见着两人退开了一些位置。

  楚云浓神色凝重地看着躺在榻上的月修离,缓步走到龙榻旁,蹲下身,看了他那受伤的腿一眼,随后双眸转向那重要位置,脸孔再次凑近了一些,想要看清楚那羽箭插过的位置,伤口好像曾经被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血肉模糊之中根本就看不出伤得如何。

  站在一旁的几人见着楚云浓紧盯着那重要位置,都不由捏了把汗,一个云英未嫁的姑娘,见着男人那话儿如此轻松平常,好像习以为常一般,这在两位太医看来,简直就是有悖伦常,夫妻之间的床笫之欢也不过如此,以后这楚二小姐除了晋王只怕无人敢娶了鼷。

  两位太医已是羞得面红耳赤,可楚云浓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

  月枫澜也稍稍移开了眼,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般,有些自欺欺人的味道。

  楚云浓检查完羽箭的伤口,又朝腿上摸了摸,伸手就要解开那刚刚绑好的绷带,却惊得两位太医急忙上前,“楚小姐使不得,这才刚刚固定好,要是打开,只怕再次受伤。”

  楚云浓转眸看向两人,脸上神色越发的凝重,冷冷说道,“我也是大夫,接下来你们办不了的事情只有我来,所以,我必须切确的掌握了病人的伤情才能做到万无一失,可懂?”

  两位太医错愕的看着楚云浓,嘴巴张张合合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月修离却忽然在此时醒转了过来。

  “阿浓”

  一声暗沉的沙哑之音,勾得楚云浓鼻尖一酸。

  仰起头,硬是把眼眶中打转的泪水给逼了回去。

  转头,笑意盈盈的看向了月修离,“月修离,你醒了”

  其中一位太医急忙说道,“晋王是因为喝了麻沸散才昏迷的可能药效已经失去了,所以才醒过来的”

  楚云浓没有理会他们,看着月修离那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别提多难过了。

  没想到他伤得如此之重,还能保持清醒,真不知道这个男人的意志力到底有多坚强。

  只怕一般的人早已痛死过去了。

  “月修离,我帮你检查一下腿,可能会有些疼,你得忍着点。”

  月修离对着她点了点头。

  倏地感觉到自己好像一丝不挂,猛然间一声大喝,“七弟,让她出去”

  手臂呼喇一声扯起一旁的薄被就往那一处遮去。

  拼劲全力的一喝,把外面的帝王和贤妃惊得一愣一愣的。

  月枫澜更是急忙想要挡住楚云浓的视线。

  楚云浓隔开了月枫澜的身影,直直立再了月修离跟前,眼眸扫向他刚才用被子遮住的地方,因为羽箭还插在那一处,所以并没有被月修离完全遮住。

  她低眸一脸认真的看着他,“月修离,可还记得你上战场前给我留的话?”

  月修离双眸一顿,“阿浓,对不起,本王可能要食言了”

  楚云浓急忙打断了他要说的话,“不会的,只要你把我当大夫就成,我想看的是你的伤,对你的其它地方,其它东西可没半点兴趣,我只是大夫,可懂?”

  月修离被她的话倏地刺激了一下,什么叫没半点兴趣,若是他能好起来,他一定让她尝尝什么叫有xing趣。

  因为楚云浓的一句话,月修离脸上带着淡淡的薄怒,抿着唇,不再说话。

  楚云浓见此,开始小心的一点一点的解开了绷带,至始至终都没有牵扯伤口。

  看着肿胀的膝盖,血窟窿触目惊心,那同样是被羽箭所伤,可至少也有三支羽箭同时射穿膝盖骨。

  楚云浓伸手在他的膝盖骨四周捏了一下,钻心的疼痛让月修离额上冒出了汗水。

  楚云浓只觉得膝盖骨早已粉碎,可惜这不是现代,没有X线可照,到底粉碎到什么程度,她也断定不了。

  真是不知道什么人如此残忍,这简直是在一点一点的凌迟。

  西北离京城都需十天路程,那还是快马加鞭,她不知道月修离是怎么撑到京城的。

  月修离看着楚云浓那凝重的脸色,就知道情况肯定是不大好,其实他一早就知道的,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如何?”

  一旁的太医和月枫澜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楚云浓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一旁的太医说道,“麻烦大人先帮晋王止血吧。”

  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张公公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

  月枫澜走在她的身侧,“楚二姑娘”

  楚云浓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顿下脚步,随即扫了他一眼,“七王爷有话要说?”

  月枫澜低眸看着她,轻叹了一声,随即摆了摆手,“没事”

  楚云浓见他不想再说,也就

  没有追问,再次朝着外面而去。

  刚刚出了后殿的门,贤妃娘娘就急忙迎了上来,一脸担忧,“怎么样,可是能治好?”

  皇上坐在檀木椅中,以手抵额,不断的掐着眉心。

  楚云浓给了贤妃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转头看向了帝王,“皇上,可否找一处安静的地方,我要为晋王动手术。”

  “手术?”众人皆是一愣,跟着楚云浓出来的月枫澜也一脸错愕地看着她。

  “对,我不想他留下任何的后遗症,只能接受手术,不然,只会像太医诊断的那样,晋王从此就是废人一个。”楚云浓心底哀叹了一声。

  若只是像太医那样保守治疗,命或许能保住,但这辈子只怕都站不起来了,膝盖骨那里不只是粉碎性骨折,还筋脉全断,只有手术才能全部帮他接好,还有那个重要位置,楚云浓也不由有些怔愣,若是一不小心,晋王下半辈子的‘幸’福就毁掉了。

  贤妃一脸担忧地望着楚云浓,“这手术要怎么做?”

  楚云浓此刻才回过神来,他们是不知道手术是什么意思的,“手术就是在伤口处下刀。”

  “那岂不是再添新伤,这如何使得。”一直冷静沉稳的花嬷嬷突然担忧的说道。

  被她这么一说,殿内的几人都直直的盯着楚云浓,想要听她解释清楚,他们不相信会真的是旧伤未愈再填新伤,但也需要一个服众的说法。

  “开刀之后,我会把晋王的腿接好,然后把伤口缝合起来,这样的话伤势会好得快些。”楚云浓云淡风轻的说完,她知道想要这些古人接受新鲜事物,是需要时间的,何况还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花嬷嬷听完楚云浓的话,更是忍不住倒吸了口气,“这还要在伤口上缝针?”

  天啊,这简直是逆天的想法,她只听说过针能绣花,缝衣,针灸,有些人还能当暗器使,可是用来缝人肉,还真是闻所未闻。

  贤妃也是一阵惊骇,脸上的担忧之色更甚,随即看着帝王,想要他做决定。

  帝王沉吟了片刻,这才说道,“你有几成把握。”

  “五成吧”楚云浓也不敢说太多,生与死各占一半一半,这毕竟是在古代,各项设施都不齐全,全凭她的一双手,若是在现代,这手术问题是不大的。

  帝王看着她许久,这才说道,“朕信你一回,你说需要准备些什么,朕立刻吩咐人去办。”

  楚云浓眼底闪过一道感激之色,在这古代,行这样的乖戾之事,不被人说成妖怪已经是阿弥陀佛了,还能得到人的支持,简直是痴心妄想。

  “需要一处安静的房间,麻沸散多准备一些吧,千年人参,还有各种止血的药尽量都多些吧。”楚云浓淡淡说着,她知道皇宫不缺药材,手术刀,止血钳,这些东西皇宫是不可能会有的,那就是她立刻回相国府一趟,把她的诊箱拿来。

  “养心殿旁边有一间耳房,窗明几净,应该是手术绝佳的地方,朕立刻命人去准备。”帝王说完,转头立刻吩咐张公公去办。

  “我还需要几个人手,最好是女”楚云浓说到这里,倏地一顿,忽然想到月修离那没有拔出来的羽箭,那位置实在不适合女子观看,而古代的女子多保守,到时可不要适得其反,所以她急忙改了口,“找几个帮手来最好,太医也行。”

  毕竟他们都是大夫,对医这一块毕竟懂得多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