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你个无用的东西,怎么不去死(1/2)

加入书签

  楚云浓不由皱了皱眉,她回到相国府三月有余,为何这贤妃会在此时此刻想到要见她。

  她猜不透,但想着有可能会与月修离有关,想起刚刚大街上马车内的那道人影,心里稍稍紧张了一下。

  管事妈妈见楚云浓怔愣在当场,不由催促了一声,“二小姐,快些准备一下,贤妃娘娘宫里的花嬷嬷正等着呢。逆”

  说完,看了楚云浓一眼,这才转身离开鼷。

  惜月急忙拉着楚云浓坐到了梳妆镜前,帮她重新梳理发髻,整理妆容。

  来到前厅时,就见着一位嬷嬷打扮的中年妇人正与祝佩佩两人坐在太师椅上聊着什么,那嬷嬷看上去一脸和善,神情平静,时不时的回应着祝佩佩两声。

  想来此人就是贤妃宫里的花嬷嬷了。

  楚云浓立刻上前见礼,就见着花嬷嬷抬眼朝着她望了过来,脸上闪过一道惊异,很快便被她遮掩了下去,“你就是楚家二小姐楚云浓?”

  楚云浓点了点头,神色冷淡,“正是,不知贤妃娘娘找臣女所为何事。”

  花嬷嬷淡淡勾了下唇角,没有回应楚云浓的话,而是转过头看着祝佩佩说道,“行了,我这就把人带进宫去。”

  说完,站起身来,抖了抖衣裳。

  竟是不露半分痕迹。

  楚云浓低眉敛目跟在她身后,出了相府,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朝着宫门口而去,速度有些快,好几次都惊得行人差点避让不及。

  楚云浓不由皱紧了眉心,看着坐在一旁神色平静的花嬷嬷,心里不由感叹不已,这宫里出来的人,就是能沉得住气,马车都赶得这般急,显然是有急事的,可这花嬷嬷却依旧如此镇定自若,半分着急之色都不曾显现出来。

  马车很快就到了宫门口,楚云浓跟在花嬷嬷身后下了马车,随着她朝着贤妃娘娘的宫殿望月宫而去。

  路上,花嬷嬷一言不发,只是认真地走着,楚云浓到此刻才感觉出花嬷嬷有些焦急的步履。

  亭台楼宇,宫殿高台,假山碧池,一一在眼前晃过,也不知走了多久,楚云浓只觉得额上已经有细密的汗珠冒了出来,毒辣的太阳刺得眼都几乎张不开。

  “哟,花嬷嬷,这是去哪了呢?”一道女声突兀的在耳边响起。

  楚云浓朝着声音出现的地方望去,就见着一位三十五六岁的女子穿着暗金色织就的逶迤烟纱裙,上面点缀着片片凤羽,一走一动,如飘飞的羽毛迎风而动,光艳如霞,贵气逼人。

  而那女子身边跟着不少十人的丫鬟嬷嬷队伍。

  只见花嬷嬷急忙屈膝行礼,“见过淑妃娘娘,娘娘金安。”

  楚云浓一直低眉敛目,却没想到会在此处遇见楚淑妃,楚相国的亲妹妹。

  楚淑妃见着楚云浓的身影,眯了眯眸子,“望月宫什么时候进了新人,本宫怎么不知道,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

  花嬷嬷往前挡了一下,淡淡一笑,“娘娘见笑了,这姑娘并非新进来的,也就一般姑娘而已。”

  “花嬷嬷,什么时候娘娘问话,轮到你多嘴了,没想到你这年纪倒是见长,礼数倒是越活越回去了,也不知贤妃娘娘怎么调教的人。”就见着楚淑妃身边一个与花嬷嬷年纪相仿的嬷嬷一阵数落,还连带的把贤妃娘娘也扯了进来。

  “林嬷嬷教训的是,老奴也是担心这姑娘不会说话,怕冲撞了娘娘,没想到惹来了林嬷嬷对贤妃娘娘的不满,这真是老奴的罪过,老奴这就去向贤妃娘娘请罪。”说罢,转过头看了身后的楚云浓一眼,“立刻跟我去向贤妃娘娘请罪,以后不懂的要多向宫里的嬷嬷学习。”

  楚云浓喏喏的应了两声。

  一旁的林嬷嬷干瞪着眼,脸上青红交错了一阵,这表面上看花嬷嬷是顺服了,但却给她扣上了一个不满意贤妃的大帽子,以下犯上那可是死罪。

  惊得林嬷嬷一个字都不敢再多说。

  楚云浓心里却是对这花嬷嬷佩服不已,这四两拨千斤的本事,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可想这后宫的勾心斗角得多残酷。

  楚淑妃缓缓勾唇一笑,“慢着”

  楚云浓不由暗自撇了嘴,她就知道这楚淑妃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她们离开,但她现在不想与她对上,更不想与她有更多的纠缠,后宫的事,她一点都不想参与进去。

  花嬷嬷再次对着楚淑妃屈膝,“不知娘娘还有何指教?”

  “花嬷嬷何须如此紧张,本宫只想瞧瞧这位姑娘而已,并无其他意思。”说完,再次上前两步,直接逼上了楚云浓,逶迤曳地长裙光华流转。

  楚云浓暗自勾唇一笑,想来这楚淑妃是不可能放她离开的,定是相国府的人给她报信了,说她进宫了,所以她故意在此处等着她的出现。

  想到此,楚云浓缓缓抬起头来,对上了一双冷淡的眸子,眉眼弯弯,琼鼻小嘴精致如画,肤色娇好,发髻上环佩,流苏插满头,看上去雍容华贵,美丽清冷。

  她的长相与楚相国倒也三分相似,隐隐地有着楚

  相国的影子。

  楚云浓打量她的时候,楚淑妃也同样打量着她,她见着楚云浓的瞬间,瞳孔微微瑟缩了一下,随后不经意的移开了眼,“本宫看着这姑娘怎么觉得非常眼熟呢?感觉像右相府的人,很是亲切呢。”

  呵。

  楚云浓不由暗自一笑,她一个没娘疼,没爹爱的小女子,怎么就让楚淑妃看对眼了呢?

  这可能吗?

  笑看着楚淑妃说道,“谢谢娘娘抬爱,臣女楚云浓,不敢高攀娘娘。”

  楚淑妃惊讶地叫了一声,“呀,你就是本宫的侄女?”

  “蒙娘娘不弃,正是小女子。”楚云浓不知道这楚淑妃在唱什么戏,也许藏得太深,也许天生就这么直接,但能够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活下来,还爬到如此高位,岂会只是表面这般简单的。

  一旁的花嬷嬷依旧只是站在那里,等着楚淑妃放人,半分不动声色。

  这份镇定与耐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后宫真是人才济济。

  楚淑妃却在此时再次上前了两步,伸出戴着护甲的手轻轻拉着楚云浓,“来,去姑姑寝宫坐坐,本宫许久之前就听说过侄女了,只是苦于一直没时间见你,你不怪本宫吧?”

  楚云浓怔愣了一下,这戏唱的还真事真真的,看来楚淑妃这是故意想要阻止她去贤妃娘娘那里了。

  不知道贤妃娘娘那里到底有什么急事等着她前去。

  正准备拒绝楚淑妃之时,就听见一声清灵的声音响起,“淑妃妹妹今日怎么如此有雅兴逛园子,这日头正盛,伤了皮肤皇上又该心疼妹妹了。”

  话音落地,就见着一位身穿白色烟笼梅花百水裙的女人娉婷而至,肤色白皙如凝脂,脸若瓜子眉若柳,樱唇小嘴巧鼻梁,端庄秀雅的气质由内至外散了出来。

  一脸沉静的她,身后跟着两位丫环装扮的姑娘。

  楚云浓见到贤妃娘娘的第一眼,整个人都怔愣住了,张大嘴巴有些不敢置信地盯着贤妃。

  楚淑妃勾起唇角,扬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贤妃姐姐,来的还真是巧,我这侄女正准备跟本宫回颐和宫的,不如姐姐一起?”

  贤妃淡淡地扫了楚云浓一眼,唇角莫名的轻扯了以下,随后笑看着楚淑妃说道,“妹妹与侄女话家常也不该在这日头下才是,再说,今日楚二小姐是我请来做客的,妹妹莫不是想要半路劫人?”

  贤妃的话不轻不重,却说得很是清楚,若是楚淑妃带走楚云浓,那就是她要故意与贤妃过不去。

  楚淑妃又何尝听不出贤妃话中的意思,嘴角牵扯了一下,这才笑着说道,“姐姐这话说的,好像我要故意为难似的,既然本宫这侄女是姐姐请进宫的,那我就不为难她了。”

  说完,扫了楚云浓一眼,这才转身带着她的大部队人马离开。

  毒辣的太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