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又偷偷变帅了(1/2)

加入书签

  (5#)

  裁判席上的几个裁判不断地发出赞叹之声。

  大都是什么,“专业”、“优雅”、“严瑾”等形容词。

  巧的是这两个岛国人都是用的岛国抹茶道。

  岛国茶道分为抹茶道和煎茶道。

  但是通常在岛国,说茶道都是指的抹茶道。因为抹茶道的历史更加悠久,对岛国人来说更加正统。

  岛国的抹茶道有些像华夏早期的饮茶方式。

  大多会将茶叶碾碎成茶粉,这是华夏早期的饮茶方式。

  后来华夏逐渐发展成烹制茶叶来饮茶,摒弃了茶粉的饮茶方式。

  和岛国正襟危坐的烹茶方式不同。

  一旁的薛衣手法更加干净利落,高雅中带着一股随性。

  陈尔看了眼,便微微有些惊讶。

  从薛衣的茶具和材料上来看,他烹制的这碗茶颇有些魏晋的风味。

  魏晋时期,华夏人也饮茶。但是多流行于寺庙的僧人和一些上流士族之间。

  普通人是不饮茶的。

  在唐朝中后期之前,茶大多时候还是作为一种药。

  而喝茶也是一种十分高雅的活动,上流社会中也只有追求高雅的人才会饮茶。

  所以那时候的茶和后来的茶差别很大。

  宋代之前的华夏人,喜欢在茶里放很多的东西,其重口程度比之前陈尔泡制的黑暗料理茶还要可怕。

  为了调味,那时候的人会在茶里放香料、盐、蜜饯、熏肉、一些益气的药材,甚至是动物的油脂。

  一碗下去,浓得让人想洗嘴。

  不过辛好薛衣只是用了那时候的烹茶手法,而没有选择那种真正的黑暗料理茶种,否则以裁判们那么大的年龄看来,他们恐怕连一口都喝不了。

  于是陈尔也开始行动了。

  他从竹篓里取出了三只切割好的竹筒,大概有一只普通的水杯一半高。

  分别放好在一旁。

  然后又取出了之前比赛时剩下的山泉水,幸好剩的还多,不然这回决赛也不知道还能去哪里取水。

  在山泉水煮沸的过程中,陈尔就取出了烹茶的重头戏。

  一堆粉白色的辛夷花瓣。

  辛夷花又名望春花,每年春天开放,这个时候的辛夷已经是花期快尽,所以开得格外娇艳美丽。

  辛夷花可以直接食用花瓣,或者用来熏茶。

  辛夷花香清雅,气味温和持久,香中带着微甜,吃起来有极淡的甜味,过后稍微回一点酸。

  可以说是十分可口。

  所以陈尔选择了它。

  他将花瓣用剩下的山泉水清洗干净,然后分别放入竹筒里。

  只等山泉水烧开,就能马上烹茶。

  台上的赵东来者眯起了眼睛,轻声道,“这辛夷花用来烹茶,可谓闻所未闻。他会不会太草率了?”

  薛鲲却平静地道,“等下看看就知道了。”

  因为是决赛是突然开始的,燕京等候的各大媒体记者接到消息后匆匆赶来。

  围在外圈等候,然后采访其他的参赛者。

  其中一名记者把话筒推到了苟雪方面前,问他看好哪位参赛者。

  苟雪方指了指身材挺拔,表情平静的陈尔。

  记者欲言又止。

  苟雪方就道,“我看好他!”

  记者问他:“可是那名参赛者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难道你不觉得另外两名岛国的选手更有希望获得冠军吗?毕竟他们的动作无可挑剔,堪称完美。”

  苟雪方瞪起眼睛,“形式做得再完美又怎么样,茶道的核心是茶,而不是烹茶的动作!”

  记者顿时有些讪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