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说得再确定一点(1/2)

加入书签

  (5#)

  金长松也算常客了。

  在等菜的时候,他就大大方方地把餐厅四处打量了几遍。

  发觉餐厅里的陈设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他记得上次来的时候,餐厅里挂着的帐子不是现在这个颜色,就连材质也不同。

  还有那些摆放在四处的花瓶也和上次的不一样,里面的鲜花自然也换掉了。

  这倒是新鲜。

  金长松眼睛一转,就看向了自己身后。

  却发现那里原本有的一个小书架没有了。

  而是换成了一只黑漆小棋桌。

  棋桌上放着一副黑白围棋。

  金长松就问沈一念,“怎么把书架换掉了?”

  沈一念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陈师傅说,免得再有人看上他的书,所以就给搬回去了。”

  看上他的书?

  金长松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沈一念见他皱眉,就问,“金先生要是觉得无聊,我可以和你一起下棋。”

  金长松连忙摆手,“围棋我可不会……”

  沈一念却还是把棋桌搬了过来。

  笑着从棋盒里捡出了一枚白棋。

  “我也不会下围棋,五子棋倒是会下。”

  于是两人就开始下棋。

  过了一会儿,沈一念听到了厨房的声音,才连忙撤走了棋桌。

  去端来了菜。

  金长松伸长了脖子朝沈一念身后望。

  “陈师傅呢?”

  沈一念想起刚刚陈尔对自己说的话,忍不住笑出了声。

  “陈师傅说,距离产生美,他怕双眼起茧子。”

  金长松小声嘀咕道,“我觉得我现在这样就挺美的……”

  沈一念把菜放在他面前。

  然后小心地撤去罩子。

  一盘热气腾腾的羊肉就赫然出现在金长松眼前。

  这盘羊肉很奇特。

  金长松能一下子判断出这是羊肉,是因为他闻到了浓浓的膻香味。

  一般厨师做羊肉都会想办法祛除羊肉的膻味,因为大部分人都不喜欢膻味。

  金长松也不喜欢。

  可是今天这道羊肉的膻味却很好闻。

  说是膻味,金长松更认为这是一种独特的香气,只是香气中带了些许膻味罢了。

  金长松猜想,陈尔应该没有祛除羊肉的膻味,而是采取了气味更为霸道的食材来压制。

  他拿起筷子,夹起一片羊肉。

  也不多加迟疑,立马就放进了嘴里。

  一股浓烈的麻香就在他的嘴里爆炸开了。

  他马上就断定出这是胡椒的味道。

  胡椒的气味十分浓烈,香气霸道而迷人。

  伴随着淡淡的辣椒香气而来,在舌尖上只短暂停留一下,就让人感觉又麻又辣。

  就像烈日炎炎的沙漠之城里,有一位身姿曼妙的异族女郎在你面前舞动。

  汗水和烈酒的气味从女郎裸露的腰间和手腕上滑过,带着膏腴的异域香料气息直冲冲地扑在你的脸上。

  让人迷醉又无从抵抗。

  羊肉味道鲜美,十分的嫩。

  就像在吃只有几分熟的羊排一样。

  但是这道羊肉却比羊排多了几分肥美。

  吃在嘴里,嫩滑多汁,比刚烤熟的羊排还要香。

  羊肉的表面有淡淡的香咸,金长松吃不出是什么调味品。

  但是他可以断定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