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若阿浓有事,本王定要整个相府陪葬(1/2)

加入书签

  这侍卫中确实有太子的人。

  但也不否定是皇上的人,想要随时知道进出寺庙的人。

  楚云浓跟着荆亦来到了月修离的所居住的厢房,屋内无人搀。

  想来是去见天机道长了悦。

  不多时,绿翘来到了厢房内,立刻向楚云浓回禀了一些祝佩佩的事情。

  却让楚云浓双眸微微一亮。

  看着绿翘说道,“这一趟辛苦了,你先好好休息。”

  楚云浓说完,转眸看向紫藤,“紫藤”

  唤了她一声,随后在她耳畔一阵嘀咕,只见着紫藤不停的点着头。

  绿翘见着楚云浓吩咐完紫藤,也赶忙上前,“小姐,奴婢不累,您不妨也给奴婢安排一些事做吧。”

  楚云浓抬头看向绿翘,见着她眼底精光亮堂,唇角一勾,“那好”

  主仆三人在屋里一阵嘀咕后,就见着一身素色白衣的楚云浓匆匆出了厢房。

  找了个僧人打听了一下祝佩佩的居所,便朝着僧人所指的方向而去。

  步履有些匆忙。

  就在她来到僧人所指的厢房门口时,却见着一位身穿道袍的女子抬起葱白手臂,敲了几声祝佩佩的房门。。

  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声质问,“谁呀,大半夜的,夫人都休息了。”

  那女子轻启薄唇,“天机道长想要见见你家夫人。”

  里面的人闻言,静默了许久,这才听见门吱呀一声,由内之外打开来了。

  就见着祝佩佩身边的管事妈妈石妈妈走出来,对着天机道长微微施礼,“不知道长此时来访,所为何事。”

  但石妈妈抬起头时,脸上神情错愕不已。

  眼前的女子长着一张貌美的脸,肤如凝脂,面如观音一般的女子真的就是天机道长么。

  她怔愣许久,有些许恍惚。

  天机道长眉心一簇,看着这个一点都不懂礼貌的下人,冷硬说道,“我是来寻我家徒儿的。”

  石妈妈一听此话,很是奇怪,天机道长的徒儿怎么会在夫人的房里。

  “道长只怕找错地方了,这里没有您要找的徒儿。”

  天机道长面色淡漠地扫了屋内一眼,“我徒儿昨儿给我来了一封信,说是今日就会上山来,所以我一直在这里等着。”

  屋内,传来了祝佩佩的声音,“道长,您先进来说吧,或许我们可以帮忙一起寻找您的徒儿。”

  话音落地,就见着祝佩佩一袭水蓝色长裙,雍容的走了过来。

  天机道长眉心微微一蹙,“我徒儿可是你们相国府的人,现如今应该就在你们相国府的家眷里面,还望夫人宽容一二,让本道长见见她。”

  祝佩佩忽闻天机道长的话,脸上的神情微微眯了眯。

  是相国府的人。

  她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相国府有谁会是天机道长的土土徒儿,这她可要好好查查才是。

  谁不知道皇上器重天机道长,只要天机道长一来京城,或者出现在京城附近,必定会放下手头上的任何事情,都要来拜会。

  所以,她也不能落后了不是。

  而天机道长的医术早已闻名天下,以后要是熟识了,也对雪儿是个帮助。

  京城里那些人,哪个不会上赶着的巴结。

  要是真能抓住这跟稻草,她楚家就又多了一份保障。

  双眼弯弯的上前,“道长所说的可是真的,可否告知您徒儿姓名,我也能帮着你找到她不是。”

  天机道长蹙紧的眉心,隐隐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她的徒儿不就是相国府的嫡小姐吗?

  怎么相国府的人居然不知?

  是那丫头瞒的太紧,还是相国府的人压根就不关心那丫头呢。

  她也从来没听那丫头提起过多想过复读事情。

  只是在她那三年昏迷不醒之际,幽幽听她梦中说过,她是相国府的二小姐,其她的事情,她倒是问过,但那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