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半夜哭声(1/2)

加入书签

  (19-)

  楚曦远看了看这个从未入他眼的女儿,一时,竟是无话可说

  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后悔充斥在他脑海。

  “云浓悦”

  唤了楚云浓一声,却是唇舌张合了半日,什么都没说出来搀。

  楚云浓心底轻哼了一声,“相国大人,还是早去早回,别耽搁了皇上的大事。”

  说完,转身就朝着碧落院的方向走去。

  她可不想与他在纠缠不清,现在这样甚好。

  各自陌生,各自生活。

  楚曦远猛的喊了一声,“云浓,让你祖母处置了那个梅雪儿。”

  楚云浓一愣。

  这么快就改了她的姓了。

  梅雪儿

  处不处置那是他的事情,既然他现在有这个心了,她又何必多此一举。

  勾起唇角,却没有停下脚步,继续朝前走着。

  楚曦远前脚刚刚离开,月修离后脚就坐着轮椅上门而来。

  只是如今的相国府已经不像是一个府邸了。

  主母失德,嫡子犯事,哪里还有一个大家族该有的气势与态度。

  就连月修离上门,除了个管家,便没了人招待。

  确实一副穷酸的样子。

  吴管家见楚曦远不在府中,而府内又没有个正经主事的主子,一时间倒也为难,只得派人去禀报了楚云浓。

  至少这眼下的是她未来夫君,怎么个应酬,她自己拿主意不是更好。

  找来楚云浓,吴管家立刻就退了下去。

  月修离轻轻抿了一口茶,缓缓放下茶盏,意味不明的脸上带着让人难以看懂的神情,从衣袖中拿出一枚玉佩来,那玉佩光泽透亮,看着就像是上品。

  只见玉佩上雕刻着一个繁复的图腾,看上去很是古老的样子。

  楚云浓拿在手中摸了摸,这才看向月修离,她不知道月修离给她看这个是什么意思,“为何给我看这个”

  她不懂,所以一脸疑问的看着月修离。

  月修离深邃的双眸朝着四下扫了一眼,随后说道,“去你的碧落院说。”

  楚云浓觉得他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要与她说,所以没有拒绝。

  两人来到碧落院,屋内的丫环都自觉的走了出去。

  还帮着他们戒严。

  月修离看了看楚云浓,这才说道,“这玉佩是北燕皇宫流出来的,昨儿个我的人在北燕那些使臣中寻获的”

  楚云浓依旧看着他,有些不懂。

  期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月修离缓缓站起身来,走到茶桌旁,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这才再次说道,“那使臣说这玉佩是与人接

  头的信物可我曾经在楚相国的身上见过”

  楚云浓一惊

  他的意思是说楚曦远勾结北燕的人

  月修离扫了楚云浓一眼,唇角轻勾,“只可惜太子那里也有”

  楚云浓整个人都为之一怔,那就是说,楚相国与太子都跟北燕的人有来往。

  月修离淡淡一笑,“当初我腿受伤,我就怀疑过了,只是一直苦于没证据,但那是我只是怀疑太子,并没有想过楚曦

  远也会牵涉其中”

  月修离说完,一双眸子定定地看着楚云浓。

  楚云浓明白他看她的意思,是担心她会帮着楚曦远,或者是父女之情让她会不舍得月修离对楚曦远出手。

  “月修离,这是你的事情,虽然他是我的父亲,可你也知道,我们并无亲情可言,他若是触及到了国法,该怎么处置

  便怎么处置。”

  楚云浓这么说,只是想让他放手去做,不要有任何的顾虑。

  这个男人其实真的是值得交心的,明明触及到了他的利益,还是会先征求她的意思,至少,他是尊重她的。

  “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月修离想要再次探求她的真正意思,他怕她因为他而故意放弃心里真正的想法。

  楚云浓双眸倏地睁大,“月修离,你是不是个男人,婆婆妈妈的。”

  呵。

  月修离清浅一笑,看着他的女人居然质问他是不是男人,“阿浓怀疑的话,可以查证一下,我非常欢迎。”

  “无聊”楚云浓白了他一眼,随后说道,“楚曦远去迎接那些所谓的使臣了,想来,那些使臣也应该是太子招来的吧。”

  她想不出此时北燕前来,所为何事。

  月修离的眸中寒光一闪而过,就见他缓缓说道,“这一次本王定会让北燕的人付出代价的。”

  楚云浓看着他,认真说道,“可要我帮忙”

  月修离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沿,“需要的时候,我自然不会客气的。”

  说完,便站起身来,手指弹了一下肩膀处的皱褶,“我先回府了。”

  转眸看向楚云浓,眼中闪过一丝不舍之情,“阿浓,我都要走了,你就不表示表示一下。”

  楚云浓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表示什么”

  月修离不由轻轻叹息了一声。

  好吧,就当他的王妃现在还笑,什么都不懂。

  总有一天她会长大的。

  转身又坐到了轮椅内,唤了一声荆亦。

  就见着荆亦飘忽的身影闪了进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