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把厨房给烧了?(1/2)

加入书签

  (5#)

  陈尔在这边处理鲈鱼,窦一通就在边上捣栗子。

  等他把栗子全部捣烂之后,陈尔已经把鲈鱼去刺,仔细地切成了片。

  雪白的鲈鱼片躺在碧色的瓷盘里,看着十分的赏心悦目。

  窦一通忍不住赞叹道,“主厨常说我的刀工好,可是今天一看您的刀工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不对,就算是我们主厨的刀工和您比起来也是不够的。”

  窦一通说得十分认真且理所当然。

  陈尔笑道,“好的刀工只能给菜品润色,却不是最重要的。只要做得好吃,刀工好不好是不打紧的。”

  窦一通十分受教地点头。

  陈尔洗去手里的血腥气,然后取出蒜、姜、盐、桔子。

  又吩咐窦一通把蒸好的粳米饭取出来。

  然后把捣烂的栗子和粳米饭搅拌在一起。

  “把桔子剥了。”

  窦一通便忙把桔子剥了,陈尔却只接过桔子皮。

  用刀切成极细极细的丝。

  混入粳米饭里一起搅拌,等搅拌均匀了,再放入蒜泥、姜丝、盐巴进行搅拌。

  陈尔道,“还差最后一样东西。”

  于是找来了一只罐子,打开后一股沁人心脾的酸香气息就飘了出来。

  窦一通忙凑过去看,“是白梅!”

  他见陈尔足足丢了五六颗白梅进搅拌好的粳米饭中,便道,“这东西老酸了。”

  陈尔被罐子里的酸味呛了一把,连忙盖上了盖子,把装着粳米饭的大碗递给窦一通。

  “就是要酸的……加入两勺醋,全部捣成糊。”

  窦一通这才想起自己手里还捏着桔子,“那这个呢……”

  陈尔在鲈鱼片上洒了一层细细的白砂糖。

  “吃了呗。”

  然后拍拍手,拈起一瓣桔子丢进嘴里,“嗯,还行。”

  又看着他道,“快吃了吧。”

  窦一通忙着捣粳米饭,便一张嘴,就丢了一大块进嘴里。

  顿时就塔拉下了脸,眉毛眼睛全都皱成了一团,连嘴都不敢张,只怕一张嘴就要喷口水出来。

  又不敢吐了,浪费粮食。

  便只有全部吃了才跑去找水喝。

  喝了一大杯水,嘴里还在发酸。

  “您骗我,这东西快把牙齿给酸掉了……”

  陈尔很认真地回答他,“我只说还行,可没说甜,怎么能叫骗你。”

  然后又见窦一通委屈的模样,被逗得暗自憋笑。

  趁着窦一通捣粳米饭的时候。

  陈尔便将蒸笼里蒸着的几只大螃蟹给端了出来。

  放在一旁放凉。

  然后调制汤汁。

  这道菜的名字叫做镂金龙凤蟹。

  食谱上给出的说法是醉蟹,是用酒糟、盐、酒、醋一起腌制而成。

  可是具体的腌制方法却没有细写。

  可能是年代久远,已经失传了。

  陈尔自己琢磨了一下,想出了一个法子。

  就是用蟹八件把螃蟹进行半开解,保留蟹壳,却要留出足够的缝隙出来。

  保证腌制的时候能够让味道完全浸入螃蟹里去。

  将腌制的汤汁调制好后,全部倒入瓮里。

  陈尔就取出了蟹八件,开始开解螃蟹。

  然后再将螃蟹放进去,封好盖子。

  窦一通就把捣成糊糊的粳米饭端了过来。

  陈尔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窦一通就趁机问道,“这是什么菜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