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紫檀与砂仁(1/2)

加入书签

  (5#)

  将锅里的莼羹舀进碗里。

  陈尔就在桃树下坐下,开始吃这道美食。

  他用调羹在碗里拨弄了几下。

  袅袅的白烟从碗里冒起,红色的碗里装着白色的鱼汤和嫩绿的莼菜。

  鲈鱼经过炭火长时间的炖煮,已经十分的松软。

  手里的调羹轻轻一碰,雪白的鱼肉顿时就像雪花一样散开。

  一些沉入汤底,一些浮在汤面上,和莼菜飘在一起。

  陈尔舀起一调羹的莼羹,递到嘴边。

  莼羹的热气和香气就一下子扑上了陈尔的鼻腔。

  好像才刚嗅到那股味道,肚子就已经马上骚动了起来。

  顿时口齿生津。

  “莼菜是没有什么味道,只有绿色植物被煮久了的淡淡清香。”

  陈尔顿了顿,“那味道,就像在大夏天里折下一片叶子撕开后嗅到的香气。清新无比。”

  “而鲈鱼的香气就十分浓郁了。鲈鱼被处理得很干净,没有半点的血腥气,只有鱼肉鲜美的气味。”

  “汤浓色白,香气逼人。细细一闻,好像还暗藏着荷叶的清香。”

  陈尔这不紧不慢的语气再配上镜头前那勺冒着热气的莼羹。

  屏幕外的粉丝恨不得自己马上钻进屏幕里去,一口吃掉。

  便不由地纷纷催促陈尔。

  “陈老湿快住嘴!谁要你讲解得这么详细了!”

  “要死了要死了,我已经饿得开始啃手指了!”

  “所以,你到底要说到什么时候才开始吃!”

  “……”

  陈尔这才将那调羹莼羹放进了嘴里。

  松软无比的鱼肉和着鱼汤几乎就像溪流一样,一下子就滑进了陈尔的嘴里。

  鱼肉在他的舌尖翻滚了几下,就变得更加细小,让人分不清哪些是鱼肉哪些是莼菜。

  也许唯一的差别,就是莼菜比鱼肉更加细滑,更加柔嫩。

  还没有张开的莼菜卷芽在陈尔的嘴里就像春天里刚抽出嫩芽的柳叶。

  圆滑柔嫩,细软清新。

  陈尔觉得自己连嚼都不用嚼。

  只用舌尖轻轻卷了几下,鱼肉就和莼菜一起被吞下了肚。

  和那鱼汤一样轻若无物。

  “鲜,除了这句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陈尔端起碗,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吃完了一大碗。

  然后舒了口热气出来。

  “鲜字是这样写的,左鱼右羊。”

  “意思就是这两样为鲜之最。”

  “今天吃的这道脍鱼莼羹,虽然只有一样最鲜,鱼。”

  “但是也让我尝到了足以媲美最鲜的口感。”

  陈尔说完这段话就不再说话,专心致志地就着蒸好的饭把锅里剩下的莼羹全部吃完。

  然后半躺在椅子上,舒舒服服地吹着从远处太湖上吹来的清风,打了个饱嗝。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又到了说再见的时候。”

  陈尔伸出手对着镜头挥了挥。

  然后突然奇想让镜头把自己躺在桃树下到的画面截图下来。

  陈尔拿出手机,在那张截图上配了一行文字,“吃饱喝足后的我和屏幕外的你”。

  再用来发了条微博。

  顺便预告了一下第二天的直播时间。

  不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