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真相了(1/2)

加入书签

  (19-)

  脚下浮动,楚云浓踏着夜色追了上去。

  远远的楚云浓就见着一道女人的身影拼命的朝前飞奔。

  她急忙落在了一处屋顶。

  看着那有些熟悉的背影偿。

  她眉心微挑。

  那女人居然是祝佩佩。

  呵。

  没想到还逃出来了。

  只是可惜,不该选在这几日,不然逃脱的机会也不是没有。

  现在的相国府到处都是高手。

  隐藏在无人知晓的地方。

  现在逃走,无疑于找死。

  旋即,就见着追赶祝佩佩的家丁紧赶慢赶的还是追上了她。

  家丁一个飞身,上前一把按压住了祝佩佩,脚下用力一踢。

  祝佩佩猛地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钻心的疼,由膝盖处蔓延开来。

  疼的她几乎晕了过去。

  随后几个家丁对着祝佩佩一顿拳打脚踢。

  每一拳,每一脚都格外的用力。

  家丁们一边打着,嘴中还不忘念念有词,“叫你跑,叫你偷溜出来,看不把你打死才怪。”

  一边对着她拳打脚踢,一边推搡着她离开。

  楚云浓见此,觉得没多大意思,回了碧落院。

  对祝佩佩她没有怜悯,一个曾经无数次想要你死的人,她不对她痛下杀手,已经是仁慈的了。

  可是最近楚曦远可能忙于太子的事情,所以疏于了祝佩佩的事。

  她也不知道楚曦远是怎么想的,都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没有对祝佩佩做出处置。

  不知是忙忘记了,还是另有打算。

  一夜无话。

  翌日一早。

  楚云浓明显的感觉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

  踏着早晨的露珠来到了老夫人的松瑞院。

  老夫人,忙招手让她坐到她的身边去。

  楚云浓打量了一眼屋内,却见着老夫人身边坐着一个品貌齐整的姑娘,不过那姑娘看上去似乎比她要大几岁的样子。

  模样倒是长得中规中矩的,总之不难看就是了。

  而左侧离着老夫人有些远的地方坐着灵秀,肚子微微有些隆起来了。

  只见她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

  楚云浓轻勾了唇角。

  老夫人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了她的另一侧,这才说道,“二丫头,现在相府也没有个主事的,你看此事该怎么办才好

  ”

  管事的主母吗

  老夫人是想要给楚曦远续弦么

  楚云收回目光,望向老夫人,说道,“祖母,此事您做主就是了,我一个小姑娘,哪懂这些事。”

  老夫人轻轻叹息了一声,拍了拍楚云浓的手背,“你是我们相府唯一的嫡女,如今发生这么多事情,你爹整日里忙于公务,也不管事,府内现在是乱作一团了,我也是想给你爹续弦,顺便给府内冲冲喜。”

  老夫人说到这里,拿眼望着一旁的姑娘,拉过她的手说道,“这是我表妹的女儿许仙儿,也是个可怜的,早些年定了亲事,正准备要出嫁的,谁知就在出嫁前几日,那男子与人私奔了,我这外甥女也是个傻的,伤心了三五年,这不,到后来见着那负心男子才想明白,可已经耽搁了议亲的年纪了。”

  老夫人说到这里,幽幽的叹息了声。

  楚云浓勾唇,这些成年往事她没兴趣听。

  她只想着楚曦远是个什么态度。

  在这太子逼宫的节骨眼上,他真有心情再娶

  看了看一旁默不作声,一直绞着帕子的灵秀,唇色一勾,“秀姨娘,你肚子里的少爷可还乖巧快六个月了吧。”

  灵秀忽地被楚云浓这么一唤,不由惊得抬眼看向了她,随后点了点头,“谢谢二小姐关心,倒是很乖。”

  被楚云浓这么一打搅,那许仙儿不由抬眼朝着灵秀望了过去,上上下下的瞅了灵秀好几眼。

  楚云浓笑看着灵秀说道,“不知父亲上次是不是说过,只要秀姨娘这一胎生下的是男婴,就把秀姨娘扶成夫人的事”

  灵秀惊慌的看向了老夫人,眼底竟是害怕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