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看起来很普通(1/2)

加入书签

  (5#)

  打头阵的五道菜看起来很普通。

  一碟炝炒青笋,一碟糟鹅掌,一碟烤鸭,一盅看不清楚是什么食材做出来的浓汤。

  最后一道菜最是奇怪,一些黄色的东西被裹了面粉油炸出来的。

  看着像鸡蛋又不像鸡蛋。

  像植物又不像植物。

  众人挨个尝过那些菜。

  炝炒青笋是最为常见的菜,大家便不约而同地都先把筷子伸向了它。

  青笋出乎意料的鲜嫩。

  就像树枝上刚抽出的嫩芽儿,却又比那嫩芽儿多了几分清新和脆爽。

  一般来说,如果想要获得这么嫩的莴笋,就必须选取幼小的,或者尽量远离根部。

  可是众人眼下吃的这一份却比寻常青嫩的莴笋还要鲜嫩几倍。

  口感绝妙。

  如果说刚刚用那杯白毫银针漱口是令人清新爽口,那么现在吃的这道炝炒青笋就是在彻底地打开大家的味觉。

  炝炒的青笋中还有淡淡的辛辣气息,可是吃起来却没有辣椒的味道。

  盛着青笋的碟子里更是连半点辣椒的影子都找不到。

  这让人觉得很意外。

  众人吃得有滋有味,赵九襄却马上就尝出了这道菜并不是出自陈尔的手艺。

  这道炝炒青笋虽然不错,却没有惊艳的口感,远远不及之前陈尔做的任何一道菜。

  陈尔的手艺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倒退。

  有客人赞叹道,“这道菜的口感真妙,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

  一旁的管家知道自己恐怕得一直站在这儿解释了。

  他暗自苦了脸,站着看别人吃已经很受罪了,此刻他还要藏好口水,不停地解释。

  他终于明白陈尔为什么要拖着他把做法都解释一遍了。

  那小子是早有预谋的!

  “这道菜是刘师傅的拿手菜之一。陈师傅稍微替他改动了一下做法。”

  “莴笋是从江南的菜园里选择最好的青笋,从菜园里摘出来后,去顶端最嫩处,再去根部最老处,只选择中间段。”

  “然后削至一根手指粗细。”

  “炒菜时,只用这么一块。所以味道嫩而脆,清爽带着微甜,不会涩口泛苦。”

  居然是这样麻烦的择菜方法,怪不得吃起来这样爽口。

  莴笋的顶端太嫩,炝炒后难以达到清脆的口感。

  而莴笋的根部太老,吃起来口感不佳。

  莴笋的表皮会分泌一种液体,吃起来涩口还苦。

  所以莴笋削皮的时候要尽量多削去外围的皮肉。

  如果只选择中间那段,又削至一根手指大小,自然就没有上面的那些烦恼。

  “那炒菜时用了辣椒吗?为什么没看见辣椒?是不是起锅的时候被捞起来了?”

  管家暗自咽了咽口水。

  “炝炒青笋时淋进锅里的水是提前煮过新鲜青椒的水。所以炒出来的菜带着辣椒的淡淡辛辣,却没有辣椒炒菜时呛人的味道。”

  这里不用干辣椒而选择用新鲜辣椒,是因为新鲜的辣椒具有植物特有的清新气息,做起菜来风味更佳。

  干辣椒经过炮制,辛辣气息会更重。不适合这道菜。

  赵九襄在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