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苟家宴席下(1/2)

加入书签

  (5#)

  因为凤眼男是客人,所以众人都是等他先动筷子。

  凤眼男最先夹起的是离他最近的餐盘。

  雪白的瓷盘里放着五只手掌那么大的炊饼。

  乍一看是圆而平整的,夹起来放在眼前一看,才发觉它的不同。

  面饼就像千层饼一样,一层又一层地圈绕起来,似乎每一层都夹了东西,所以看起来颜色和普通的炊饼有所不同。

  只是每一层的面饼都被拉得极薄,里面包含的配料隔着一层薄纸一样的面饼,好像轻轻一戳就能将其捅破一样。

  反而叫要吃的人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刚刚这炊饼一端上来的时候,苟家众人马上就发现了它。

  因为它实在是太显眼了。

  桌的菜无一例外都是精美到极点的,唯独这盘炊饼格格不入。

  就像混进玉石堆里的石头一样扎眼。

  没想到凤眼男居然先夹起了它。

  “这是……烧饼?”凤眼男有些新奇地道。

  陈尔看他那副样子就知道他没吃过。

  看来又是一个富家子弟。

  陈尔轻咳了一声,“这饼有自己的名字。”

  凤眼男哦了一声,等着陈尔说下去。

  陈尔便接着道,“这饼名叫‘古楼子’。是唐朝时期的一种面食,《唐语林》中有记载详细的做法。”

  凤眼男顿时来了兴趣,掂了掂手里的饼,“还有些沉。”

  然后就抬起手来,咬了一口手里的饼。

  原以为在火炉里炙烤过的面饼一定会干脆无比,可这古楼子却是外脆里柔。

  外层白色的面饼因为接触过炙热的炭火,因此被炙烤出了酥饼的口感,边缘稍微有些发硬,呈现半焦的金黄色,甚至还翻起了少许金黄色的酥皮,又香又脆。

  刚接触到牙齿就发出“咔嚓”的响声,然后脆生生地崩裂开,化作小碎皮落了下来,大部分落进了嘴里,少部分落了下来,掉在餐桌上。

  如果是平时,凤眼男一定会及时发觉,避免从自己的嘴角落下食物来。因为那样的吃法很不优雅。

  可是,今天他却完全忘记了要注意这件事。

  所有的心思全都被他放在了手里的那块饼上。

  一种无法言语的酥香气息和被自己咬下的面饼一起滚进自己的嘴里。

  他觉得大脑一下子就懵住了,只能本能地咀嚼着嘴里的食物。

  刚刚碰到舌头的小颗粒,又香又酥,应该是白芝麻。

  面饼里面的散发出豆豉的咸味,香浓无比。

  还有豆豉之下的花椒粉,又酥又麻,舌尖忍不住轻轻打了个颤,花轿的麻香就一路冲上了脑门。

  那包裹在面饼里的肉又是什么肉呢?

  十分的鲜美细嫩,嚼动的时候还饱含韧性,肥瘦均匀,满嘴流油。

  难道是羊肉?可是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羊肉,既保持了羊肉的鲜美,又祛除的羊肉的膻味和血腥气!

  凤眼男从美味中回过神来,正想问问陈尔这道菜的做法,就见盘子里的古楼子已经全部没有了。

  对面的苟家人一个个吃得嘴角冒油。

  满桌的饼屑。

  于是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