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军人之魂(下)(1/2)

加入书签

  (18#)

  “轰”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飞虎军三营十二连的几个伤重已不能再战的战士,在见到自己连长最后倒在了血泊当中后,含着泪,高唱着亮剑之歌,引爆了所剩余的弹药,所有的卡尔卡诺步枪都被收集与此,朴刀由于散落的太多,已经顾不得去收集。

  这个巨大的殉爆声,不仅将最后几名战士送往了铧子山英烈祠,也让包围他们的第4联队吃了苦头,不下于七十人倒在了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当中。

  这场战斗的惨烈,远超出了第四联队联队长青山钢木。

  他从来都自诩自己的武士道精神,但是不知为什么,对全连只剩一个人,却英勇的发出战斗号角的张兴旺心怀敬畏还有惧怕。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这股悍不畏死的气势,这种毅然赴死的决心,这种明知必有一死,却依然平端着朴刀对己方发起冲锋豪气,让他深深折服。

  “如果华夏全都是这样的部队,还有这样的士兵,可能我们来华夏就是最错误的决定”,青山钢木下令士兵不允许破坏这些真正的军人的尸体,全部将其码放整齐后,竟带头向他们鞠躬行礼。虽然只是表面上的礼节,但是经此一战,第四联队所有人都丢掉了那份在日本国内自诩精英的优越感,还有对华夏军人从心底里的那份轻视。

  烈士们的遗物也被鬼子收集起来后,摆放在了阵地上。这不是日军的一贯作风,他们这样其一是的确对这支华夏军队发自内心的尊敬和害怕,其二是来到这里只是刚刚驻防,还没有来得及分散派驻和熟悉地形,不能再任何不熟习的地方久留,这也是青山钢木的战场智慧,凭借着这份警觉和小心,他在诸多战事当中都很好的保存了实力。

  直到恰逢路过此地的王八的特工人员,在远处看到日军走后,才悄悄的从隐蔽处走了出来。看着地上摆放整齐的尸体,每个战士几乎都是前胸中弹,还有大部分战士,都保持着与敌人搏斗的最后的姿势。

  如果王飞虎看到,一定会惊骇莫名,因为这个生化复制人,在见到如此场景后,竟然流出了眼泪!他是不折不扣的转化复制人,原型是日军第二师团的传令兵,只因头脑机灵,手脚麻利,办事可靠,被王八选来作为第一批特工人员,派去长春公干,正好路过此地。

  这名复制人名叫王特一,擦干了眼泪后,从隐蔽处拽出自行车,飞速的骑回通河……

  在王飞虎下达了二营、三营全部开拨哈尔滨方向后,他打开了小黑,在全系屏幕上查看当时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在忽明忽暗的立体全息事件回溯时,一幕幕场景映入眼底

  在哈尔滨西南的这座无名据点下,一百三十余战士,向着十数倍于己的敌人,共发起了六次冲锋。

  在嘹亮高亢的军歌当中,明知万万不敌,但是他们依然亮出了自己的剑!他们是真正的勇士,他们是真正的军人。

  第一轮冲锋,己方倒下十三人,而对方倒下了三十多人……

  第二轮冲锋,日军已经架设好九二式步兵炮,黑黝黝的炮口发出罪恶的炮弹,这轮攻击,对方倒下了一百余人,己方也损失了三十多人……

  第三轮……

  第四轮……

  直到第六轮冲锋之前,只剩连长张兴旺一人。他在看到了四下里已经没有站着的战友后,先是缓了口气,仿佛凝结着生命中最后的力量,重新举起军号冲锋的号角再一次鸣响在了战场上,四周以为本该中弹倒下的张兴旺,竟然用踉跄的脚步,平端起朴刀,向着己方发起冲锋,这个人发疯了吗?这还是人吗

  已经心生恐惧的日军,在张兴旺冲过来后,前面的几个人迅速将刺刀刺入他的身体。当这几个人把刺刀拔出后,满以为这个华夏军人会如他们想象中的瘫倒,没想到这个人在跪地扑倒后,竟然颤颤巍巍的又站了起来!

  眼看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的张兴旺,再次拖着朴刀他已经没有力气拿起武器了,但是面对这些即将强占自己家乡,即将焚毁自己家园的鬼子,张兴旺知道自己不能倒!自己倒下后,会有无数同胞被凌辱,无数的良田被毁坏,我的父母家儿啊……

  张兴旺的“冲锋”已经无法让人辨认是在走,还是拄着朴刀在爬了,吓破了胆子的日军迅速的乱刃加身

  看到鬼子的刺刀每刺入张兴旺的身体一次,王飞虎都仿佛扯动了一次心弦,目眦欲裂的盯着全息屏幕,王飞虎双目含泪。

  一切平息了。全息屏幕如实的回溯了当时的场景。没有声音,也没有火光,只有十二连兄弟们一张张充满活力的脸,还有萦绕在耳畔的飞虎军军歌

  “利剑出销,雷鸣电闪,从来狭路相逢勇者胜……

  从来狭路相逢,勇者胜!!”

  如风般急行军到无名据点的三营长李学万,跪在战场边上。

  他虎目含泪,一边放声大哭,一边拍着已经躺倒在地的张兴旺的肩膀,好像张兴旺还健在

章节目录