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一次激战(四)(1/2)

加入书签

  (18#)

  人生中第一次上战场,王飞虎紧张的连手枪都握不住了,通过小黑紧急转换了一身全息防具后,把帽子一扯,狠狠地摔在地上(不拿掉帽子全系头盔面罩戴不上),然后走在了队伍的最前列。因为升级到了一级指挥官,并打开了科技树,王飞虎现在身上被超时空转换上了一身意大利军队中尉军官军服。白颜色的布什蒂娜帽子既扎眼又难看,王飞虎总是不愿意戴,现在摘了更好,身着的m1937式上衣领子是黑色的并配有炮兵兵种黄色的滚边,领子上还有红白剑条领章,裤子两侧有弹药口袋和匕首挂带,并且随衣“赠送”了一柄折叠式刺刀。上下分体式的效果非常棒,英挺修身,衬托出一股阳刚之气,美中不足就是,这是军装,意大利人在搞笑吗?弄这么多漂亮的修饰的碎边儿干啥?嫌指挥战斗的军官命太长吗?

  王飞虎后来想了想,毕竟这是货真价实的军装,比起军训迷彩服来还是有更多的功能性和便利性的,索性就穿着了。的确舒适很多,看来意大利人对于穿着的讲究,实在是渗透到了骨子里。这也就导致了王飞虎往那里一站,傻子都知道那是领头的。

  和王飞虎潇洒的抛掉帽子不同,其余的两百余生化战士全部戴上了头盔。之前只兑换了一百顶,后来王飞虎看到实在是物美价廉,又一口气来了三百顶,人手一顶之余,打算当人情跟万大胡子他们套套交情。

  查克拉星人的这个“心灵感应”技术到底什么原理,王飞虎无法得知,但是通过小黑给全员发号指令时,就好像如臂使指,指哪打哪,王飞虎非常痛恨自己没有好好学习军事技术,尤其是指挥方面的知识,现在到了战场,可真是两眼一抹黑。唯一能想起来有限的“指挥”经验,就是玩儿单机游戏冰封王座了。自己队伍是按照当年无敌军的三三制组建的,这都是最浅显的知识,以班为单位分成了三个梯队,一个班又分成了三个战斗小组,每个战斗小组三人,以便相互接应。然后,三人战斗小组呈箭镞式进攻队形,并用心灵感应告知具体的每名士兵任务,其实王飞虎也不懂什么火力分布、进攻波次都是啥意思,但是中心思想就是:进攻-掩护-支援。王飞虎把一个班分三个小组,班长,副班长,还有一个小组长,各带一小组人行动。授予班长有限的安排行动权利,随后严格按照王飞虎限定的200米攻击范围散开,在敌人200米前的这段视线内,王飞虎指示部队不断穿插、掩护,使对方根本无法看清己方来了多少人。这是书本上的知识,王飞虎第一次运用,总是感觉自己这两把刷子,第一次就对上日军王牌部队,还是有些杆儿颤。

  随着这些生人的加入,两伙队伍的素质立马高下立判,右侧的东北军战士们,好像看到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儿,恨不得立马就跳出战壕和“援军”套套近乎,反观日军这边,是一个加强了掷弹筒手的步兵小队,在经历了最初的慌乱后,立即按照几个分队长的命令,重新排好阵形,实乃劲旅。因为和王飞虎的飞虎队间隔只有二十几米,无法使用枪械,所以依然保持手拿刺刀的防御阵型。小队长三山元艾看到对方衣着古怪,但是和刚才的东北军有所不同,人人都有武器,并且纪律良好,貌似是华夏的“正规军”王牌队伍。他精研华夏文化多年,会说汉语,立即扯开嗓子用生硬的汉语道:“对面的支那部队听着,哈尔滨早就是贵满洲国的领土了,放下无谓的反抗,早日加入大东亚共荣……”

  这句话王飞虎还没太听明白的时候,右手边的东北军士兵就骂开了“我x你小日本的祖宗,当叛徒那是人干的事儿吗?还特么让我们当汉奸,又来这一套,弟兄们,上刺刀,跟鬼子拼了!”喊话的是一个三十二三岁的小个黄脸汉子,满脸的麻子很容易辨识,如果脱掉军装,这位爷肯定是个地道的土匪,都不用化妆的,但是如果东北军冲过来,自己好不容易拍好的阵形不就从后方乱了套?再不懂打仗,这点儿道理还是明白的。他用“心灵感应”命令狗剩,狗剩直接冲到了队伍右翼,对着东北军脚下就是一梭子子弹,王飞虎大吼“老五团的兄弟们,你们等着看戏吧,这点儿鬼子还不够飞虎队塞牙缝的,一会有洋落”,王飞虎紧急时刻想起了抗战神剧中的桥段,虽然是正规军,但是大部分**士兵身上还是有股难改的匪气,紧急关头虽然能跟鬼子拼命,但是更多的,还是见钱眼开的。

  果不其然,这句“有洋落(lao,四声)”的黑话一出口,黄脸汉子顿时挥起了右手,道“兄弟们,打住,暂且看看这帮‘飞虎队’弟兄有什么本事,让咱开开眼。招子都放亮喽,可别漏了宝贝”,他这句话一出口,众兄弟们都是喜笑颜开,隐含的意味再明显不过了,拼命的事儿别人去干,见着宝贝可别让王飞虎他们独吞,王飞虎听的是又好气,又好笑就这些破铜烂铁,咱还看不上眼。

  收起戏谑的心情,王飞虎冲向左翼,对着日军方向直接吼道:“全体向左转,左队变前队,”,左侧是王飞虎特意安排的冲锋枪队,他的打算很简单行动时三名士兵组成一个战斗小组,两名士兵在前,组长在后,呈三角阵型,三个战斗组组成一个战斗班,三个战斗班组成一个战斗群,行动时呈“散兵线“队形展开。

  和当年无敌军的战斗班展开时略有不同,王飞虎的“飞虎队”士兵不是根据组长或班长指令随时变换战斗队形,而是直接通过王飞虎控制的“心理感应”,当战斗群展开后,没有使用用:“口语“、“手语“、“军号“、或“无线电“来传达战术指令,而是王飞虎的一个个念头,心念闪过,必定有人到位,其实那些“手语”、“口语”,王飞虎是一个也不知道。一个战斗群的正面宽度最高能展开到八百米左右,受限于视力所及和把握的原则,王飞虎将其缩至200米范围。此时变作前队的左翼,已经开始攻击敌人阵地。按照王飞虎的意思,第一线是正三角,一人攻击,两人掩护;后面的小组一般是倒三角。人和人之间的距离王飞虎没有概念,他的想法很实在,对方日军阵中有六个掷弹筒,他只把握这么一个原则:坚决不能让一发炮弹就干掉一个小组,不然太亏了,都是钱啊!所以飞虎队队员间很分散,但按照三三制原则,又紧密有序,前队已经临敌了!

  小队长三山元艾见敌人似乎是突然间,“漫山遍野”的扑了过来,在对面攻击发起的时候,三山感受到阵地全线都在承受着对方“哒、哒、哒,”…“哒、哒、哒,”…这种怪异的机枪响声的压制;三山元艾发觉不妙,现在己方全都手拿退了子弹的步枪,这种距离敌人以这种火力打击下,肯定是和拿着烧过棍差不多,立即通知几个副手,让士兵取下刺刀,重新装填子弹,并迅速散开适合白刃战的密集队形,敌人的数量暂时无法估量

  副手小泽一郎刚刚下去通知,就骇异的发现,对方中**队的攻击阵型太奇怪了,而且火力压制格外凶猛,在己方阵地上的士兵看到的,飞虎队攻击队形无论哪个方向上看过去,都是乌央乌央的人(就算不是冲着他去的);而直接承受中**队攻击的那个点上,那里的敌人会感到,无论打倒多少人,都会有后续部队立刻补上,他们将承受持续不断的打击,直至崩溃这……这难道碰到了中央军精锐了?这种压力,仿佛让人透不过气来,在刚刚接阵时,已经有部分士兵因为上子弹稍迟,便被打成了筛子,这种攻击带给己方士兵的精神压力实在太恐怖了。

  没错,王飞虎用的就是似是而非的”人海“战术。其实他非常清楚的知道,以自己的水平一下面对日军精锐的下场,所以就用自己曾经玩儿过的“冰封王座“里的战术,有个地图叫“失落的神庙”,那个中间有生命泉,如果一个一个的派兵过去,恐怕一个都回不来。但是如果满人口的大部队过去,几个兵围着一个大怪打,操作到位恐怕一个兵都不会死,甚至都不带残的就是这样的道理。其实刚刚接敌时,还没他们的人多。只是仗着火力丰沛,日军又傻乎乎的拿着刺刀,这不找打吗?

  结果就是,从日本人的视角看,这确实是人海战术无疑虽然在整体上可能不如敌人,但是在局部上,我们要以人海去制造火海、钢海来淹没敌人这样不但不会有更大的伤亡,反而伤亡更小。

  而日军跟我们不一样的是,他们多是严格按照《步兵操典》,采用的是散兵线说白了只是排枪进攻时代的战术的进化,本质上就是一个稀疏的多的排枪队形。

  按照他们自己的“成熟经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