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要变天了(1/2)

加入书签

  (19-)

  北燕太子再次打着哈哈一带而过。

  接风宴也就在一场唇枪舌战中散了。

  夜漫漫,风刮过搀。

  一道黑影嗖的从驿馆串了出去,直接到了太子府悦。

  远处,另一道黑影带着一人也来到了太子府,躲在了太子府书房外面的大树上。

  风声在耳边一阵阵的刮过。

  就见着树上的两道人影各自瞪着对方。

  其中一人黑巾蒙面,只一双眸子露在了外面。

  另一人圆瞪着那蒙面人。

  只听那蒙面人说道,“父皇,你且先听听在来责备儿臣。”

  月璞冷哼了一声,这时,屋内传来了一阵说话声。

  树上的两人都不由屏气凝神专注的倾听了起来。

  只听屋内传来了太子的声音,“燕太子,你说我父皇不听你的建议,不同意放本宫出去。”

  “是看来你与储君只为只怕是无缘了,这废太子只怕也是迟早的事,你看怎么办”

  树上的两人对望了一眼,这声音很熟悉,就是北燕太子的声音。

  屋内沉吟了片刻,北燕太子的声音再一次传了出来,却是压低了许多,“依我看,不如逼贵国皇帝退位,如何”

  躲在树上的月璞一听此话,整个人瞬间僵硬,一动不动。

  眼神犀利的几乎要射穿那道阻挡着他的窗棂。

  “不行我岂可做出逼宫的事情来,这日后是要被人诟病的。”太子倒是一口否决了,这倒是让皇帝的心稍稍安慰了一些。

  北燕太子冷哼了一声,“锦棣兄,你是不是把我们合作的事情都抛在脑后了,我可丑话说前头,你那兄弟早就在查当初西北断腿的事情了,想必已经查到了蛛丝马迹,若是你不逼宫,这未来的皇位想必与你没任何关系,难道你想等死不成”

  月璞听完此话,朝着黑衣蒙面人瞥了一眼,眼中有着疑问询问着他。

  黑衣蒙面人摇了摇头,小声说道,“等下儿臣在告诉父皇事情的始末。”

  那厢,屋内沉静了一会,才听太子的声音幽幽传来,“就真的只能走这一步了,那你打算怎么帮我”

  月璞双手猛地攥紧,一双眸子几乎要喷出火来。

  他那儿子居然真的打算逼宫。

  心底深处生出来的寒意让他一阵阵的酸涩,只觉味道苦涩无边。

  北燕太子再次说道,“锦棣兄,这个我自然会帮你,只要你做出决定,我从北燕带来的三万人马,都听由你的调遣,怎么样,我够意思吧。”

  太子有些欣喜的抓住了被燕太子的双臂,“你真的有这么多兵力可以任我调遣”

  “当然,这些人早在一个月前就偷偷来到了你们天阙国京都的,就是为了帮你

  ”北燕太子神秘莫测的说完,偷偷瞥

  了一眼正入神思考的月锦棣一眼。

  外面树上的两人都不由为之一阵震,北燕居然偷偷潜入了三万人到天阙国京城。

  这可不是小数目。

  为何他们会没收到任何消息。

  两人对望了一眼,黑衣蒙面人带着月璞出了太子府,直接飞进了皇宫,把月璞送到了寝宫内。

  黑衣蒙面人这才扯下面巾,看着帝皇,“父皇,我看此事必须立刻去办,三万兵力,只怕禁卫军都抵挡不住,若是真的让这三万人马冲进宫中,只怕后果不堪设想,以儿臣之建议,恐怕要调遣驻扎在城郊的兵力了。”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月修离。

  月璞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看向他,“老四,你说他真的会反朕”

  月修离轻轻抿了下唇,深邃的双眸望着帝王,没有说话。

  他自然明白他这个父皇是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儿子反自己的。

  任谁也不愿看到那样的场景。

  月修离微微蹙了蹙眉,这话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说会,只怕父皇心里会更伤心难受。

  不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