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给姑娘压惊的(1/2)

加入书签

  祝佩佩身旁的刘妈妈哪见过自家夫人像今日这般憋屈,不由怒喝一声,“惜月,你个小贱人,竟敢信口开河。”

  楚云浓唇角轻勾,同情的看了一眼刘妈妈。

  就听见楚相国谩骂了一声,“你个没大没小的老奴才,主子说话的时候,哪轮的上你在此撒泼,来人把刘妈妈带下去,打二十棍棒。”

  今日真是丢尽了脸面,还是当着文武百官,还有太子的面,真是颜面扫地,让他以后在众人面前如何抬得起头来。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转眸看着衣衫凌乱的祝佩佩,眼风凌厉,“你就是这样调教下人的?”

  本想帮着刘妈妈求情的祝佩佩,看着楚曦远气怒难忍,生生把到嘴的话都给憋了回去。

  “右相,你的家事,我们无需多管,但今日是来给楚二小姐吊唁的,就算灵堂如今毁了,但至少也要让我们表达一下对楚二小姐的哀思吧,毕竟,死者为大。”

  人群中就见着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走了出来,对着楚曦远行了一礼。

  随即,人群中立刻就有人附和了起来。

  一旁的太子冷冷扫了楚云浓一眼,抿着唇,一张脸黑沉沉的,让人看了顿觉压抑。

  楚曦远握紧了拳,眼风一一扫过众人,最后定在了那被火彻底烧毁的灵堂上,暗暗叹息了一声,也许这就是老天的安排吧。

  转眸看着众人说道,“今日我右相府出了这般大的事情,实在对不住诚心而来的各位,楚家二小姐楚云浓今日刚刚回府,所以吊唁,丧礼全部取消。”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是喜是忧众人皆是不知,一一上前道贺。

  月修离抬眸,睨着那个至始至终都不惊不宠,闲定自若,轻轻浅浅的女子,唇微启,“七弟,你不道贺?”

  月枫澜扫了楚云浓一眼,他的四哥不会只是想要他随便说几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