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一切皆有可能(1/2)

加入书签

  (5#)

  陈尔干笑了两声。

  “高人的脾气向来都古怪,我都见不到他人,更别说旁人了。”

  陈尔在自己心里自问自答,我当然见不到抠老师本人了,每次都只能听见抠老师的声音。

  可见抠老师必然是个搓比,所以才没有形体,只有声音。

  然后赶紧把话题岔开。

  凤眼男和苟家人继续吃饭。

  陈尔招手叫过管家,“菜名记住了没。”

  管家点头。

  陈尔道,“那你就待在这儿给他介绍菜名。我也吃饭去了。”

  然后叫上窦一通,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窦一通有些忐忑,以前跟着主厨的时候,如果来的客人来头颇大,他们都是要在一边待着的。

  陈尔居然就这样跑了。

  陈尔打了两个蛋在碗里,一边搅拌,一边道,“古人常说,食有时。所以这世上最不能错过的就是吃饭的时间。”

  刚刚在那里给那凤眼男介绍了好几道菜了,已经够给面子了。

  打好鸡蛋后,陈尔从食材堆里扒拉出两片大荷叶,然后吩咐窦一通淘洗好两人份的粳米。

  窦一通洗好米后乐呵呵地凑到陈尔面前。

  “您要做啥,蛋炒饭?”

  陈尔晃了下手里的两片大荷叶,“蒸饭。”

  然后把打好的蛋液倒入粳米中,搅拌均匀,再放进荷叶里,放进蒸笼蒸。

  再取出材料,快速地做了一道小天酥和凉拌银条。

  饭蒸好后,窦一通负责将饭倒出来。

  他舔着嘴唇道,“这饭真香。”

  粳米颗粒饱满圆润,晶莹剔透。

  一粒粒地粘裹着鸡蛋液,经过蒸汽蒸熟,散发出粳米特有的甘甜香气和鸡蛋的鲜气。

  一粒粒的大米就像被正午阳光照耀着的宝石,散发出金橙色的光芒。

  米饭上蒸腾的烟雾此刻也突地带上了几分仙气。

  窦一通拿调羹舀起一勺米饭,只闻得荷香醉人,鸡蛋的鲜气、粳米的甜香,此刻全部交融在一起,被他喂进嘴里。

  他恨不得把舌头也给吃下去了,“好吃,太好吃了!”

  两人就着香喷喷的鸡蛋蒸饭,将两盘菜席卷一空。

  窦一通刚打了个饱嗝。

  管家就跑了过来,“客人吃好了。”

  陈尔擦了擦嘴,洗干净手,拎起炉子上刚烧好的热水,带上茶叶和他一起去了餐厅。

  餐桌上的菜刚撤下。

  陈尔用滚水将茶具洗涤了一遍,然后取出茶叶放进茶盏里,滚烫的开水一进入茶盏里,一股香气就伴随着蒸腾的热气飘散了出来。

  茶香清香芬芳,好像被露水冲刷过的鲜花。

  陈尔取出一只小玉瓶,每盏茶里皆倒入几滴透明的液体。

  盖上盖子,就让管家一一递到餐桌上。

  凤眼男端起茶盏,轻轻掀开盖子,只闻得一股枫叶的清新香气扑鼻而来,其中带着似花香又不似花香的芬芳气息。

  清爽宜人又不失幽谧。

  苟雪方朝陈尔挤眼睛,“这茶是喝还是漱口?”

  陈尔笑着道,“漱口的,饭后半小时才能喝茶。”

  苟雪方暗自嘀咕:“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规矩。”

  然后就端着茶盏含了一口茶在嘴里。

  他眼珠一瞪,只觉得那茶香在自己舌尖上打着转转,就像无数柔软的花瓣瘙痒过自己的手心一样,他心里痒痒,就一个忍不住,把那口茶个吞下肚了。

  发出了“咕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