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各凭本事 善自为谋(1/2)

加入书签

  (19-)

  难道他想一直带着这顶大大的绿帽子不成。

  想要自欺欺人

  看来,祝佩佩目前还不能有事搀。

  楚笙琪的身世还没说出来呢悦。

  但此时此刻,祝佩佩是决计不会说出来的,若然,楚曦远怎么可能会出手相救。

  呵呵。

  如此父亲,她再也没必要对他存有任何的情分了。

  各凭本事,善自为谋。

  从此都是路人,仇人。

  楚云浓回到碧落院时,几位丫环也都回来了。

  阿诺带了楚笙琪的消息回来,说是左相不肯善了,必须惩处了楚笙琪。

  所以,依照律法,把楚笙琪下了大狱。

  楚云浓勾勾唇角。

  若是她站在左相的位置,自然也不会善了,用自己府中的一位庶子,就把对手唯一的嫡子给下了狱。

  虽然说不能直接铲除了对手,但至少可以让对手为此焦头烂额。

  翌日。

  整个京城都为之沸腾了。

  到处都在议论楚相国的夫人偷人之事,而那戏子却在游街的时候失血过多死了。

  就算死,也没有人一个人去帮他,最后就连尸体都被人扔进了山里喂狼。

  但有人也夸楚曦远的当机立断。

  本来发生这样的事情,只能藏着掖着的处置了。

  不然让人看了笑话。

  岂不是让自己更没脸。

  但楚曦远这么做,让其他府的人有了警惕,日后,自然会看好自家的家眷。

  楚云浓倒是想不清楚楚曦远为何这么做。

  明明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可他却做了。

  祝佩佩如今被关在了马厩中

  楚云浓看到她时,只见她怔愣蓬头垢面,身上不知何时套了一件破旧不堪的粗布衣衫。

  祝佩佩见到她时,猛地窜了过来,但马厩的门被楚曦远命人给锁起来了。

  只能透过窗子那木桩子的缝隙盯着楚云浓。

  一脸的咬牙切齿,“楚云浓,你个小贱人,这些事情都是你做的,对不对

  ”

  楚云浓缓缓走上前,脸上始终挂着一丝笑意,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祝佩佩,“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难道你自己做

  的事情,还希望别人替你隐瞒不成,虽然我知道你没有所谓的敢做敢当的气魄,但至少不要把责任推给别人,明知道

  这是一条死路,就要承担死的代价。”

  楚云浓说到最后几个字时,脸上那一直挂着的笑缓缓隐去,剩下的只有冰冷。

  祝佩佩一脸恨意的盯着楚云浓,“你要对付我,只管来,可你为何要把仙海扯进来,还把琪儿也给害了,你个天煞孤

  星,当初就不该留下你的命。”

  呵呵。

  她留下过她的命吗

  从始至终,她不是一直想要取她性命的吗。

  只可惜,她的命有些大,老天爷暂时不敢收呢。

  楚云浓冷冷睨着她,“谢谢你当初推我入悬崖,不然我也不会有今日。”

  祝佩佩一惊,这才想起十一年前的事情来。

  整个人为之颤抖了一下,“你就是个恶魔,那次居然没摔死你。”

  “你们这些坏人都没死,你说老天爷可能让我死,而放过你们吗祝佩佩,说吧,我娘当初是怎么死的。”

  祝佩佩一听楚云浓提起晏氏,猛地对着楚云浓就是呸了一声,“她该死,她挡了我的路,这相国府的主母一开始就该是我的,只是被晏玲珑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给抢走了罢了,我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这有什么不对。”

  呵。

  属于自己的东西么

  楚云浓笑笑,“你只不过贪得无厌罢了,与戏子有染,怀孕有了身子,这才嫁给楚曦远的,怀着心爱之人的孩子嫁给

  了楚曦远,你居然还不知足,想要做一府的主母,更想着要把与戏子生下的孩子抚养成相国府的嫡子,你不只是胆大

  妄为,还想要混淆楚家的血脉,更是不准任何姨娘妾室生下男婴,当初不就是因为我母亲生下的是一个男婴,你才下的狠手吗祝佩佩,你手上的血腥味太重了,所以波及到了你唯一的长子,可懂”

  楚云浓对母亲实在是没有多少情感,但打算回来报仇,自然也要把她的仇一块给报了。

  不然日后她怎么去见那个奔赴千里之地的外祖父,怎么给他老人家一个交代。

  祝佩佩不是懂了楚云浓的话,而是惊恐的看着她。

  抬手指着楚云浓,“你你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祝佩佩脸上的神情躲躲闪闪,一连说了几个你字。

  有些害怕的看着楚云浓。

  楚云浓知道她在害怕些什么,她肯定是担心她把楚笙琪的事情告诉了楚曦远。

  只是现在似乎是不需要她说,楚曦远也已经知道了。

  因为她已经听到了外面那一步一步走近的脚步声。

  一声一声的击打在人心上

  祝佩佩见到楚曦远的脸时。

  错愕地张大了嘴巴,“老爷,你在这里......”

  楚曦远一张本就阴沉着的脸,如今更加的阴鸷恐怖,仿若瞬间就要掐死人一般。

  祝佩佩几乎吓得魂都没了。

  楚云浓自然是昨晚就知道楚曦远一大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