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好骚的油(1/2)

加入书签

  (5#)

  干面粉经过翻炒,呈现出十分漂亮的金黄色。

  香气绵软,带着丝丝的甘甜和香熟的热气。

  陈尔把炒好的面粉铲出来,盛在玻璃碗里。

  “这道煨面还有另一种做法。”

  “在锅中加入少许羊油,低温小火把面粉边搅拌边炒。”

  “这样做出来的煨面又称呼为油茶。”

  “选择哪种做法就看个人口味。”

  然后着手准备其他食材。

  窦一通将煲汤的紫砂锅端过来。

  把莲藕、山药都捞出来,沥干水,再整齐地放进锅里。

  再倒入一小碗炮制好的黄芪。

  陈尔端起一碗暗红色的渣滓给大家看。

  “这是今天的秘密武器之一,酒糟。”

  “酒糟就是米、麦、高梁等酿酒后剩余的残渣。”

  “今天这个酒糟,可是买酒的时候一齐买的。”

  陈尔倒了一点点暗红的酒糟在手里,用手指捻了捻。

  “有点像沙子,但是没有沙子那么硌手。”

  再低头闻一闻。

  “酒香很浓,还有点粮食发酵后的天然香甜。不醉人,但是回味起来有点淡淡的酸苦。”

  将酒糟倒进锅里后。

  陈尔又切了两块手掌大的羊肉进锅里,都切得很小块,大约只有拇指大小。

  “现在该放的食材都放得差不多了。”

  “山药、莲藕、黄芪、羊肉、酒糟。”

  陈尔伸出一根手指,“现在要放的食材还差一样。”

  窦一通就抱来了一只酒坛子来。

  陈尔拍了拍圆鼓鼓的坛肚子,然后拔掉酒塞子。

  深吸一口酒香,点了点头。

  “这是即墨老酒。”

  “刚刚的酒糟就是即墨老酒的酒糟。”

  陈尔就抱着酒坛子,满满当当地倒了一大半的酒进去。

  将里面的食材全部淹没,直到看不见半点为之。

  “即墨老酒就是今天的秘密食材二。”

  锅里已经装快要装满了。

  所有的食材都被压在了锅底,厨房里只能闻到浓郁的黄酒香气。

  “黄酒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酒类之一,源于华夏,且唯华夏有之,与啤酒、葡萄酒并称世界三大古酒。约在三千多年前,商周时代,华夏人独创酒曲复式发酵法,开始大量酿制黄酒。”

  “即墨老酒是黄酒中的上佳品种。”

  “具有色泽瑰丽、气味馥郁、香型独特、性质温馨、质地醇厚等特点。”

  陈尔把锅盖子盖上,然后将锅端上了炉子,开小火慢炖。

  “因为食材中加了黄酒,所以只能用小火,不然酒香挥发得太快了,这锅食材也就跟着废掉了。”

  陈尔看了眼时间。

  “半个小时到了,羊肉汤里可以放百合花瓣了。”

  陈尔端着一小篮子百合花瓣走到煮着羊肉汤的炉子边。

  一把揭开锅盖,一大股浓郁的白烟就飘了出来。

  就像连下了一两个月小雨的江南小镇。

  雾气弥漫,轻烟笼罩。

  好像就连空气中的香味都带上了淡淡的湿气。

  陈尔抓起一把百合花瓣,伸手穿过面前浓浓的雾气,百合花瓣沾上一层薄薄的雾水,然后像被雨点打落一样,纷纷扬扬地落进锅里。

  将花瓣都放进锅里后,陈尔也不搅拌,直接盖上了锅盖。

  然后伸手指着桌子上的那碗煨面和一碗黄澄澄的油道,“这两样东西得等到快煮好的时候才放。”

  窦一通端起那碗黄澄澄的油,嗅了嗅,却被呛了一把。

  “师傅,这油好骚……”

  好骚的油,这是什么形容词。

  “是羊油吧?”窦一通嫌弃地把油放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