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只知低头喝水的牛(1/2)

加入书签

  (5#)

  雪山早晨的阳光很淡,映在积雪上泛起浅浅的一层金光。

  出云观里的铜钟发出悠扬的响声,代表着道观里的道士下了早课。

  陈尔面前的小风炉,火烧得正旺。茶釜里的水正“噗噗”响着。

  他将茶叶取出来放在茶盏里,然后拎起茶釜,手掌微斜,清亮的开水就缓缓地注入茶盏里。

  水流像倾泻而下的小股溪流,君山银针的芽尖冲向水面,悬空竖立,三起三落,然后徐徐下沉杯底,形如群笋出土,又像银刀直立。

  周围安静到了极致,除了偶尔传来的风声,就只有冲泡茶叶的声音。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陈尔目光专注,整个人被氤氲在一片浅浅的金色阳光里,说不出的清逸潇洒。

  他将茶釜搁在一旁,宽大的袖子掠过灰白色的石桌,青松色的衣裳显得十分显眼。

  “泡茶,其实也是一种享受的过程。”

  女粉丝们纷纷表示,看陈尔泡茶,确实蛮享受的。

  “陈大大刚刚好帅,可以再来一遍吗?”

  “果然是认真的男人最帅!”

  陈尔将目光移向自己面前的茶盏。

  “君山银针是一种较为特殊的黄茶,极有观赏价值。”

  “冲泡后的茶叶如根根银针在杯中三起三落,浑然一体,打开杯盖,更有一缕白雾从杯中冉冉升起,宛如白鹤冲天,真可谓茶中奇观。”

  说着就打开了刚刚盖上的茶盖。

  一缕袅袅的白色烟雾就从茶盏里升起,直冲出接近十厘米的高度。

  宛如仙气缭绕。

  大吃一斤:“这盏茶要成仙了,大家快闪开!”

  猪肉炖粉条:“呔!哪位道友在此渡劫!”

  骑着蜗牛奔小康:“主播泡茶的动作很娴熟,而且很美观。应该是个茶道高手吧。我妹妹之前在岛国专门上过茶道课和插花课,我觉得她那位老师比起主播来差远了。”

  晴天:“那是,我们陈老师最棒!”

  陈尔端起茶盏,轻轻扣响茶盖,驱散热气。

  “岛国的茶道也是从华夏学来的,说到底,他们也是得其皮毛,不得精髓。”

  陈尔话音刚落,有人就不淡定了。

  一个ID名叫“樱花盛开的地方”说道,“主播你太狭隘了,岛国茶道继承得非常完美,哪里像华夏,根本没有继承。”

  陈尔看了眼镜头,“我不就是继承者吗?虽然不够完美,但是我确实在继承,你不能因为我长得帅就忽略我。”

  骑着蜗牛奔小康:“……”

  大吃一斤:“长得帅?EXM?”

  猪肉炖粉条:“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樱花盛开的地方:“我觉得岛国茶道非常的赏心悦目,主播你敢说你泡茶的过程是严格按照要求来的?”

  陈尔道:“为什么一定要严格按照要求来,古人说,‘茶可以清心矣’。只要能清心的都是好茶,非得一板一眼地框死自己?”

  说完就轻轻抿了一口手里的茶。

  热气腾腾的茶水顺着喉咙一路下滑,带着清新的香气一直延伸到胃里。

  陈尔缓缓吐了口气出来,舒服地叹道,“好茶。”

  “竹叶的清香和君山银针的甘醇之气完美地契合在了一起,在茶水刚刚进入嘴里的时候就瞬间盈满口腔。然后直冲脑门。”

  “我现在除了舒心这两个字,什么都说不出来。”

  猪肉炖粉条:“主播又在装逼了,大家快闪开。”

  骑着蜗牛奔小康:“主播看起来就像刚做完大宝剑。”

  陈尔正欲说话,就见一个穿着道袍的老头大步朝亭子里走来。

  于是他便闭嘴了,专心地喝着手里的茶。

  老头十分精神,须发皆白,头上梳着髻,身上的道袍也很干净。看着有几分得道高人的模样。

  他一进入镜头的范围,屏幕就爆炸了。

  大吃一斤:“我那个大槽!清虚道长!居然真的出现了!”

  “厉害了我的主播!清虚道长可是有好几年没有露面了!”

  “我去!我老爹可喜欢清虚道长的书法了!主播可以帮我要一个签名吗!”

  猪肉炖粉条:“这就是清虚道长本人?比度娘给的照片好看多了!”

  晴天:“我们陈大大就是厉害,清虚道长真的出现了!‘大吃一斤’你输了!”

  大吃一斤:“给主播跪了!清虚可是出了名的挑剔,主播居然真的用一盏茶就把他给引出来了!”

  “大吃一斤赠送主播陈尔100只北极熊!”

  “大吃一斤赠送主播陈尔100只北极熊!”

  “……”

  陈尔不动声色地看着满屏幕的礼物和直线上升的在线人数,表现得还算淡定。

  清虚道长就有些不淡定了。

  他刚给道观里的小道士们上完早课,一出院子,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茶香。

  以他多年饮茶的经验,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