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梢头一轮月,月下单身狗(1/2)

加入书签

  (5#)

  陈尔虽然立下了壮志豪言说要亲自酿酒。

  却也不知道酿酒的过程做起来如此繁琐。

  他找到了一位闲赋在村里的老酿酒师。

  老师傅絮絮叨叨地和陈尔讲解了一个多钟头,然后又手把手地教他选材料,酿酒。

  几个小时下来,陈尔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

  他虽然在《齐民要术》中简单地看过酿造汾酒的方法,却也折腾了好半天才弄清楚了主要程序。

  老师傅走后,陈尔才敢偷着歇口气。

  和粉丝们闲扯两句。

  “酿酒真辛苦,所以不论是吃饭还是什么,千万别浪费。”

  陈尔靠在一口半人高的大水缸边上歇气。

  “汾酒的历史十分的悠久,早在一千多年前,汾酒就有了汾清这个名字。”

  “二十四史中的《北齐书》中有记载着北齐武帝高湛的这么一句话,‘帝在晋阳,手敕之曰:‘吾饮汾清二杯,劝汝于邺酌两杯’。”

  “这也算是汾酒第一次留名青史。”

  陈尔休息够了,便站起来,拍了拍手接着酿酒。

  “《齐民要术》中记载的汾酒工艺,共有七个步骤,和现代大同小异。只是南北朝时期没有蒸馏技术,所以那时候的汾酒还属于黄酒。”

  “咱们今天也偷个懒,就按照老方法来制作,节约一些时间。”

  陈尔将偷懒这件事说得心安理得,接下来的时间显得干劲十足。

  好歹在天黑下来之前将首要的工序全部做完。

  接下来还要经过六次发酵,投料六次。

  陈尔将酒坛子抱到院子里埋在一棵杏树下,再用稻草盖上,等待发酵。

  教他酿酒的老师傅就笑眯眯地过来和他说话。

  陈尔突然叹了口气,“这汾酒我还没有尝过,这酿酒也没有个对比。”老师傅哈哈一笑,指着他道,“你们年轻人就是会滑头,想尝尝就直说,绕什么弯子?”

  然后大手一挥就带着陈尔去自家酒窖。

  陈尔兴奋地搓了搓手,赶紧跟上。

  老师傅让陈尔自己来挑选。

  陈尔动了动鼻子,暗自分辨酒窖里的酒香,然后挑选了一只手掌大的黑色酒坛子。

  他拎起小酒坛子放在手心里,吹了吹上面的灰,隔着红布包裹的木塞子嗅嗅香气,然后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

  “就是它了!”

  老师傅瞅了他一眼,颇为惊讶地道,“你的鼻子倒是灵,这坛子酒我存了有七年了,还没舍得喝过一滴。”

  陈尔嘿嘿一笑,“汾酒的特色就是用‘一把抓高粱’为原料,用大麦、豌豆制成的糖化发酵剂。所以我只要动动鼻子,闻闻哪一坛酒里飘出来的气味里麦香最浓,清甜的气味最够,那么,哪一坛就是好酒!”

  老师傅很高兴,“没想到你居然还知道这些,好好,这坛酒给你了。”

  陈尔开开心心地接受了老师傅的馈赠。

  老师傅转身要走,又伸手指了指脚边的一只大坛子。

  “把这个也带上吧!”

  陈尔连忙摆手,表示自己只需要一坛就行了。

  做人可不能贪心。

  他刚刚已经闻出了这酒窖里至少好藏着几坛二十年份的好酒。

  老师傅指着的那坛子酒就是其中一坛。

  可是他可不敢拿,二十年份的好酒,又是出自酿酒大师的手艺,已经是有价无市了。

  无缘无故的,可不能接受这么大的馈赠。

  老师傅就伸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带上,等会晚饭的时候吃!”

  陈尔这才反应过来,便连忙弯腰抱起了那坛酒,跟着老师傅出了地窖。两人进了客厅的时候,老师傅的儿子和儿媳正在厨房里准备做晚饭。

  陈尔放下酒坛子,拍了拍身上的灰,“今天晚上我来做饭吧。”

  老师傅一家人却认为陈尔是客人,不能动手。

  陈尔几番劝说,他们才让他进了厨房。

  厨房里的菜都是比较普通的家常菜。

  陈尔拿起一只西红柿在手里掂了掂,正想着该做些什么。

  老师傅的儿子就探头进来问需要帮忙做些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