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遭遇战(下)(1/2)

加入书签

  (18#)

  不仅仅是万大胡子和一营官兵,远在哈尔滨北部通河指挥部里的王飞虎都是阵阵心惊肉跳,我靠,火炮集群的威力这么大?!九二式步兵炮才70mm口径,竟然打出了这么好看的场面,要是两百毫米的35型210/22榴弹炮集群……他娘的败家子常有旬,二十多门榴弹炮竟然没打出几个火星,就那么点儿本事还浪费老子炮弹,等回来了狠削他个鳖孙。

  经过两轮炮击之后,青山钢木终于冷静下来,他感觉到对方的炮弹落点和转移速度非常快,说明对方有着不亚于自己的军事训练还有作战素养。但是,这是凑巧吗?炮弹发射频次,阵地移动策略,还有火力压制方式,怎么这么像蝗军自己的队伍?

  青山钢木立即致电松本雄一,让其回复目前所在方位和具体情况,自己正在遭受不明身份的敌人袭击。并致电第九炮兵联队,要求速派“火力支援”!

  第九联队主要以炮兵为主,少量的骑兵和步军,主要任务用于攻城、火力压制,在华夏战场上并没有准备防空力量。笑话,华夏有空军吗?

  联队长空谷中一大佐得到请求支援的电报后,竟然嗤之以鼻,“青山这个怯懦胚子,在华夏战场上还需要我们的火力支援?是不是被游击队打怕了?”。和空谷中一类似,他的联队副官长川介之助附和道:“空谷大佐,前段时间第四联队在华夏好像吃了大亏,就在这个哈尔滨,没用的废物,给我大日本蝗军丢脸!”长川副官虽然在陆军军官学校里面成绩一般,但是因为其“人缘”比较好,总是逢人笑脸相对,竟然也在毕业后青云直上,任主力师团联队副官之职,也算是门本事。

  “长川,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小看对手,支那人当中也有勇士,帝**人里也有无能之辈,只是要小心罢了”

  “哈伊!~”

  “长川,刚刚接到了常驻哈尔滨的骑兵小队发出的警告‘敌人疑似苏俄军队’,多门长官在去往奉天的途中发出来的,让我们谨慎行事。看来青山可能真的遇到了麻烦”

  “空谷大佐,从炮声的距离判断,战场位于我们有效打击下,我建议直接就地筑起炮兵阵地,实施地面打击!”

  “长川,立即下作战指令,结束急行军,选择合适地点,并通知青山长官,部队向一侧靠拢,让开主阵地,我们要炮击了”

  “哈伊!”

  “等等”空谷大佐脑子一转,想到了什么“长川,务必要与六十一联队松本大佐取得联系,位于整个序列中部的青山受到攻击,那么打头阵的松本联队现在什么情况了?”

  “属下明白!”长川立即体现出训练有素的样子,敬了军礼后飞奔出去。

  “老关,你说这小鬼子们怎么突然间说打就打,然后一言不合就不打,这是在过家家吗?还有啊,这特么的小鬼子窝里斗,咱老李还是第一次见!”营副李延禄砸吧着嘴,对着万大胡子就嘟囔。

  “小声点!!你还真别说,小鬼子这个情况,咱可从来没见过,听‘宪兵队’执勤的兄弟说过,小鬼子们训练有素,都是多年的作战老兵,枪法神准,可是咱还没和小鬼子接上阵呢,怎么自己就打起来了?”

  在幕后观战的王飞虎,看到第九炮兵联队有开始紧急布置炮兵阵地的迹象,也是立即紧张起来!现在还是四级指挥官权限,仍然无法对稍远些的地点准确确定坐标,他让万大胡子他们隐蔽的另一个目的,就是等待着这一刻!立即命人发报“探知敌炮兵阵地中心位置坐标”

  时刻等待参谋部电报的万大胡子,接到指令后,飞速派出了侦察兵。这都是排号前三个连的战士,领命后欣然潜入了黑夜。也比较好认,在这么个空旷的夜晚,西边明火执仗灯火通明的,也太小觑我飞虎军了吧?

  三十分钟后,带着飞虎军“高科技”时空坐标的几位侦查兵成功将其放到了日军炮兵阵地当中。在侦查的同时,已经发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日军已经架设起了二十几门炮,让人惊讶于他们的娴熟程度,还有良好的纪律。

  照这个速度,估计会有近百门九二式炮,看样子还有口径在100毫米以上的炮,这几个人不敢怠慢,立即扔下这个小盒子状的“高科技”,随后快速的潜回夜色之中,骑上了自行车。

  飞虎军指挥部内,王飞虎看着小黑屏幕上突然间出现的时空坐标,当即一声断喝!“来得好!”

  “命关宪人部,迅速迁至坐标1ae45,dq875西南1公里处,随时待命!”

  “命二营常有旬部,做好迎敌准备!”

  “命飞行大队王东航,立即启航,目标1ae45,dq875,执行轰炸任务!”

  ……

  一连串命令发出后,过足了指挥官瘾头的王飞虎,静静的看着全息屏幕,他小心的等待着是否能够可以按照预定计划实施。

  空谷大佐正在焦急的等待着松本还有青山的消息,然而他并没有如愿的获得电报,夜空中突然间没有了隆隆炮声,也没有任何人员嘈杂的传令声、呵斥声,仿佛一切都归于了寂静,仿佛连夜晚里的虫子都隐匿了行踪,让人感觉到阵阵压抑,刚才还热闹非凡的炮击现场,此刻竟然传来丝丝诡异的气

  息

  几轮炮击后,第六十一联队充分发挥了平日里严苛作训的优势,松本大佐最喜欢的“连环式”炮击对“敌人”进行了完美压制,并且成功击毁对方诸多的步兵炮。在第四联队这边,“收获”也颇为壮观,由于前面的“敌人”阵形过于密集,在几轮炮击之下,明显感觉对方的阵脚渐渐不稳,青山的脸上也显现出了阵阵扭曲的笑容。

  “长川,忽然间有种预感,这种安静是非常不正常的,还没有收到松本联队和青山联队的回信吗?电报接信员在哪里?”空谷联队长似乎难以承受眼前这压抑的气息,仿佛有一股无法受自己支配的力量,正在远处操控着自己的命运,这种感觉自从当上少佐之后,就已经很少了,那是童年不小心掉进池塘而周围没有一个人,还是第一次上了战场完全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杀?总之无论是哪种记忆,都在空谷大佐的脑中不断的徘徊萦绕,惹得他无法集中精神去指挥战斗。

  刚刚得到青山请求火炮支援的电报后,已经布置了阵地,下一步就是调整射击诸元了。空谷大佐用力的挥了挥手,好像要把脑中的怪想法都拨弄到一边,结果空有伸出来的手不停晃动,而不安的心思越来越重

  “长川,我们携带有九二式步兵炮九十六门,已就位多少?还有,咱们第二师团代替第一师团,编进关东军,多门长官已经向军部申请到了150mm的重炮!无论如何,这都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克敌制胜的法宝!”

  当空谷一边与长川交谈,一边看到了这些“重炮”时,心中才渐渐的恢复了一些安定。此刻的华夏,上哪里去找超过100mm的重炮?自己携带的120mm明治38年式火炮,绝对的可以称王称霸,更别说此次为了巩固滨江和满洲的统治,特意从军部调来原本配给第一师团的150mm明治38年式榴弹炮了。

  如果可以在全息屏幕上显示出空谷的话语,王飞虎又会吃惊不已,因为他的到来和搅局,原本的关东军王牌第一师团,现在却委身国内,完全被第二师团代替。这将会对后续历史走向带来多大影响谁都没有判断。无知者无畏,王飞虎现在正继续一边品着葡萄酒,一边继续“导演”着这场遭遇战。

  正当空谷大佐迷惘时,青山钢木也从刚才猛烈的炮火当中清醒过来,对方竟然有如此多的75mm口径炮,听着这个熟悉的尖锐声音,青山钢木觉得这突然的遭遇战,似乎是某种阴谋!趁着“敌人”火炮的间隙,青山大佐派出了通讯兵,务必要找出此刻六十一联队和第九联队的准确方位,以及此刻的动向。迟迟不见友军支援,青山这种独狼性格的人,也渐渐感觉到了不安。唯有最靠北部的松本雄一部,在经受了损失近百人的代价后,成功打掉“敌人”十几具火炮。松本对着三浦道:“三浦,敌人被我们打怕了,我命你带着你的队伍,查看下虚实。对天皇的忠诚,就看此战!”

  刚刚被敲掉了三分之一队伍的三浦亮合,听到这个命令几乎哭出眼泪来。在国内整训时,每个士兵都花费了极大的心血,并且家族对自己的投入也颇多,谨希望三浦能够给家族争光,在军队取得无上荣光,所以三浦听到这个命令后,竟然动作又有些迟缓…………

  正待毛利应西(王二小)准备抽出军刀,教训这个抵抗军命的少佐大队长时,几声隆隆的轰鸣声响彻了云霄!

  “飞机,是飞机!!是不是帝国的陆航过来支援啦!!”首先听到从北至南的布雷达发动机响声的,是第六十一联队,这些人刚刚被莫名其妙的炮火打的只蒙圈,乍一听到飞机的响声,还以为是日本陆航派来支援的呢。此时华夏几乎就没有空中力量,东北军的几座航空基地也系数落入日本人手中,所以在华夏,尤其是东北,根本就不可能有敌人从空中来袭。

  这个时代在夜空中飞行是极为危险的,但是王东航作为指挥官最早培养的几位生化人飞行员,从来不知道“恐惧”俩字如何写。袋鼠运输机的优点就是皮糙肉厚,同时载弹量大,所以现在飞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