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奇葩的军粮(1/2)

加入书签

  (18#)

  陈疯子刚才还有说有笑,听到这里忽地脸色一沉“铁子,王长官问你呢,鬼子现在什么地方?有啥大家伙没?”

  这个瘦瘦的铁子瞪了一眼王飞虎,挣脱开来,对着陈疯子道:“连,连长,好象有上千人,哦,不对,好几千人,全是大家伙,还有王八壳子!不好惹,不如……”

  听了这样的探哨回答,王飞虎哭笑不得,这个废柴,探了这么一回,连敌军数量都不知道,这陈疯子怎么活到这么久的?

  陈疯子黄脸一板,三角眼一转,对着王飞虎道“王兄弟,大恩不言谢,鬼子势大,扯乎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虎林那边有咱自家兄弟,要不咱先去那边发发财?”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这种台词王飞虎这两天听的太多了,难道现在土匪流行这个?看了看身边略有疲惫神情的生化动员兵,王飞虎觉得现在还不到跟六十一联队(虽然还不确定是不是六十一联队)火并的时候。而且自己还没“满编”,等凑够500个名额,再攒他一定的武器再说。现在自己拿得出手的,只有m1938冲锋枪,面对百十来个鬼子还行,真要是碰到装备“坦克”的日军正规部队,这点儿人和武器真不够看的。六里路,算上这个铁子跑回来的时间,再加上日军一贯的行军速度,也就是20分钟,要赶紧准备下一场战斗,时间的确太紧急了,而且己方都是疲兵和刚上战场的自己,身后还有不知道战斗力几何的队友,万一被误伤就更窝囊了,想着自己需要急于了解的二级指挥官能力,还有刚刚莫名其妙“占有”的铧子村这么个地方,而且王飞虎不愿做没有准备的战斗,便用了万大胡子的话:“好兄弟,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再见面有麻烦兄弟的,只管说”

  “兄弟,敞亮!陈疯子绝对够朋友,洋落一人一半,兄弟我说话算数”陈疯子把手一摊,示意王飞虎叫人搬东西,“我的哥哥哎,都火烧屁股了,还墨迹啥啊,都给你了。”王飞虎指示狗剩将队伍带回“大本营”,随后与陈疯子道别,最后陈疯子虚情假意了半天,半推半就的发了笔小财,带上这些洋落,去虎林、密山一带“发财”去了。

  与陈疯子“风卷残云”般的打扫战场相似,七十多个鬼子在小黑的照射下,瞬间的转化为粒子,再经过月球基地能量加持,消耗了一定的王飞虎库存“精肉”之后,大本营门口又多了八十三名站岗的哨兵。

  一路无话,在快速撤退的途中,王飞虎像是前世忙碌的上班族一样,一边看路,一边掏出小黑,按耐不住的翻看起来,一边看,一边躲避地上的坑坑洼洼,这年头还没有什么平一点儿的路。打开“意大利面”的军粮科技树,王飞虎看到了两个解锁了的图标其一是一个快餐盒样式的图标,上面用意大利语写着:制式单兵口粮,供生化人或复制人一日食用量。

  每份含:面包/大米:630克,黄油/植物油:40克、蔬菜:350克、肉类:240克、鱼:30克、葡萄酒:250克、啤酒:250克、水果:300克、点心:65克。

  什么!?这么丰盛的单兵口粮?!当年无厘头冠军意大利士兵吃这么好却把仗给打成那个熊样?心中对中**队普遍的小米、干粮,外加凉水的单兵口粮泛起浓浓的不平感。意大利这帮孙子,一顿饭吃的够赶上华夏老板姓过年吃的好了,不行,坚决不能让复制人,尤其是鬼子的复制兵去吃这些口粮,他们只配吃狗粮。

  王飞虎担心这么好的单兵口粮,超时空转换的物质需求会不会太高?

  民以食为天,二战期间困扰全世界的都是这个粮食问题,连从来不吃动物内脏的美国佬,为节约粮食、支援前线,都鼓励民众多吃动物内脏。但是,由于受传统文化与习俗的影响,美国人没有吃动物内脏的习惯,硬是导致了美国国内的粮食紧张。如果所有的生化人和复制人不吃饭就好了。他焦虑的翻开下一页,查看意大利单兵口粮的价格,精肉自己快供应不起了,才两百人的队伍,库存就下去了一大半,将来怎么和鬼子打?看来这个系统的思考还是比较缜密的,竟然能够想到粮食问题,王飞虎自己都没有想到。“单兵口粮,超时空转换消耗:银1克,或铜5克,或低碳钢10克,或水50克”。王飞虎眼睛差点儿看直了这能理解成水50克=银子1克吗?这是什么逻辑?背后的计算公式是什么?王飞虎望着几乎是不要钱白送的军粮,一下子就凌乱了。而且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就算是拿着这个军粮做外卖,肯定也是笔不小的收获,立即询问小黑:

  “那个,我说,每天最大可生产数量是多少?”

  小黑的回答让王飞虎白白的激动了一下“报告指挥官,根据您的复制人名额上限,每日最大可兑换名额的三倍数量的单兵口粮。”

  王飞虎的心情这个沉重啊,怎么发财就这么难?这什么破系统?

  他还不死心,接着问:“小黑,这个口粮,可不可以多做点儿,或者说,有的士兵饭量大,吃不饱,咱们多给几份?”

  “报告指挥官,系统限定,生化人和复制人最少每日需一餐来维持生命体征,所有复制人和生化人消耗能量相同,不存在饭量大小”

  随着冷冰冰的言语

  出现在全息屏幕上,王飞虎低下了头,但隐隐感觉哪里不对,似乎,有空子钻?!

  “那小黑,我不给他们吃制式军粮可以么?”

  “报告指挥官,生化人和复制人最少每日需一餐来维持生命体征”

  看到这里,王飞虎终于不易察觉的笑了,笑话,将钻空子你们查克拉星人还不是对手。

  不就是需要每天吃一段饭吗?这个容易,老子每天给生化人和复制人吃一顿普通的饭,然后这些粮食都省下来,或者暂齐了一块卖出去,不信这年头老子不发?!

  这件事王飞虎越想越有“钱”途,狞笑着点了一份“制式军粮”,然后选择了等量的50克水进行转换。其实王飞虎不知道,在查克拉星上,水是重要的战略资源,到了战争时期,往往要比黄金昂贵,在知道了地球富水后,调整了系统的对比值,就算这样,天生认为水是奢侈品的查克拉星人,在很多设定上都体现了水这一重要转化材料,此乃后话。

  看着手里这么个大饭盒,王飞虎感觉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华夏人对土地,还有土地上的收成总是怀有敬畏之心,这么容易得到的食物,也加重了王飞虎的危机感,万一哪天小黑失灵了,或者说什么月球基地被别人占了,那个结果自己是无法承受的,所以必须尽早的摆脱对查克拉星智慧科技的依赖。

  这个饭盒500mm见方,高为5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