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尊老爱幼(1/2)

加入书签

  (5#)

  朱荣才风风火火地跑出去,就见苟雪方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他才刚刚和陈尔打了招呼,就立马看见了餐桌上的一片狼藉。

  顿时大呼小叫了起来。

  “我那个擦!居然连一片菜叶子都不给我留!”

  苟雪方嫌弃地挑开餐桌上的一根鸡骨头。

  陈尔觉得好笑,便转身从厨房里又取来了一只餐盘。

  幸好刚刚提前留了一份。

  餐盘里面躺着摆放整齐的鲫鱼片。

  苟雪方愣了愣,然后端起餐盘嗅了嗅。

  不可思议地看着陈尔,“生的?”

  陈尔取出丁香油,淋上去。

  “热菜肯定没办法送过去,万一冷了,口感可就全坏了。”

  苟雪方本来还想说什么,却马上闻到了一股香气,就像一刹那间在身边乍然开满了无数的丁香花一样馥香。

  他便收回了自己的要质疑的话。

  陈尔知道他心里所想,将丁子香淋脍放进一只红木的食盒里,然后递给他。

  苟雪方看了眼手里的食盒,只看了一眼,就马上分辨出这是红酸枝木做的。

  看样子还是中间的那块好木头,而且还是新做的。这可是上好的木材,在明清时候就是宫廷贡木,陈尔居然就用来作了一只食盒。

  看这色泽,和气味,估计也是有些年头的老木头了。

  有些年头的好木头向来都值钱,居然就直接拿来做成了食盒,如果打成家具,不知道又要值多少钱。

  他家里就有一套前清留下来的红酸枝木做的家具,从拍卖场拍回来的时候花了两千多万。

  苟雪方家境优渥,自然见惯了这些好东西,没什么好稀奇的。

  只是陈尔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大家子弟,居然也无动于衷。

  苟雪方走后,陈尔收拾好了餐桌,朱荣才捂着肚子进来。

  陈尔笑道,“叫你别吃那么快,反正又没人跟你抢。”

  朱荣却没有半点后悔。

  “好东西当然要马上吃完,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等朱荣休息了一会儿,陈尔才送他离开。

  而苟雪方回到了家里,就见自家的老爹和家里的老爷子正坐在客厅说话。

  他刚想走过去,老管家就忙不迭地跑了过来。

  “周大厨想喝点葡萄酒,可是我送过去的那几瓶他都不喜欢。”

  “他说想尝尝咱们这儿藏的好酒……”

  苟雪方的爷爷苟坤山今年快七十岁了,因为常年锻炼的原因,到显得很精神。

  他听了这话,大手一挥便道,“那去把我珍藏的那瓶86年的奥比安给他送去。”

  丝毫没有迟疑的模样。

  管家眼睛一瞪,一时间居然接不上话了。

  奥比安可是法国最著名的五大一级酒庄之一,86年的窖藏红酒价格可不便宜,少说也是十几万的价格。

  而且这红酒是吃一瓶少一瓶,十几万的价格都是几年前的报价了,现在指不定是多少钱。

  那个周大厨还敢直接开口要,管家心里是很不耻的。

  可是他没想到苟坤山居然也这么大方。

  虽然苟家不差这点东西,但是那个姓周的摆明就是敲竹杠,见苟家还有用得到他的地方,就把尾巴翘得老高,不停地提出各种要求,确实有点厚颜无耻。

  管家正欲离开,苟雪方就走了过来。

  然后一把拦住他。

  苟坤山就瞪起了眼睛,“你就算真要找他麻烦,也得等咱们的事情办完了再说。”

  苟雪方就笑了,“那能啊,我可没想找他麻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