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苟家宴席上(1/2)

加入书签

  (5#)

  苟雪方急急忙忙地叫人在院子里砌好一方土灶后,又赶忙去厨房找陈尔。

  却见厨房一切如旧,陈尔正在案台上揉着一团雪白的面团。

  见苟雪方和窦一通来了,便问他土灶搭好了没有。

  苟雪方顺了口气,不解地道,“既然厨房没被烧了,你干嘛要在外面另起灶台?”

  陈尔丢了五块各有一斤重的羊肉给窦一通,让他分别剁碎了装盘。

  然后接着揉手里的面团。

  “做炊饼可不是要另起灶台,这里能做炊饼吗?”

  苟雪方满脸问号,“炊饼是啥?”

  窦一通便冲他使眼色,“就是烧饼。”

  苟雪方:“……”

  “来我家的那位可是来头不小,你居然给他吃烧饼!”

  陈尔拉伸着手里的面团,增加其韧性和弹性。

  “别看不起烧饼,你可不能以貌取‘饼’!”

  苟雪方就说不出话来了。

  陈尔接过窦一通剁好了一盘羊肉。

  将手里的面捏下一大团,拉成又薄又宽的长条形状。

  以掌心为据点,一圈圈地绕成圆形。

  每绕一圈就铺上一层羊肉,等羊肉铺完了,面饼也就剩下最后一圈没绕了。

  陈尔取过花椒粉和豆豉均匀地涂抹上去。

  然后绕上最后一圈面饼。

  轻轻拍了拍,再涂抹上一层酥油,放在盘子里备用。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点迟疑,做好的面饼又大又圆,不仅没有漏半点羊肉和调料出来,甚至每一圈面饼之间的缝隙都衔接得恰到好处。

  一旁的两人不禁看呆了。

  陈尔却已经开始接着做下一个。

  他一边做一边和苟雪方说话,“你们家准备的桐木炭呢。”

  苟雪方这才反应过来,忙道,“就在外边呢,我去取……”

  说着就要走,陈尔就叫住他。

  然后对窦一通说,“你跟着一起去,先用炭火烤干灶炉里的土气,然后把换一批新的炭,烧到内壁发烫,炭火芯子发红。”

  窦一通就急匆匆地跟着苟雪方跑了出去。

  陈尔独自一人安静地做着面饼。

  当他端着做好的面饼来到院子里的时候,哪里已经围了不少人。

  除了苟雪方和窦一通,还有几个苟家的佣人。

  见陈尔气定神闲地端着几个白色的大面饼过来,都不禁纷纷把目光移向他。

  陈尔看了眼炉子,然后拿起一块面饼,“时候到了。”

  手掌一转动,面饼就跟着转了两圈。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陈尔就“啪”地一声,把手里的面饼给甩了进去。

  一下子就粘在了炉壁上。

  把周围的人下了一跳。

  苟雪方眼睛瞪得老大,还没来得及说话。

  就又是“啪啪”几声。

  五只雪白的面饼就都被甩进炉子里,粘在了炉壁上。

  炉子里的炭火烧得正旺,炉子的内壁早已经滚烫无比,凑近了看甚至能看见上面冒着丝丝波纹状的热浪。

  那五只面饼被甩了进去,马上就被高温炙烤得鼓了起来,边缘处也慢慢开始发黄。

  苟雪方指着炉子道,“你也不搞个锅,就这样烤?这可是要进灰的!”

  陈尔淡定地道,“桐木最是结实,烧成炭虽然不是最好的,却也不差了,绝对是不会起炭灰和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