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不熟 二(1/2)

加入书签

  (5#)

  陈尔刚见到禄玉邈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是个很会说话的人。

  她的目标显然也是禄遗姜的遗物。

  可是她没有直接开口向陈尔讨要。

  而是说禄遗姜是禄氏的先祖,他们也寻找了禄遗姜的遗物很多年。

  先从人伦和情感上阐述问题。

  就算陈尔拒绝了卖那本古书,禄玉邈也没有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或者直接用金钱来打动陈尔。

  她甚至连一个意外的表情都没有。

  只是给陈尔留下了一张透明的名片。

  “这也是你和我们禄氏的缘分,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可以见面。”

  禄玉邈说完,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边走。

  舒安麓连忙迈步一步,似乎想说什么。

  禄玉邈就给旁边的一名男子低声说了一句话。

  那名男子走到舒安麓面前把话转速给他。

  舒安麓顿时放下心来。

  禄玉邈走了,陈尔也没有理由多待,直接下楼去了。

  外人都走了,舒动人才问,“禄氏愿意注入资金?”

  舒安麓点头,“禄玉邈已经同意了。”

  舒动人有点不放心,“她能代表禄氏?”

  舒安麓让他们放心,“禄玉邈是代表禄氏来的,她的意见就是禄氏的意见。”

  舒安麓整理了一下着装,“而且,禄玉邈是禄氏玉字辈的小辈,这说明,她是禄氏嫡系出身,将来说不定就是禄氏继承人的备选之一。”

  舒动人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苟雪方等人在下面等陈尔。

  金长松很好奇陈尔是什么时候和舒家的人认识的。

  “感觉舒动人好像和你很熟?”

  陈尔表情很平淡,“不熟。”

  然后将手里的那张透明名片收了起来。

  金长松他们肯定不会相信,只是看陈尔并没有多大的兴趣继续说下去,顿时也不好开腔。

  宴会终于开始了。

  舒安麓变得容光焕发,当场宣布,禄氏会注入资金进来,帮助舒家的产业渡过难关。

  陈尔端起一杯香槟来喝。

  苟雪方就对他小声说道,“你不是说你没有把那本古书卖给禄氏吗?”

  “禄氏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怎么会心甘情愿地帮助舒家。”

  虽然这笔钱对禄氏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可是禄氏也不是做慈善的。

  陈尔想起自己口袋里的名片,摇了摇头。

  他总觉得禄玉邈刚刚还有什么话没有说。

  难道有些话不好当着舒家人的面说?

  陈尔没有再细想下去。

  宴会结束后,舒动人端着一只雕刻得十分漂亮的黑色小木盒过来给陈尔。

  “这是舒家还你的人情。”

  舒动人始终觉得今天舒家利用了陈尔,心里不太痛快。

  陈尔接过盒子打开一看,只见里面躺着一整套的茶具。

  看款式有点明代茶具的特点。

  材质看着像景泰蓝,保存得很好。

  舒动人道,“这是明朝宣德年间的一套景泰蓝茶具,我爷爷一直很喜欢。这次你帮了舒家大忙,这个送你算是谢礼。”

  陈尔收下东西,“既然我们不熟,你来我往一次也就刚好抵消了。”

  陈尔说完就离开了酒店。

  舒动人愣愣地看着陈尔的背影,有点不太懂刚刚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苟雪方从后面走过来。

  “你听不懂吗?”

  舒动人转头看向他。

  苟雪方就挖着耳朵道,“他的意思是两两不欠,江湖不见。”

  说完也跟着离开了。

  苟雪方可不认为一套古董茶具就能抵消这次的事。

  于是此时对舒动人有点不太待见。

  他追上陈尔,“早知道就不该来,白白让舒安麓利用这件事占了个大便宜。”

  陈尔不是特别在意,“他占不占便宜是他的事,我只是不喜欢我没有跟着占到便宜。”

  而且,来了也好,把这件事先解决了,免得舒家的人一直惦记,也是烦得很。

  苟雪方闻言,却差点栽倒在地上。

  陈尔就摸出了兜里的那张名片。

  “我觉得,禄氏有事要求我。”

  苟雪方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

  “啥,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