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遭遇战(上)(1/2)

加入书签

  (18#)

  万大胡子的独立团一营,此时满编,约有1500余人。现在在哈尔滨地区,论装备、论战斗意志,以及战术思想,都是千人级别的最强存在。

  一营长万大胡子,副营长谢文西,都是一点点凭借战功,积累升迁的。飞虎军内军功体系尤为完备,所有人都不会相信“任人唯亲”之说,所以能够从列兵到营长,万大胡子是非常有能力胜任的。他的打法细腻而又流畅,顽强而又刚猛,既有唯装备论的二营的勇猛士气,也有三营唯战斗意志的坚韧不拔。万大胡子在接过严重手中不断涌入的新兵后,不仅仅需要满足王飞虎制定的军例,还要格外的遵守一营的独特的文化。比如所有新进人员,务必先要识字。再比如新进之军人,须保持良好的身体素质,每月都会有营内“大比武”,前三甲都会得到无上荣光和实实在在的大洋。

  营长本人经历了东北军、土匪生涯后,深深对于文化知识的匮乏感到羞耻,所以在日常训练之余,拼命的学习先进知识,还有战术理念。尤其与参谋部一系列“王”姓的死板军人(复制人)所学颇多,他不知道的是,这些复制人原来都是日军内比较出色的参谋和军官,他们的特点恰好弥补了万大胡子原来所不具备的理论层面。

  但饶是经历颇丰,也无法形容到他现在内心的震颤

  原本哈尔滨南部并无战事规划,自己也只拉了八百余人给主攻的二营做牵制,而且第二师团第四步兵联队一共才两千来人,加上二营和自己,灭掉第四步兵联队绰绰有余。就在他下令偃旗息鼓,做好隐蔽不久,

  在长春方向开始有了很大的动静。

  可能是哈尔滨市市内的火炮声过于密集,也可能是留守骑兵小队的求救电报得到了呼应,

  大约有上百辆日军三菱重卡,载着九二式步兵炮、辎重物资,还有日军兵员,浩浩荡荡的往哈尔滨方向开去

  从来没有见过大兵团作战的万大胡子,从望远镜当中看到这一切后,立即愣在了当场!

  他娘的,小鬼子怎么这么大阵仗?对面是谁?第四步兵联队吗,请报上没说他们有这么多九二式炮啊?糟了,老子的炮还在常有旬那里呢,赶紧给指挥官通报!

  其实不用万大胡子通报,刚刚在全息屏幕上观看战果快要睡着了的王飞虎,不经意间把视角拉到了哈市的南边,想看看万大胡子这次是怎么执行任务的。结果不看还好,乍一眼看过去,心凉了一半

  这种大动作,只能用倾巢出动来形容,从这个阵仗上来看,可能是第二师团几乎集中了两个步兵、一炮兵三个联队的力量,从长春奔往哈尔滨支援。

  王飞虎当即坐不住了,就凭着万大胡子那点儿兵力,根本就是螳臂当车。他刚要发报告知万大胡子不可轻举妄动,并通知常有旬的二营快刀斩乱麻,不要留任何俘虏,然后兵合一处迅速的“按条例撤退”。

  发报人员刚刚走出去,就有人过来宣读万大胡子的电报。大意是我们现在没有暴露,但是日军大约有至少五千人,进六十门炮,请求支援,或就地抵抗?

  “还特么就地抵抗?”万大胡子真是个胆大之徒,也可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种硬碰硬的与日军主力精锐师团正面硬撼,王飞虎自叹还不到火候,拼光了人马,以后怎么发展黑龙江省?他想了想,将自己的想法告知了吴老,并由参谋部变更第一步作战计划,把临时的外敌第四步兵联队换成三个日军主力联队,推演下当前的局势,并做出专业的判断

  随后他立即唤来王八,命其要以最快的速度联系上王三德和王二小,特么的搞什么鬼,这么多天了怎么没有发回一封电报?

  不止是王飞虎这边一时乱了套,就连日军第二师团的指挥部内,此时也吵成了一锅粥。

  师团长多门二郎面露厉色,对着面前的师团参谋长中村支吾说道:“军部那帮老爷们到底有没有完?驻军命令一天变三次,这还是大日本蝗军的作战效率吗?我是师团长,有权利自己指挥部队”

  中村支吾面露难色,道“多门将军,属下已收到了几份截然不同的驻军地点,在出发前,陆军部的命令不就是有一条‘可能临时变更汝师团之派驻地点’吗?况且,几位大佬目前还存在着是否继续向支那派驻军队而炒得不可开交……”

  “八格牙路!!”多门二郎习惯性的抄起了手中的茶杯,一下子摔个粉碎:“他们吵,又不是一天两天,现在我们第二师团已经到了支那,还需要做那么多限制吗?我意已决,命令第六十一、第四步兵联队,第九炮兵联队,迅速驰往滨江,占据哈尔滨、齐齐哈尔和牡丹江,目前的飞虎军还没有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早日将其扼杀,就是对天皇忠诚的最好表现!”

  “可是,多门将军,我们的驻地是沈阳”

  “剩下的所有人马,随我去沈阳,上次支那东北军那里,还有很多兵工厂、矿山等没有接收,这次就让我们收好吧,省的梅捷那个疯子来之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