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仅此而已(1/2)

加入书签

  (19-)

  月修离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楚云浓,“当初母妃说过皇后的举动,我便有些怀疑,还派人检查过父皇的身体和皇后送去的饮食,并无不妥,但若是说父皇这次中风与皇后没关系,我是不信的。”

  楚云浓微微一笑,“既然怀疑被人动了手脚,那我们晚上去探探皇上又有何妨进出皇宫对你来说不是什么事吧,想来在太子还没有正式监国之前,皇后是不敢再有太大的动作的,只有等到太子名正言顺的监国了,或许皇后还会做出更加狠毒的事情来也不一定。”

  到那时,太子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登基了。

  这真是下的一步好棋。

  没等来逼宫,倒是等来了这么一出戏码。

  这可要比逼宫来的光明正大的多。

  这太子还真不是省油的灯钤。

  想来月修离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才会来找她的。

  现如今只有找出皇上突然中风的原因才行,不然就被动了。

  月修离握住了楚云浓的手,深邃的双眸闪过一道无奈的光芒,“以前我从未想过要争什么,皇位不管由谁来继承都没关系,我只想一个男人的责任是保家卫国,但因此我的光芒遮掩了太子的公绩,所以,他一次又一次的对我出手了.......如今.......”

  月修离说到这里握紧了楚云浓的手,定定的看着她,“如今我有了你,阿浓,我不得不为我们的今后的做打算了.......”

  所以他要去争,去为他的女人,为他自己争取一个活命的机会而已。

  仅此而已。

  “我懂.....”楚云浓的另一只手覆上了他的手背,两只手却在同时被月修离握住,唇轻轻的吻了一下。

  她的手微微瑟缩了一下,随即便不再挣扎。

  月修离那深邃的双眸染上丝丝柔情,“阿浓......”

  月修离一时话到嘴边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了,随即话锋一转,“晚上,我来接你.......”

  夜色如墨,寂静无边。

  两道黑色身影悄无声息的穿过巍峨宫墙,朝着帝王的寝殿而去。

  几个纵跃,已然落在了帝王寝殿的房檐上。

  由上往下望去。

  就瞧见两位太监守在了帝王的寝殿门口。

  太监的身侧还站着两名宫女。

  寝殿的门关得严严实实的,没有一丝缝隙。

  而房檐上的两道黑影不是别人,正是月修离和楚云浓。

  月修离见着那两名宫女不由微微皱了皱眉。

  随即朝着楚云浓打了个眼色。

  两人躲进了黑夜里。

  倏地远处响起了一声蹊跷的声音,守在殿外的四人相互看了一眼,就见着其中一名太监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飞奔而去。

  看那身轻如燕的脚步,明眼人便知道这太监是有武功在身的。

  而且武功还似乎不弱。

  月修离和楚云浓不由对望了一眼。

  楚云浓用眼神询问着月修离,为何这里会有武功高强的太监。

  月修离用手指朝着一个地方比划了一下。

  楚云浓随即明白了,这几个人都是皇后的人。

  呵。

  防着他们。

  这么明显的意思谁看不出来呢。

  她很早就听说过,皇后暗地里培养了一批武功高强的太监,在后宫身居各处职位,从最小的太监到御前总管听说都有她的人呢。

  不过这只是在今夜之前的事了。

  月修离已经把她在宫里的势力差不多清除完毕,只是这些个身居高位的太监,难以动他们。

  见着那个太监离开。

  楚云浓身形一闪,躲在了一处的梁上,伸手从衣襟处掏出一样东西来。

  随手一挥,就见着一根细绳一样的东西从眼前飞过,而那细绳上却是拴着一个像人一样的模型,全身纯白,衣袖轻荡,黑色长发在夜里悠悠荡荡,只是见那白色影子转过身来时,不见脸孔,依旧是长长的黑色长发随风而动。

  楚云浓手中的细绳随即用力一收,不等下面的三人看清楚,那白影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深深寒气在顷刻间窜到了三人身上。

  吓得三人猛地一哆嗦,其中一宫女战战兢兢的看着另外两人,牙齿都几乎打着颤,“你,你们看,看到了吗,白的鬼,鬼,鬼呀.......”

  吓得慌不择路跑着离开。

  另外一个宫女急忙躲在了另一个太子身后,“你看到了吗,看到了吗,真的,真的是是鬼......”

  不远处却跑来了一位小太监,对着两人招了招手,“你们快点过来,皇后娘娘找你们.......”

  守着殿门的两人如获大赦,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开了。

  月修离和楚云浓从梁上翻身而下。

  进了殿门。

  寝殿内,香案上,燃着淡淡的龙涎香。

  此时,帮皇上掖好被角的张公公躬着身子退了出来。

  转身之际见着屋内突然出现的两名的黑衣人,不由一愣,没好气的说道,“皇上都成这样了,你们难道还要来刺杀不

  成”

  月修离扫了一眼张公公,如此镇定自若,不愧是御前太监了。

  随即扯下了黑色面罩,露出那张颠倒众生的脸来,“张公公是本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