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1/2)

加入书签

  (19-)

  府内,不多时就传来了纷杂的吵闹声。9八9八9读9书,.23.o

  惜月出去打听了一下,还真见到了楚曦远匆匆离开的身影。

  楚云浓勾起唇角,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夜色正浓搀。

  碧落院里的丫环一个个从外面回来了。

  对着楚云浓都露出了胜利的笑容来。

  阿若也不知在何时来到了相国府。

  一身鹅黄轻纱遮身,完美的身段若隐若现。

  这身打扮让绿翘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在琳琅馆见到的那位如意姑娘。

  张大嘴巴看着阿若,“阿若姐姐,刚才琳琅馆那位如意姑娘是你”

  阿若神秘一笑,“怎么,表演得不逼真”

  绿翘愣愣的盯着阿若。

  原来这一切都是小姐安排的。

  还瞒着她们去做的。

  她家小姐真是深藏不露。

  绿翘一直看着阿若,傻傻说道,“只是从来不知道阿若姐姐居然如此漂亮。”

  绿翘说完,有一种自叹不如的感觉。

  就在此时,楚笙琪的院子里突然出传来了一阵惊讶的叫声,那叫声大的让人不得不以为是有人故意的。

  楚云浓勾起唇角,笑看着屋内的几人,“走吧,该去木荷花院看看了,惜月你去通知老夫人。”

  惜月应声而去。

  荷花院内。

  祝佩佩正粉面含春的与人一起躺在床上。

  外面的那一声叫声她根本就没听见,完成沉浸在自我的愉悦之中。

  楚云浓来到时,就见着楚笙琪一千多大丫鬟小樱匆匆进了荷花院,身后还跟着一群丫环和嬷嬷。

  有的手里捧着鞋子,一个个脸上都是满脸惊奇。

  就在小樱几乎闯进荷花院时,被荷花园的丫环给挡了回来。

  楚云浓笑着出手,银针闪身而出。

  而身后,已经传来了老夫人的说话声。

  眼前那阻挡着小樱的丫闷声跪在地上,一脸痛苦的摸着自己的膝盖。

  小樱此刻,不管不顾的闯进了荷花院,跟在她身后的人倒是冷静了些,没有直接闯进去,而是等在了梁下。

  老夫人已经进了荷花院。

  就见着主院门的小樱,惊呆的立在了门口,还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夫人,奴婢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刚才

  相爷不是已经出府去了吗,您床上的男子是谁呀”

  一声纯真无害的疑问惊得屋内屋外的人都呆愣在了当场。

  婉转喘息的祝佩佩错愕的抬头看向了小樱。

  不是她荷花院的丫环。

  怎么进来的,难道她荷花院的丫环都死了吗。

  光着臂膀的在外的手臂紧紧的搂着只露一个头在外面的男人,抬手急忙一指,“你给我滚出去,来人,把这个不懂规矩的丫环给拖下去乱棍打死。”

  而祝佩佩居然没有听到院子里发生的事情,可见她已经忘我到了何种地步。

  外面听着小樱说话的人,都惊讶的张大嘴巴,一个个朝着荷花院探进头来。

  想要看看屋内到底是个什么景象。

  但也有害怕被主母发落的,不敢上前。

  只见老夫人冷着一张脸,缓步跺到了主院门口。

  她身边的嬷嬷扯开了小樱,就听见老夫人的声音在荷花院响起,“做出这种无德之事,还想杀人灭口不成”

  一声冷喝,惊得床上的两人急忙松开了对方。

  老夫人微微眯了眸子,立刻吩咐身后的嬷嬷上前,“去,把这对狗男女都给我绑了,立刻扔出相国府去,老身看了都

  觉得污眼睛。”

  屋内的祝佩佩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捉奸在床。

  还是被老夫人抓住的。

  这心里一阵恐慌。

  还没来得及穿上衣裳,就被老夫人的人给捆起来了。

  这时,才想起要求情了,“老夫人,儿媳不是故意的,您就绕过这一回吧,儿媳都是被被这戏子给勾引的,对,就是

  这戏子勾引儿媳的,老夫人您就原谅儿媳这一回吧,日后,儿媳定当做牛做马侍候您老人家。”

  外面的人到此刻,才敢真的确定他们相国府是主母居然偷人。

  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

  堂堂相国夫人,何等荣耀体面的身份,居然跟一个戏子搅合在一起。

  这一次,只怕相国府的脸都给她丢尽了。

  还让老夫人绕过她,只怕相爷回来,会直接拉去沉塘吧。

  这样一对狗男女,还真是让人觉得没脸,以后他们出门,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相国府的奴才了。

  楚云浓笑着走到了老夫人身边,说道,“祖母,这事还是让相爷处置吧,毕竟夫人是相爷的夫人,您老人家插手,只怕日后相爷还怪罪呢,再说这污了您老人家的手也是不好的。”

  老夫人一听楚云浓的话,觉得甚是有几分道理。

  确实,这事该让他回来处置。

  随即对着自己的人说道,“好了,你们就把他两绑在床上就好,一起绑着,等相爷回来处置便是,相爷呢,去哪

  了。”

  说完,随手指了几个她自己的人,“你们都给我好生看着,若是把人给弄丢了,你们以后都各自回家去,不用再来相国府了。”

  这时,有个嬷嬷上前,对着老夫人小声说道,“老爷去了琳琅馆,听说大少爷被琳琅馆的人关起来了。”

  老夫人一个眼神,凌厉的扫了众人一眼,“

  这都是些什么事,怎么都赶在一块啊。”

  一旁的小樱急忙说道,“老夫人,这些鞋子都是在大少爷的院子里发现的,都被埋在了地下,今日有人想要翻修一下

  院子里的花草时,不小心就给挖出来了。”

  老夫人瞥了一眼那些鞋子,只觉的眼熟,那女红熟悉的都让她觉得脸红起来。

  把鞋子一只只的扔进了荷花院,“你个不要脸的东西,做这是都被自己的儿子看见了,看看......”

  说完,把所有的鞋子都扔到了祝佩佩的床上,有的砸在了两人的身上和脸上,”真是不要脸......”

  小樱忍不住再次说道,“今日见着大少爷,感觉他心情低落,奴婢刚刚还听人说少爷少爷是因为不满意夫人的事情,

  所以去了青楼,还打伤了宁家的少爷.......”

  哪个宁家”老夫人急忙问道。

  小樱看了一眼老夫人这才说道,“听说是左相宁家的少爷......”

  老夫人整个人瞬间就怒火涌了上来,谁人不知左相与右相那是水火不容的两人。

  若果是别的宁家还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