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害喜了呢(1/2)

加入书签

  “当年,他等了三天没有等到我,后来回到宫中,听说我与当今皇上定亲的消息,他趁夜溜进了当今皇上的寝宫,把他绑来了我的闺房,意图当着皇上的面,对我行不轨之事,幸得被妹妹发现,喊了人来,可他武功高强,无能能敌,最后太上皇叫来了禁卫军,才把他给困住,可惜那时候,他却忽然出手,劫持了当今皇上,还扬言若是皇上不放手,他就杀了皇上太上皇见两位皇子为了我残杀,一气之下抓了我,命令他放开皇上,可惜,他还是不肯罢手,最后一剑刺进了皇上的胸口,后来,皇上救回来了,而他被太上皇软禁了悦”

  天机道长说完,一脸幽幽之色。

  “所以,师傅就出道了?”楚云浓没想到宣王爷居然会是这样的人。

  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吗?

  师傅的心本来就不在他身上,他这样强行得到了又能如何。

  看着手中的盒子,一时倒是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搀。

  天机道长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好孩子,你就送回去吧,就当我从不知晓此事,现在这样对他,其实最好的结果了。”

  楚云浓一愣。

  天机道长是说宣王爷被禁锢在后山,对大家都好?

  或许吧。

  当年对皇上刺出那样的一剑,皇上没有杀他,也算是仁慈的了。

  可听师傅这么说,想来师傅是早就知道宣王爷被禁锢在后山的。

  只是从没想过要见他罢了。

  月修离不知在何时坐着轮椅走了进来,拿起楚云浓手中的盒子,交给了一旁的荆亦,“你去处理。”

  楚云浓一愣,随即明白刚才的话,想必月修离都听了去。

  那天机道长和皇上口中的静儿想必就是月修离的母妃贤妃娘娘了。

  难怪当初她第一次见到月修离的时候,他会如此熟悉那条密道。

  如今,理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想来,月修离没少去紫云观找天机道长吧。

  只是后来那些年,不曾去过,不然她怎么会在那之前一次都没见过他。

  一夜无话。

  翌日。

  相国府派了人来接祝佩佩回府。

  因为楚雪儿的事情,所有的祈福都被取消了。

  回去时,马车都走的很快。

  刚刚过了午时,就回到了相国府。

  楚云浓自然是回神医府了。

  可惜被楚曦远一个主母心神不定,你大姐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主母需要你侍候的理由给留在了相国府。

  碧落院。

  绿翘一脸的愤慨之色,“小姐,我看楚相国就是故意的。”

  正靠在贵妃榻上的楚云浓笑笑,“故意又如何,不是故意又能如何,难道我还能怕了他不成,这样岂不是更好,也方便接下来事情的发展。”

  绿翘一愣,随即一脸坏笑的走到楚云浓身边,小声说道,“小姐又有什么好点子”

  楚云浓不由扶额。

  感觉这丫头都有些被她带坏了。

  动不动就想着怎么整人。

  越是整人就越是高兴。

  看她那一脸的奸笑,真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养出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丫环来。

  抬手在她额上一点,“你呀,明日去把德胜班请进来吧,以晋王府的名义,对外就说相国夫人最近心情不好,楚家二

  小姐为了讨主母欢心,特意以晋王爷的名义请了德胜班进府,什么时候主母高兴了,什么时候放德胜班离开。”

  她这么说的意思,不过是想进城其他的皇亲贵胄都别在打德胜班的主意了。

  “好嘞。”绿翘高兴的就跑了出去。

  紫藤有些不满的嘀咕了一声,她不是不满小姐让绿翘出去办事,而是不满小姐总是这样纵容着绿翘,这以后要是没大

  没小,那成何体统。

  楚云浓看着她脸上那低沉的模样,便知道这丫头心里在想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