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如此的英明神武(1/2)

加入书签

  (5#)

  五天后,陈尔提着一竹篮的鲜花朝餐厅走来。

  沈一念正在擦拭桌椅。

  把鲜花插瓶后,陈尔才走进了厨房。

  窦一通正在嘴里念念有词,复习着这段时间记忆的书籍内容。

  陈尔走过去,他连忙回过神来,“师傅,食材已经准备好了!”

  陈尔点头,却没有马上就开始做的意思,而是在一旁坐下。

  “今天还早,我就先抽问你几个问题,看看你这段时间的学习成果。”

  窦一通严阵以待。

  陈尔随意地问,“酒有几别?”

  窦一通愣了愣,连忙回道,“酒也,有清、独、厚、落、甜、苦、红、线、白之别。共九别。”

  陈尔倒了杯水来喝,“再具体一点。”

  窦一通憋红了脸,又想了想,“酒,清者曰栗,清而甜者曰她,浊者曰酪,亦曰酝,浊而微清者曰醮,厚者曰醇,亦曰爵,重酿者曰醉,三重酿曰酊,落者曰醣,甜而宿熟者曰醴,美者曰酗,苦者曰醋,红者曰醒,绿者曰酩,白者曰醮。”

  陈尔点头,“记是记下来了,但是还不够熟练。”

  窦一通重重点头,他还需要加强记忆一下。

  陈尔就把烧水的茶壶递给他,“烧一壶水。”

  窦一通连忙去燃炭火烧水。

  水刚烧开不久,沈一念就拉响了门口的铃铛。

  陈尔揭开茶壶的壶盖,取出一包晒干的忘忧草,直接了一些丢进茶壶里。

  轻轻摇晃了一会儿茶壶,才放进托盘里,又把菜单也放进去。

  沈一念接过以后,连忙端着去了餐厅。

  餐厅里此时正站着一名身穿火红色连衣包裙的妙龄女子。

  一头长及腰处的大波浪黑发披在肩上,她又侧头看向别处,一时间竟叫人看不清她的长相。

  只是她的身材生得玲珑有致,紧绷的包裙之下包裹着两条圆润笔直的大长腿,皮肤白皙如雪,在红色衣裳的衬托下更是白得晃眼睛。

  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她。

  沈一念把茶壶和茶杯都放在食案上。

  对方才扭过头来,露出一张眉眼分明,娇艳动人的脸来。

  她就是今天的客人,舒动人。

  “你们这个餐厅装修得到很有品味。”

  沈一念很有礼貌地笑了笑,然后为她斟了一杯水。

  舒动人过来坐下。

  原本就十分紧身的包裙此刻更是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将她胸前的曲线勒得淋漓尽致。

  就算沈一念是个女人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在心里赞叹了一句。

  舒动人伸手端起白如玉石的瓷杯,雪白的手指几乎快和瓷杯融为一体。

  沈一念只能看见她指甲盖上涂抹的殷红色。

  “这水好香。”

  舒动人端着茶杯在鼻子前晃了晃。

  “水里有花香……”

  “应该是忘忧草。”

  舒动人立马就判断出花香的来源,“现在正好是忘忧草开花的季节。”

  “水中的忘忧草花香很浓,应该是刚晒干制作好的。”

  沈一念不由地对舒动人心生佩服,还没喝下去,就能判断出泡茶水的花是什么。

  舒动人吹去茶杯上的热气,然后将一杯水一饮而尽。

  带着热气和忘忧草气味的水在口腔里停留的时间并不长,一下子就滑进了肚子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