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哈尔滨保卫战(下)(1/2)

加入书签

  (18#)

  这四十多人趁着夜色,将阿尔法罗密欧重卡隐藏在一公里外,潜行至日军驻地方向。一路上可见对方临时营地星星点点的灯光,还有袅袅炊烟。

  万大胡子道:“鬼子在华夏是不是顺风仗打太多了?这样明火执仗的在隐蔽状况不是很好的地方安营?”

  “胡子,我刚才看了看,按照营地分布,对方大约能有三个联队,这可是五六千人的队伍。”

  “再看鬼子放出来的巡逻队,也是分成了三波,明显是三个以上联队啊,但是鬼子好像带来了十几辆坦克车?老李你看到没有?”

  “战车?”李延禄从来没见过战车,就算是刚刚“秘密组建”的飞虎军坦克营他也是第一次听说,“战车长啥样?是咱们那个卡车吗?要说咱飞虎军啥都好,就是这卡车太丑了,这么大个脑袋,看上去像一条条胖头鱼似得”

  “我去你么的,就知道吃?!那是胖头鱼吗?要是鱼,那也是鲶鱼,比胖头鱼强多了。老李,手雷带够没?还有掷弹筒?上次咱们不是总结了吗?鬼子有三准射击、刺击,还有掷弹筒,一定要让你新招的几个新兵蛋子小心点儿,打仗不是过家家,小鬼子也不是泥捏的,操性大着呢”

  “胡子,早都布置好了,一会回撤的时候,逐次接应的那些人隐蔽好了吗?”

  “嗯,不仅隐蔽好了,咱们自己的战车和火炮就在其后,不知道参谋部这次想怎么个玩儿法”

  “怎么玩儿?给我往死里整!”

  这两个一营的最高指挥官,带着九、十、十一、十二四个一营当中战力排行最后的四个连,谈笑风生版的到了掷弹筒和迫击炮都可以有效打击的距离内,调整好射击诸元后,四具迫击炮,三十二具掷弹筒带着尖锐的呼啸轰进了日军行营。

  飞虎军内要求,步兵的训练负重为40千克,战时负重30千克,除了必备弹药外,人手一挺m1938冲锋枪,一杆卡尔卡诺步枪,一支m1938手枪,全意大利制式武器。随后一营和二营官兵没有像三营那样,每人扛个朴刀,而是把宝贵的体能留着,每个人扛了一具“飞虎军军械所”制造的掷弹筒!而万大胡子又动了个小心眼儿,别人都是专门安排一个连使用迫击炮,他则化整为零,直接将迫击炮安排到排,所以每个连出战时,都会有三到四具迫击炮。

  这种火力配置,在目前世界范围内都是绝无仅有的。就算是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后加入的美军,也仅仅是在近程汤普森冲锋枪的火力稍猛一点儿而已。m1938是此时,乃至到60年代世界上公认的最优秀的冲锋枪之一,飞虎军手中的这款稍显“穿越”的武器,只是一个缩影。“军械所”目前源源不断更新、研发的武器,才是真正笑傲于世的存在!

  自打参照日军武器研发了掷弹筒、迫击炮以及甜瓜两用手雷后,军械所就一发而不可收拾,利用“神秘工厂”当中先进和精密的机床,开发出大量的加工工装,再利用工装,批量生产这些日军武器。再往后,王飞虎时不时的给了冯所长一些“灵感”,所以单兵武器这一块,在此时已经没有任何国家,任何势力能够超越飞虎军了。

  “轰轰”,当掷弹筒精准出色的定点攻击,配合迫击炮有效的片杀攻击同时作用时,对夜间安营扎寨的第十六联队影响是巨大的。

  “敌袭!!”日军负责警戒巡逻的一个小队立即做出了反应,不待命令传下,按照步兵操典所述,立即卧倒,随即向敌人进攻方向还击。

  日军一个小队大约70多人,第一轮还击有三十多人打到了万大胡子阵地这边。更有一发子弹是擦着最靠前的万大胡子“民工”头盔过去的。

  “我草,小鬼子反应还挺快的,兄弟们沉住气,咱们再来一轮!”万大胡子骂了一句,随后继续按照既定战术走

  最外面驻扎的就是第十六联队,联队长福田小夫大佐经历过日俄战争,临敌经验非常丰富。在华夏战场上,从没有遇到过类似掷弹筒或迫击炮如此密集的情况,这说明两种可能,其一是对方是一个人数比较少的小分队,缺乏重武器,其二可能就是对方目的在于袭扰,为了防止我军有效休息。“八嘎,华夏人太狡猾了,不能让他们得逞”。

  他直接告诉联队副官草野洋城,立即通知全员,不要轻举妄动,同时派出一个中队以探虚实,并告知多门师团长。

  不得不说福田小夫军事素养过硬,他派出的第四中队齐装满员,还有四辆跨斗子摩托车,按照进攻队形迅速的从营地一角开了出来。如果王飞虎在这里,肯定不会放过轰炸营地这么好的机会的,只是现在飞虎军内既没有懂得空地配合的将领,也没有主动出击的计划,更没有手拿粒子盒实时远程监控的幕后黑手。

  所以在这个中队当中,最先出现的是快速移动的跨斗子,随后几十个人呈放射线型排布,完全按照日军训练的规范进行出击。这个时候万大胡子他们可不是木偶,肉眼可见鬼子已经摸出来了一个中队。

  虽然在老五团的时候,鬼子一个中队,往往需要东北军一个团,甚至几个团才能与之正面对抗。他稍微顿了下身形,对着李延禄和身边几个连长道,各位,清点下还有多少手雷?咱们

  不用掷弹筒了,影响动作,都扔掉,然后用手扔!

  这种高仿的甜瓜手雷,飞虎军称之为“民兵ⅰ”型两用手雷。具有手掷、筒掷两种发射方式。掷弹筒为按照日军的样式,简化为两个零件的冲压件,使用时将其打开,按照标定卡榫进行固定。再在前面的筒子里放上甜瓜手雷,击发发射。这种武器结合了掷弹筒的精准和迫击炮的操作方便两大特点,是飞虎军的特色武器。与日军的迫击炮和掷弹筒都有着明显区别。

  第四中队摸过来时,刚好第二轮“民兵”飞奔而至。第四中队及时的采取了躲避措施,并架好掷弹筒反击。你来我往之际,万大胡子渐渐的将队伍向后撤了撤,撤到了七连和八连的预先埋伏地点。而这个时候发觉掷弹筒没有建功的日军,也逐渐的向前摸去。

  万大胡子的策略很简单,民兵手雷比日军甜瓜手雷重量更轻,但威力相当,每个士兵可以携带10枚。再加上飞虎军的战时特殊要求,每名士兵要携带至少二十枚民兵手雷。万大胡子就是利用自己载弹量大的优势,边打边退,比如现在,和七连、八连汇合后,第四轮民兵手雷已经扔了出去。

  对于追过来的日军来讲,每向前前进一点,就会感觉到压力倍增,因为对方的手榴弹似乎投也投不完,而且追得越远,扔过来的越多。中队长军曹小林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华夏军队,他恼羞成怒的想找到对方进行“拼刺训练”,随着追击的深入,渐渐的失去了耐性。

  但是小林中队的士兵射击水平还是非常高的,就是这种一触就扔雷,扔完就跑路的打法,仍然有三四名战士在后退过程中,由于隐蔽不及时,让日军瞄准了头盔之外暴露的头部,以及咽喉等脆弱部分而牺牲。

  “稍后再抢下兄弟们的尸体,先后撤!”见到兄弟们一露头就被对方精准的射倒,万大胡子咬紧了牙,恨不得上去和鬼子拼刺刀,但是理智最终战胜了他,待领着队伍继续后撤,到了之前预定的开阔地之后,万大胡子没有再命战士扔出民兵手雷,而是将m1938冲锋枪拎了出来,待到日军刚刚到达最佳射程后,几百只冲锋枪的怒吼立即将对方淹没在了钢铁的海洋当中。

  小林中队长连求救信号都没有打出就被击毙,其他的几十号日军也迅速的倒在了这种金属交织成的雨点当中。

  4比72,这是第一轮试探作战的战损比。万大胡子有些郁闷,要是刚才那几个兄弟能再小心点儿,可能就不会有伤亡了,立即下了命令全体注意了,当遭遇日军后,务必做好隐蔽!千万不要好奇鬼子张啥样而露出脑袋!要想知道小鬼子到底是什么德行,把他打死再看,不是更清楚?

  随后万大胡子领着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六个连共计七百余人,沿着刚才撤退的方向,又返回战场。

  派出小林中队后,福田小夫联队长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有些忐忑。在多门长官打算将营地驻扎在这么没有屏障的地方时,福田曾经出面劝阻,未果。那是福田非常担心的一件事就是会不会有华夏军队趁着防御不周而来袭营?那本军事“巨著”《三国演义》当中,因为安营扎寨而马失前蹄的名将太多了,福田不由得生出几丝不详的预感。

  派出小林中队后,他命其他剩下的几个中队和一个大队,迅速的围着师团临时指挥部进行集结。

  因为迟迟得不到多门长官的指示,福田有些心慌。

  多门二郎此刻正在指挥部内,望着墙上的临时地图陷入深思此地为开阔的平原地带,之前所谓“东北抗联”基本上不会在此活动,而能搞出这么大动静的又非得是华夏正规军不可,现在有谁还会在哈尔滨呢?马占山?

  不久前的“江桥抗战”自己记忆犹新,就是这个马占山,不同于华夏其他军队的软弱,竟然直接叫板第二师团,最后虽然被击败逃亡苏俄,但也绝不会善罢甘休。“是马占山吗?”多门二郎心里游移不定,马占山部并没有这么多掷弹筒配置,也没有胆子前来挑衅装备有十六辆九四式坦克的自己呢?

  多门儿郎还在思索当中,几个联队长已经先后近了屋。神情略有几分激动的十六步兵联队福田小夫拉开帘子就说到:“多门长官,诸君,情况很难形容,对面来骚扰的华夏军队好像踩着棉花来的,已经派小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